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新聞自由度下跌 受大陸影響香港情況更甚

2019-05-03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5月3日,嶺南大學於世界新聞自由日舉行公開講座,邀請新聞業界人士分享對現今新聞自由的看法及關注。(李弘音 攝)
2019年5月3日,嶺南大學於世界新聞自由日舉行公開講座,邀請新聞業界人士分享對現今新聞自由的看法及關注。(李弘音 攝)

香港嶺南大學趁著世界新聞自由日舉行公開講座,邀請新聞業界人士分享對現今新聞自由的關注,香港記者協會指,公眾對新聞自由的評分創下五年新低,而無國界記者認為,全球新聞自由度同樣下跌。(李弘音 報道)

周五(3日)是世界新聞自由日,綜觀一下捍衛及評估世界各地新聞自由的狀況,不少人認為現時全球的新聞自由度下跌。國際新聞工作者聯合會統計,去年便有95名記者和媒體專業人員因為針對性刺殺、炸彈襲擊或交火事件而喪生。而在亞洲方面,根據無國界記者發表的「2019年新聞自由指數」,在180個國家及地區中,中國排名第177位,即倒數第四,曾於2002年排名18名的香港,至今年下跌至73位。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周五發表聲明說,美國堅定捍衛新聞自由並保護記者,他強調自由獨立媒體對於一個有活力、正常運作的民主社會是不可或缺。雖然在促進新聞自由方面有進展,但在世界各地針對記者的暴力、逼害,甚至是謀殺,仍然繼續發生。蓬佩奧說,國務院所有不同等級的部門會堅持不懈捍衛新聞自由,並對這些為持續發展民主社會貢獻、犧牲生命的記者們致敬。

香港嶺南大學在世界新聞自由日舉行公開講座,邀請新聞業界人士,分享有關情況。美國駐港澳總領事館發言人Harvey Sernovitz指出,在民主社會中,記者其中一個重要角色是讓讀者看到不同角度的觀點,從而作出批判性思考。

Harvey Sernovitz說:香港必須尊重《基本法》列明的居民言論自由和和平集會權利。

香港記者協會主席楊健興表示,過去一年,不少調查都顯示香港新聞自由度愈漸變差,他指中國是因素之一,因為在「一國兩制」下,中央政府加重對一國的看法,只要涉及國家利益及安全就會打壓,一些港獨議題的討論空間亦不斷收窄。他認為敏感話題增加會影響新聞自由度,媒體處理敏感議題的自我審查亦隨之增加。

楊健興說:他們(中央政府)會認為香港不應討論這麼多,例如去年外國記者會辦研討會,讓香港民族黨談港獨議題,(政府)都認為非常有問題。在這種討論都不適合的情況下,會讓人認為言論空間收窄了。多了這些敏感話題,人們不敢談論的話,其實直接或間接地都會影響新聞自由。

曾任記者、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對本台記者表示,香港正研究修訂逃犯條例,她相信新聞業界都會很害怕。因為不少記者亦要到內地採訪,很容易觸及「紅線」。

劉慧卿說:我相信新聞界非常害怕,因為很多記者經常到內地採訪或接觸到內地新聞,他們如何知道自己何時踩到陷阱?所以他們很憂心。你怎樣知道有甚麼會被當作原因,然後被引渡回內地受審?這是非常可怕。

無國界記者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Cedric Alviani)認為,新聞自由度在全球其實同樣下趺。他指不少民主國家,不單是美國,還有歐盟等,愈來愈多政客、人民代表等,公開侮辱並攻擊記者,亦對他們所做的工作產生懷疑,這對記者產生了「全球仇恨(global hatred)」,他指這是非常危險。而楊健興相信,全球都面對「假新聞」問題,只能由大眾自行判斷是否屬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