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警会会议成警员「申诉大会」 副主席忧「训斥」对警员「不公」

2020-03-17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监警会主席梁定邦称要待司法覆核有结果后再决定是否公开报告。(文海欣 摄)
监警会主席梁定邦称要待司法覆核有结果后再决定是否公开报告。(文海欣 摄)

香港市民对香港监警会就反修例运动的报告一等再等,监警会主席梁定邦周二(17日)称期望4月法庭司法覆核案件有结果后,再考虑是否公开全面报告。而在监警会及警方例行的会议上,有委员忧虑警员被「训斥」反而会影响调查的公平性,认定警员有行为不当问题。警方强调「训斥」只是起点。(文海欣 报道)

香港的「反修例」运动去年爆发至今,警民之间冲突不断、多人受伤,当中例如「721元朗袭击事件」及「831太子站事件」等都备受关注,香港市民要求当局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是否滥权。不过香港特区政府至今拒绝市民诉求,仅指监警会就去年6月9日起发生的「反修例」示威活动会展开「审视工作」,但首份阶段性报告原订于年初发布,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简称监警会)却因1月中有一宗审视监警会工作权力司法覆核案件正进行中,决定延迟公开报告。

市民苦候多时,监警会主席梁定邦周二(17日)终再交待报告进度,强调审视报告工作仍在进行,又表示涉及监警会的司法覆核案,法庭聆讯将于下周二(24日)进行,相信约4月就会有结果,届时会按审讯结果决定是否公布整份报告。他透露报告内容涵盖6月9日、6月12日、7月1日、 7月21日、8月11日、8月31日、新屋岭及有关警察执勤时佩带编号问题等。对于外界关注的理工大学及中文大学事件,梁定邦指会继续处理投诉问题,未有正面回应会否分开独立审视。梁定邦被问到报告的认受性如何,他强调报告「一定有用」是因为是根据法例执行。不过他随即又指监警会并无权力去调查警方,只是监察角色并由警方自愿提供搜集资料。

梁定邦说:我想我们都可以牵著他们(警方)的鼻子走,为何不行?我们做这个报告本身就是要知道实际情况。但问题是在我们的法律框架下,调查是警方做的,我们不是做调查、只是做监察, 我们没有调查权力。

同日,监警会与投诉警察课代表举行例会,不过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高级警司李桂华率先花近1小时汇报「大型公众活动中暴力升级情况」,指就「反修例」事件有7549人被捕、1991人被控、当中50人已定罪。他指16岁以下及中学生被捕人数比例有上升趋势,在被捕人士中,学生占40.9%,当中更有4名是小学生,年纪最小的只有11岁。而整体来说,17-30占大部份。其后李桂华向监警会拆解「暴徒手法」,例如有假消息、起底、排除异己、瘫痪社会及暴力升级等。当中李桂华提到自己曾遇到有示威者设非法路障、截查车辆询问车内人是否警察,作为高级警司的李桂华都直言很害怕。

李桂华说:我当然不能说我不是警察,我相信他们都会认得到我。所以我决定在他们问前车时,我就走了,幸好那次我走得到。你问我害不害怕,我非常害怕。可以说是对警务人员的心理打击很大。

不过就汇报投诉问题,会议只花近半小时谈及。投诉警察课表示,就反修例公众活动中,截至3月6日收到5,141个投诉人投诉、共1,678宗投诉个案,在569宗须汇报投诉中,186宗属严重事件,其中91宗涉及殴打,当中更有78宗的投诉人是被捕人身份,占约8成半。

会上,多名委员关注警务处处长邓炳强早前表示已「训斥」21名在「反修例」事件涉及不当行为的警员的事件,监警会副主席谢伟铨关注的不是「训斥」会否变成「走过场」,反而是「训斥」是否意味警员行为有问题,对涉案警员不公平,「影响对警员及调查的公平性」。结果,警务处助理处长简启恩还要多次重申,「训斥」只是一个起点,「及早让警员停止不当行为」,以安抚谢伟铨的「担忧」。

简启恩说:当然我们会一直查下去、有投诉时就用投诉的方向查。如果没有投诉,既然我们训斥他认为是行为不当时,我们可能都会做纪律覆检,再看看他们会否有违规行为,我们会处理。训斥后不是完结、不会影响调查。不论是投诉或之后的纪律覆检,我们都会在公平、公正情况下做一个调查。

而监警会成员、资深大律师林定国就认为,市民现时对警方信任度低,怀疑警方会为维持前线警员士气而淡化或不处理不合规行为。他希望警方能即时严肃处理不合规的行为,增加训斥制度的透明度。

香港社工吕智恒去年入禀高等法院,指监警会调查反修例运动期间的警暴问题涉嫌越权及违反《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条例》。法官认为监警会的行为有争议之处,在去年12月批出司法覆核许可。监警会其后表示,原定1月公布的首阶段报告将无限期押后,直到案件完结。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