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卓廷怒撕監警會「垃圾報告」  受害人:種種問題沒有解答

2020-05-15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林卓廷怒撕監警會「垃圾報告」。(張展豪 攝)
林卓廷怒撕監警會「垃圾報告」。(張展豪 攝)

在香港,監警會終在周五(15日)公布去年反修例運動的「全面審視報告」,報告否定警黑勾結,更被指淡化警暴。議員林卓廷怒撕這份「垃圾報告」以示抗議。有721事件的受害人對本台指,報告不太合理,種種問題沒有解答,而且所提出的建議過時並令人費解。(文海欣 報道)

監警會報告共有16個章節,約一千頁。內容涵蓋去年6月9日至今年3月初的事件,當中「721元朗襲擊事件」、「8.11」、「8.31太子站事件」及新屋嶺扣留中心情況等較受市民關注的事件會有特別的篇幅。

其中,在發生「721元朗襲擊事件」的西鐵綫元朗站,原來有兩名警務人員駐守於站內的警方觀察哨站,而該兩名警務人員一直在車務控制室觀察,並能直接向元朗警區行動室匯報任何異常情況。可是,「721元朗襲擊事件」仍然在警方的眼皮底下發生。

在「721元朗襲擊事件」受襲的鄭先生周五接受本台訪問,談及當晚下班回家卻遇到此事,最終受襲,其人中、腰部等位置均嚴重受傷。約10個月後的今天(15日),看到這份監警會的報告,他認為市民最想知的關於「警黑勾結」的問題,警方與鄉黑有否溝通,但這種種問題在報告內都沒有得到解答,因監警會根本沒有調查權力,只是一廂情願相信警方未能處理。鄭生續指,監警會提出的建議過時且令人費解。

鄭先生說:我想很大部份市民想知的是(警方與鄉黑)中間的關係,及有甚麼是(警方)在溝通或指揮上錯失。但調查報告的結果竟然是說警察公共關係科的溝通做得不好,所以要做多些與社區的聯絡,解釋警察並無勾結。我想這個理論是令人難以信服並感到費解,除非我們知道監警會沒有調查權,所以才得出這樣的結論。

同是「721元朗襲擊事件」受害人的民主黨立法會議員林卓廷在報告公開後,甚至即時撕掉整份報告。林卓廷批評,報告嚴重扭曲香港過去半年的事,認為監警會是嘗試淡化、合理化當日黑社會襲擊市民的行為。

林卓廷說:我覺得它嚴重扭曲香港過去半年的歷史,特別是「721」的歷史,我是非常憤怒。這份是垃圾報告!整份報告對警方零譴責、零批評,純粹說可以如何做得更好。現在監警會就著警方的公關顧問。

監警會主席梁定邦則認為,警方做法「不完美,可做得更好」,使用武力指引應更細緻。

梁定邦說:其中一些建議,在這裡是說,警方關於使用武力的指引裡,應該更細緻,及對警務人員執法時的監督及培訓,應該可以做得更好。

對於當天元朗警方的不作為,報告以「低估情報」,「錯失黃金機會」等字眼去解釋。對「警黑勾結」的指控,報告甚至說「毫無依據」,對於警司游乃強當日曾在南邊圍與白衣人交談,監警會認為對方「有充分理由這樣做」,稱相關交談只是「指示白衣人返回南邊圍」,並非雙方勾結。

就「831太子站事件」,警方當時衝進太子站內追捕市民,多人流血受傷,但事後警方封站,不准傳媒入內報道,外界未知內裡情況,以致出現有市民在站內死亡的傳聞。監警會報告不談警暴問題,反而強調「示威者不斷提升暴力」,而最令人關注當時一名男子與另一女子在車廂內向警方求饒,仍被警方噴胡椒噴霧一事,報告就避不評論,只作簡單陳述了事。

而就新屋嶺扣留中心方面,去年8月11日警方使用新屋嶺扣留中心處理及拘留被捕者,當晚有53人被押送到新屋嶺,其中有人指控警務人員在該扣留中心涉嫌行為不當。報告提到,新屋嶺設施不足,不適合羈押大量被捕者,並認為警方應把傷者直接送往醫院治理,而非首先送到警方羈留設施。

就警員身份識別問題,報告承認展示警員編號或職級及名牌,是維持問責制及透明度的關鍵。不過監警會又強調,警方近期增添的識別措施,「正朝著正確方向邁進」。

監警會報告共提出52項建議,包括需檢討警方使用武力拘捕大量示威者的執法行動策略,及制定方案,就警方經已採取或正在採取的執法行動加強與公眾的溝通,並提升警隊工作的透明度,以防範「不必要的無根據或惡意的揣測和傳言」。

至傍晚,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召開「香港的真相」記者會,就監警會報告作出回應。對於示威者一直爭取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林鄭月娥重申不會成立。

原定於今年1月公布的監警會就去年反修例期間大型公眾活動及相關警方行動的專題審視報告,因社工呂智恆提出司法覆核,質疑監警會主動調查屬越權而推遲公布,其後法庭判呂智恆一方敗訴,監警會終在周五(15日)才公布有關報告。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