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网络欺凌日渐严重 学者促立法保障受害人

2018-09-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青少年网络欺凌问题严重,有调查指逾三成受访中学生曾在网上被「起底」。(政府新闻网图片 / 拍摄日期不详)
香港青少年网络欺凌问题严重,有调查指逾三成受访中学生曾在网上被「起底」。(政府新闻网图片 / 拍摄日期不详)

香港青少年网络欺凌问题严重,一份有关中学生网络欺凌调查研究中,有逾3成受访者曾被网上「起底」,当中逾一成人感到抑郁或焦虑,个人资料私隐专员指近年投诉有明显上升趋势。有学者促政府立法打击网络欺凌,但有立法会议员担心,网络欺凌刑事化会带来更多问题,希望有关部门从教育著手。(刘少风 报道)

香港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教授陈高凌,周二(4日)在一个有关网络欺凌问题的研讨会上,公布一份中学生网络欺凌调查结果,团队在今年2月至6月,于网上以问卷访问约2100名中学生,结果显示有12%受访者曾试过在网上对他人「起底」,搜寻手提电话号码、个人照片、生日及感情状况等个人资料。

调查指,有逾3成人曾试过在未经同意下,被上载自己的照片或影片,有逾一成人更因被「起底」而感抑郁或焦虑。

现就读中学六年级的陈同学接受本台访问,她称庆幸未曾在网上被人「起底」,但曾听闻有关情况,担心网络欺凌的情况会更严重。

陈同学说:也有少少担心,有留意到(网络欺凌情况),将其他人的个人资料公开类似这件事,名称、年龄、身份、住址,电话等,个人资料完全被泄露,没有私隐及很不尊重。

香港大学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对本台指,香港目前没有法例针对网络欺凌,涉事者不需负上责任,如果要援引法律规管,要视乎欺凌行为是否触犯其他现行法例,如刑事恐吓及诽谤等。

张达明说:有时不单是网络上,其实现在言行上的一些欺凌,现在暂时没有些针对性的法例,亦未必那么容易去允许一些针对性法例,因为欺凌是有很多不同形式,要视乎用的形式有没有触犯一些现行的法律,无论是诽谤法、刑事法、或私隐方面的保障等,如果纯粹是有些同学言行上取笑,这些亦可能不是法律规管,可能是用其他方法处理。

社福界立法会议员、浸会大学社会工作系讲师邵家臻认为,香港青少年欺凌问题严重,不单止出现在网络上,而是发生于现实人际关系之间。至于香港是否需要立法处理,他担心如果制定网络欺凌的法例,刑事化会带来更多问题,希望有关当局在教育方面著手处理,让大众厘清何谓欺凌。

邵家臻说:青年人之间的欺凌行为,已经是大家都很关注,城大有些学者研究过香港的欺凌问题是全世界最严重,现在的研究只不过将问题移师在网上讨论,我觉得两件事是一致的,无论是地上的欺凌或网上的欺凌,都是大家对于欺凌这个概念的认知不足,第一件事要做的就是教育,去告诉大众甚么是欺凌,我们要正本清源告诉大家欺凌的定义很阔。

理工大学应用社会科学系教授陈高凌认为,网络「起底」足以对事主构成伤害,如感到侮辱或致名誉受损,网络欺凌亦会延伸至现实生活,很多人在网上以匿名方式欺凌别人而没有后果。他认为香港须立法规管网络欺凌,执法部门亦要了解网络工具发展。

个人资料私隐专员黄继儿表示,过去5年公署接到网络欺凌的投诉有明显上升趋势,数字只反映出问题是「冰山一角」,有更多人不愿意重提事件而没有投诉。他指香港目前并无针对网络欺凌的法例,澳洲、新西兰和加拿大等地均有相关法例。至于香港是否需要立法,他表示公署正蒐集资料以研究问题迫切及严重程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