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散行动义工队成员疑被殴 有人批警滥用私刑如七警案

2019-09-2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9月21日,好邻舍北区教会指怀疑警察对「守护孩子行动」成员滥用私刑;警方则指网上片段只见有警员踢一件「黄色的物体」(红圈)。(好邻舍北区教会Facebook图片及网上视频截图)
2019年9月21日,好邻舍北区教会指怀疑警察对「守护孩子行动」成员滥用私刑;警方则指网上片段只见有警员踢一件「黄色的物体」(红圈)。(好邻舍北区教会Facebook图片及网上视频截图)

香港警察在「反修例」示威的驱散行动中被质疑滥用武力,有义工团队的成员在元朗被捕后,怀疑被多名警员带到后巷「殴打」。有人批评事件是五年前占领运动期间的「七警案」翻版,但警方反驳指控严重失实。(刘少风  报道)

警方周六(21日)晚在元朗驱散「反送中」示威者期间怀疑滥用私刑。好邻舍北区教会堂周日(22日)在社交网发文,指义工团队「守护孩子行动」一名成员,周六晚在元朗凤攸北街被捕后,怀疑被多名警员带到后巷「殴打」。

当晚在场的好邻舍北区教会堂主任、「守护孩子行动」发起人陈凯兴周一(23日)对本台指,事发时「守护孩子行动」成员陈伯与被捕的男成员,目击一名年轻人被警员拘捕,他们上前了解并与警员交涉,有警员推倒陈伯和在场记者,并向多名行动组的成员喷胡椒喷剂,涉事男成员与警员口角,他和陈伯都被拉到后巷,其后只有陈伯获释,陈凯兴后来从网上片段了解到该名成员的情况。

陈凯兴说:后来有街坊说(男成员)原来被带到后巷,最后他送院,但中间的过程我们完全看不到,因为在后巷,后来我们透过网上片段得知他是被这样使用「私刑」。

陈凯兴表示,从片段看到成员被按在地上,疑似被警员用脚踢,拍摄者亦不断大叫「警察唔好打人」,男成员的律师指到达医院后,发现他牙齿流血,有头晕的情况,需要做脑扫描。陈凯兴质疑有警员滥用私刑,认为事件重蹈「七警案」的覆辙。

陈凯兴说:当然是非常愤怒,因为在这个历程是「滥用私刑」,是有违国际法及人类的道德,是与上一次五年前犯的「错误」(七警案)一模一样。

警方周一在记者会表示,网上有指警方殴打被捕人士的说法严重失实,有关片段亦未能清楚交代事发经过或事件始末。警察公共关系科高级警司江永祥强调,警方至今未收到任何人就事件作出投诉。

江永祥说:在街上有大量的示威者冲击我们的防线,警方施放胡椒喷剂驱散示威者,而过程中我们拘捕了一名48岁的男子袭警,网上所说我们在后巷打这位被捕人士,是不实的指控。当时三个人,包括两名被截停搜查的男子,及这位被捕人,我们在后巷搜查,那两名人士在我们搜查后,发觉没甚么可疑的地方,于是释放,而那位被捕人士,在搜身后声称不适,我们将他送院,而送院期间他是清醒。

新界北总区警司韦华高(Vasco Gareth Llewellyn Williams)表示,从网上片段只见有警员在踢一件「黄色的物体(yellow object)」,韦华高其后在记者追问下补充,指该片段模糊不清,「黄色物体」可以是一个人、一个袋,或一件背心,呼吁拍摄者或目击者可主动向警方提供资料,调查警方是否涉及使用暴力。

屯门公园卫生关注组上周六(21日)发起的「光复屯门公园」游行再次酿成警民冲突,怀疑有示威者企图抢枪。行动部警司方志坚表示,有警员在拘捕期间,不断受到袭击,有人尝试抢警棍、另一人尝试抢枪。至于警方在甚么情况下会开真枪,方志坚指,会视乎对方是否向警员擎枪等因素,重申警方使用武力时有相当严格指引。

方志坚说:第一个最重要的考虑,我们是要保障自己及其他人的身体免受任何伤害,如果在那情况底下,我们必须使用相对的武力。

香港警察队员佐级协会主席林志伟周一向会员发信,指「有暴徒被拍到图谋抢夺警察佩枪」,他指警枪是执勤的第二生命,如果被抢走,意味警员生命不保,如果有人「踏出这一歩」,警方将会在别无选择下,「做出唯一且必须的决定」。但信中他没有提到有关决定是甚么。

在周六的屯门游行,有示威者焚毁国旗,警方以涉嫌侮辱国旗拘捕一名13岁女童;另有示威者周日在沙田示威期间,将一面国旗扔在地上践踏,再抛落城门河,警方拘捕一名21岁男子,涉嫌侮辱国旗。警方表示,自6月「反修例」示威至今,正调查9宗侮辱国旗案,已拘捕5人, 警方形容情况「令人发指」,强调必定会严肃跟进。

全国政协副主席董建华周一发声明,批评极端激进分子多次公然污损、践踏和焚烧国旗,是对国家尊严的公开挑衅。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