【香港治安】去年160人涉国安法被捕 今年将继续打击本土恐怖主义

2022.01.27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香港治安】去年160人涉国安法被捕 今年将继续打击本土恐怖主义 香港警方指,未来的首要任务之一,是维护国家安全,打击暴力及推动全民反恐,将会继续网罗情报、果断执法。
路透社资料图片

《港区国安法》实施1年多,警方至今拘捕160人,超过100人被检控。警务处处长萧泽颐表示,警方未来的首要任务之一,是维护国家安全,打击暴力及推动全民反恐,将会继续网罗情报、果断执法。对于有新闻机构及从业员,因怀疑触犯《港区国安法》而停运及被捕,萧泽颐强调,新闻自由受《基本法》保障,但并非绝对,传媒经常讲的自由,是建基于法律责任和义务,如果违法,是无资格讲自由。

香港警务处周四(27日)举行年度记者会,回顾2021年香港的治安情况及警务工作,而国家安全成为重点。

港警今年首要任务:维护国安、推动全民反恐

警务处处长萧泽颐表示,警方至今就《港区国安法》拘捕超过160人,逾100人被检控,但仍有别用心的人透过网络或媒体煽动违法行为,警方会继续网罗情报、果断执法。他又指,警方未来的首要任务有8项,包括维护国家安全,打击暴力及反恐等。

萧泽颐说:今年的3个工作重点,第一,是继续维护国家安全,推动全民反恐,社会秩序已经回复稳定,但仍有少部分的反中乱港分子,转趋地下化,例如去年涉嫌在本港策划恐怖袭击的光城者集团, 及7.1孤狼式恐怖袭击等,警方会继续以情报主导,尽早展开调查及执法行动。

他指社会虽然大致回复稳定,但仍不能掉以轻心,将积极透过不同媒体及活动加强公众对本土恐怖主义、自我激化行为的认知和应变能力,以及鼓励市民作出举报,达至全民反恐。而今年另外两个工作重点,会聚焦防罪灭罪,以及加强社区联系。

多间传媒停运及有人被捕 萧泽颐:新闻自由并非绝对

对于过去一段时间,有新闻机构及从业员因怀疑触犯《港区国安法》而停运及被捕,警方未来会否拘捕更多人?如何界定煽动罪?

萧泽颐表示,传媒停运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强调警方并非针对个别机构,而是他们所犯下的罪行,他指批评政府是没有问题,但对于是否触犯国安法,就要视乎其意图。他又说,新闻自由受《基本法》保障,但并非绝对,传媒经常讲的自由,是建基于法律责任和义务,如果违法,是无资格讲自由。

萧泽颐说:有些传媒人曾经出来说过,现在的媒体被卷入一个政治巨浪,首先我想问,这个巨浪,究竟是谁在兴波作浪?很多相关的人至少坐在同一艘船,很多年轻人在海里游水,无辜被你卷入巨浪。也有人说过记者都是人,都有家人、朋友,我同意,但大家不要忘记年轻人都有家人,都有朋友。

对于有传警方去年底从中国购入3架水炮车,萧泽颐在会上确认,他说:「事实上是从祖国购置,祖国的装备同其他国家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反修例逾4000名学生被捕 萧泽颐:年轻人感后悔

反修例运动中众多年轻人被捕。据警方早前提供予本台数字,截至去年11月30日,警方拘捕10,270人,4,009名为学生,当中1,117人已被检控;有1,754人为18岁以下的未成年,当中496人已被控。

记者会上,萧泽颐花不少时间讲述探望在囚年轻人的事,他引述与4位年轻人的对话,指年轻人在黑暴期间受到社交媒体影响。其中一位16岁男生,因刑事毁坏被捕,萧泽颐引述对方称感到非常后悔,人生停滞,希望出狱后做教师,以自己经历教导年轻人,不要一时冲动。

萧泽颐说,希望经常讲自由的人,抚心自问,是否问心无愧,又指他们害了好多年青人,破坏了好多家庭和草根阶层,希望大家思考一下。

至于其他犯罪个案,萧泽颐指2021年整体罪案共64,428宗,较2020年微升1.9%,增加了1,196宗,破案率回升至38.5%,主要是诈骗案增加3,600多宗。他又指,去年共有37名警务人员,因违反刑事罪行被捕,较前年减少8人。

记者:董舒悦 责编:李世民 网编:刘定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评论

Citizen on Earth
2022/01/28 07:34

Let me understand this, what they are talking about is the freedom under law with care of you and me, not the law with one's ego, so they didnt go against the law with care of you and me, they have the freedom to talk about freedom, but since they are living under the law with one's ego, they are not the one, so under this law they don't have the freedom to talk about freedom . correct??
让我理解一下,他们所谈论的是顾己及人之法律下的自由, 那自由容许他们去谈及自由, 但是他们是生活在政权傲慢之法律下,他们不是政权, 所以在这法律之下他们没有自由去谈论自由。对吗??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