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新闻自由度下跌 受大陆影响香港情况更甚

2019-05-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5月3日,岭南大学于世界新闻自由日举行公开讲座,邀请新闻业界人士分享对现今新闻自由的看法及关注。(李弘音 摄)
2019年5月3日,岭南大学于世界新闻自由日举行公开讲座,邀请新闻业界人士分享对现今新闻自由的看法及关注。(李弘音 摄)

香港岭南大学趁著世界新闻自由日举行公开讲座,邀请新闻业界人士分享对现今新闻自由的关注,香港记者协会指,公众对新闻自由的评分创下五年新低,而无国界记者认为,全球新闻自由度同样下跌。(李弘音 报道)

周五(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综观一下捍卫及评估世界各地新闻自由的状况,不少人认为现时全球的新闻自由度下跌。国际新闻工作者联合会统计,去年便有95名记者和媒体专业人员因为针对性刺杀、炸弹袭击或交火事件而丧生。而在亚洲方面,根据无国界记者发表的「2019年新闻自由指数」,在180个国家及地区中,中国排名第177位,即倒数第四,曾于2002年排名18名的香港,至今年下跌至73位。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周五发表声明说,美国坚定捍卫新闻自由并保护记者,他强调自由独立媒体对于一个有活力、正常运作的民主社会是不可或缺。虽然在促进新闻自由方面有进展,但在世界各地针对记者的暴力、逼害,甚至是谋杀,仍然继续发生。蓬佩奥说,国务院所有不同等级的部门会坚持不懈捍卫新闻自由,并对这些为持续发展民主社会贡献、牺牲生命的记者们致敬。

香港岭南大学在世界新闻自由日举行公开讲座,邀请新闻业界人士,分享有关情况。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发言人Harvey Sernovitz指出,在民主社会中,记者其中一个重要角色是让读者看到不同角度的观点,从而作出批判性思考。

Harvey Sernovitz说:香港必须尊重《基本法》列明的居民言论自由和和平集会权利。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杨健兴表示,过去一年,不少调查都显示香港新闻自由度愈渐变差,他指中国是因素之一,因为在「一国两制」下,中央政府加重对一国的看法,只要涉及国家利益及安全就会打压,一些港独议题的讨论空间亦不断收窄。他认为敏感话题增加会影响新闻自由度,媒体处理敏感议题的自我审查亦随之增加。

杨健兴说:他们(中央政府)会认为香港不应讨论这么多,例如去年外国记者会办研讨会,让香港民族党谈港独议题,(政府)都认为非常有问题。在这种讨论都不适合的情况下,会让人认为言论空间收窄了。多了这些敏感话题,人们不敢谈论的话,其实直接或间接地都会影响新闻自由。

曾任记者、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对本台记者表示,香港正研究修订逃犯条例,她相信新闻业界都会很害怕。因为不少记者亦要到内地采访,很容易触及「红线」。

刘慧卿说:我相信新闻界非常害怕,因为很多记者经常到内地采访或接触到内地新闻,他们如何知道自己何时踩到陷阱?所以他们很忧心。你怎样知道有甚么会被当作原因,然后被引渡回内地受审?这是非常可怕。

无国界记者东亚办事处执行长艾玮昂(Cedric Alviani)认为,新闻自由度在全球其实同样下趺。他指不少民主国家,不单是美国,还有欧盟等,愈来愈多政客、人民代表等,公开侮辱并攻击记者,亦对他们所做的工作产生怀疑,这对记者产生了「全球仇恨(global hatred)」,他指这是非常危险。而杨健兴相信,全球都面对「假新闻」问题,只能由大众自行判断是否属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