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修例被捕人士逾千部手机作证物 议员轰警方侵犯私隐

2020-01-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反修例运动期间,警方共处理 1429 宗涉及手机作为证物的案件,涉及 3721 部被捕人士的手机。(AFP资料图片)
香港反修例运动期间,警方共处理 1429 宗涉及手机作为证物的案件,涉及 3721 部被捕人士的手机。(AFP资料图片)

香港反修例运动期间,警方共处理1429宗涉及手机作为证物的案件,涉及3721部被捕人士的手机。有立法会议员质疑警方滥用搜证机制,侵犯市民私隐。

资讯科技界立法会议员莫乃光周三(8日)提出口头质询,查询警方从去年6月至今,共捡取、解锁及查阅共多少名被捕者手机内容,当中有多少宗取得搜查令。

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回覆时表示,所有个案均是在取得法庭搜查令下进行。李家超指,执法机关进行有关工作,受截取通讯及监察事务专员监察,并须遵守《私隐条例》相关规定,强调做法适当及符合现实情况,执法机关日后会继续执行。

高等法院去年就捡取手提电话电子内容颁下的判词,裁定只有在紧急情况下,警方才能在无搜查令的情况下查看市民手机电子内容,李家超强调,执法机关一直严格遵守有关判词,法庭亦会按照每宗申请的事实及细节,决定是否颁布搜查令,市民应该尊重法庭的权威、专业、独立性及公信力。

莫乃光批评警方一直隐瞒事件,又指即使警方捡取了被捕者手机,市民一般以为手机会用胶袋封存,对警方获搜查令查阅手机毫不知情,警方亦有用黑客软件破解手机之嫌,「有无装间谍软件都无人知」。莫乃光追问李家超,法庭颁布的搜查令,有无限制警方只能读取与案件相关的资料,及警方有无内部指引,规定如何处理手机里和案情无关的个人资料。

对于莫乃光追问警方从何时开始使用黑客软件或其他破解工具解锁手机,李家超则拒绝披露,并指有关的法理检验技术属于机密资料,披露有关资料可能让犯罪分子得悉执法机关的行动细节。但李家超强调,无论警方使用何种技术,都会严格按照相关法律进行。

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因涉去年6月21日示威者包围湾仔警察总部案,早前被落案起诉组织、煽惑及参与未经批准集结共三罪。黄之锋早前透露,控方申请将其手机Whatsapp及Telegram讯息记录呈堂作为证物,惟黄之锋称,他在被捕期间从未向警方提供手机密码,警方亦从来没有向他要求索取密码,怀疑警方擅自解锁电话查阅内容。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