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日君吁教友无需与强权硬碰 惟绝不可配合政权讲假话

2020-09-10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政权打压不断:香港宗教自由遭蚕食。(粤语组制图)
政权打压不断:香港宗教自由遭蚕食。(粤语组制图)

在香港,由《逃犯条例》到《港区国安法》,白色恐怖逐步蔓延到社会各领域,宗教界亦没有例外,基督教和天主教较敢言的神职人员,均受到不同程度压力,甚至被逼噤声。一直坚持为抗争者发声的天主教陈日君枢机说,教友不用与强权硬碰,但绝不可配合政权讲假话;并认为在大是大非下,神职人员必须讲出真理。(文海欣 报道)

对于《港区国安法》的实施,天主教香港教区宗座署理汤汉枢机曾表示,香港为国家安全而立法是「可以理解」,并预料《国安法》无损宗教自由。不过,近月发生过一些有关宗教被噤声或被抨击的事件引起关注。

天主教教区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周四(10日)出席网台D100节目时,形容《港区国安法》肯定不尊重人权,担心教区学校及宗教自由都会受影响。他认为在大是大非下,神职人员必须清楚事实、讲出真理,对他人绝无仇恨。而教友亦不用与强权硬碰,但绝不可配合政权讲假话。被问到神职人员应否谈政治,他就有此看法。

陈日君枢机说:甚么叫做政治?现在我们教会说人应该关心政治,问题是政治有不同立场。全个香港都分裂,你以为我们教会内可以不分裂吗?屋企也分裂,对不对?

中大崇基学院神学院前院长邢福增同日接受本台访问时指,他曾联署的《香港2020福音宣言》,被中共喉舌点名批评涉嫌违反《国安法》。他认为这是以恐吓手段令宗教团体产生恐惧,情况前所未有。

邢福增说:现在都是一种恐吓、或可能有点名、批评令你觉得可能会否有一种恐惧存在。过去应该没有机会这样,因为以前即使点名也不会有一个《国安法》罪名存在。但现在很容易就说你犯《国安法》,变成严重罪名的指控。

邢福增说,讲道时难以不提及生活处境,自己会尽量小心,因为目前香港的「红线」愈来愈多。

邢福增说:始终讲道会有将经文与现实诠释的空间,即与当下处境的对应。到底你如何处理这个经文,怎样才叫触犯政治,我猜大家可以再小心些,按自己对经文的理解。我猜只要不是扭曲经文的意思,我猜大家尽量….始终经文与处境会有关系。大家都会问经文与当下处境有何关系,看你如何处理。    

基督教协进会前主席、香港基督教循道卫理联合教会前会长袁天佑则对本台指,相信打压宗教并非目前政府首要任务,但他对宗教自由的前景并不乐观。他说参照大陆,可见要打压宗教并非一定要用《国安法》,只要被认为与政权敌对,均可能犯忌。

袁天佑说:前景当然不太乐观,你都明白内地中共的政权不是有宗教信仰、一个极权不一定有宗教信仰。你不敌对他就没有问题,但当一些批评,我相信他们接受不了。将来情况如何,就不知道。

袁天佑续指,过去一些教会都希望政教分离,现在的政治环境下,自我审查就变得更为严重。他认为一方面固然不能轻视《国安法》,但也不应自我设限。

袁天佑说:对正义和平委员会的广告作出指示等,相信有些教会是怕有影响,所以在这个时候尽量不想教会属下的机构单位说太多、限制自己的情况都会出现。我觉得如果要说的当然要说,无须逃避,但当然讲都要非常小心,不要特意去找事情说。讲开圣经的道理,又涉及到现今处境如何应用,我觉得都可以大胆去说。 

前身为香港基督教教牧联署筹委会的「香港教牧网络」,曾发表《香港2020福音宣言》,当中提及要勇敢地指出政权不是、冀与香港人同行等,但在《港区国安法》生效后,就被中共喉舌《大公报》及《文汇报》指其宣言是「分裂国家颠覆政权」,涉嫌违反国安法,更点名批评杨建强、王少勇、邢福增、袁天佑等多名教牧。据悉王少勇和杨建强现已离开香港。

另外,上周日(8月30日),中华基督教会屯门堂在网上举办名为「红旗下十架的历史变迁」讲座时,竟遭到自称「国安」的用户登入,主任牧师陈勉宜其后更被退出聊天室,以致讲座被逼中止。当时陈勉宜怀疑,骚扰讲座人士有机会是真正的国安,或是「五毛」冒认为国安,估计目的是威吓、震慑教会。

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早前拟发起众筹,于报章下刊登广告,为香港颁布国家安法后的民主发展祈祷,惟教区得悉后指不赞成本会采用的筹款方式及拟刊登的祷文内容。

而香港亦踏入新学年,天主教香港教区教育事务处早前亦向属校校监及校长发出新学年开课备忘,提醒学校要提高学生守法意识,及订明学生穿校服参与校外活动须获校方批准,任何人都不应利用学校作表达政治诉求的场地;并促使学生正确认识《港区国安法》及《国歌条例》,提高学生对国家安全和守法的意识。

香港《基本法》第三十二条列明:「香港居民有信仰的自由。香港居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有公开传教和举行、参加宗教活动的自由。」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