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卓廷怒撕监警会「垃圾报告」  受害人:种种问题没有解答

2020-05-1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林卓廷怒撕监警会「垃圾报告」。(张展豪 摄)
林卓廷怒撕监警会「垃圾报告」。(张展豪 摄)

在香港,监警会终在周五(15日)公布去年反修例运动的「全面审视报告」,报告否定警黑勾结,更被指淡化警暴。议员林卓廷怒撕这份「垃圾报告」以示抗议。有721事件的受害人对本台指,报告不太合理,种种问题没有解答,而且所提出的建议过时并令人费解。(文海欣 报道)

监警会报告共有16个章节,约一千页。内容涵盖去年6月9日至今年3月初的事件,当中「721元朗袭击事件」、「8.11」、「8.31太子站事件」及新屋岭扣留中心情况等较受市民关注的事件会有特别的篇幅。

其中,在发生「721元朗袭击事件」的西铁线元朗站,原来有两名警务人员驻守于站内的警方观察哨站,而该两名警务人员一直在车务控制室观察,并能直接向元朗警区行动室汇报任何异常情况。可是,「721元朗袭击事件」仍然在警方的眼皮底下发生。

在「721元朗袭击事件」受袭的郑先生周五接受本台访问,谈及当晚下班回家却遇到此事,最终受袭,其人中、腰部等位置均严重受伤。约10个月后的今天(15日),看到这份监警会的报告,他认为市民最想知的关于「警黑勾结」的问题,警方与乡黑有否沟通,但这种种问题在报告内都没有得到解答,因监警会根本没有调查权力,只是一厢情愿相信警方未能处理。郑生续指,监警会提出的建议过时且令人费解。

郑先生说:我想很大部份市民想知的是(警方与乡黑)中间的关系,及有甚么是(警方)在沟通或指挥上错失。但调查报告的结果竟然是说警察公共关系科的沟通做得不好,所以要做多些与社区的联络,解释警察并无勾结。我想这个理论是令人难以信服并感到费解,除非我们知道监警会没有调查权,所以才得出这样的结论。

同是「721元朗袭击事件」受害人的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在报告公开后,甚至即时撕掉整份报告。林卓廷批评,报告严重扭曲香港过去半年的事,认为监警会是尝试淡化、合理化当日黑社会袭击市民的行为。

林卓廷说:我觉得它严重扭曲香港过去半年的历史,特别是「721」的历史,我是非常愤怒。这份是垃圾报告!整份报告对警方零谴责、零批评,纯粹说可以如何做得更好。现在监警会就著警方的公关顾问。

监警会主席梁定邦则认为,警方做法「不完美,可做得更好」,使用武力指引应更细致。

梁定邦说:其中一些建议,在这里是说,警方关于使用武力的指引里,应该更细致,及对警务人员执法时的监督及培训,应该可以做得更好。

对于当天元朗警方的不作为,报告以「低估情报」,「错失黄金机会」等字眼去解释。对「警黑勾结」的指控,报告甚至说「毫无依据」,对于警司游乃强当日曾在南边围与白衣人交谈,监警会认为对方「有充分理由这样做」,称相关交谈只是「指示白衣人返回南边围」,并非双方勾结。

就「831太子站事件」,警方当时冲进太子站内追捕市民,多人流血受伤,但事后警方封站,不准传媒入内报道,外界未知内里情况,以致出现有市民在站内死亡的传闻。监警会报告不谈警暴问题,反而强调「示威者不断提升暴力」,而最令人关注当时一名男子与另一女子在车厢内向警方求饶,仍被警方喷胡椒喷雾一事,报告就避不评论,只作简单陈述了事。

而就新屋岭扣留中心方面,去年8月11日警方使用新屋岭扣留中心处理及拘留被捕者,当晚有53人被押送到新屋岭,其中有人指控警务人员在该扣留中心涉嫌行为不当。报告提到,新屋岭设施不足,不适合羁押大量被捕者,并认为警方应把伤者直接送往医院治理,而非首先送到警方羁留设施。

就警员身份识别问题,报告承认展示警员编号或职级及名牌,是维持问责制及透明度的关键。不过监警会又强调,警方近期增添的识别措施,「正朝著正确方向迈进」。

监警会报告共提出52项建议,包括需检讨警方使用武力拘捕大量示威者的执法行动策略,及制定方案,就警方经已采取或正在采取的执法行动加强与公众的沟通,并提升警队工作的透明度,以防范「不必要的无根据或恶意的揣测和传言」。

至傍晚,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召开「香港的真相」记者会,就监警会报告作出回应。对于示威者一直争取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林郑月娥重申不会成立。

原定于今年1月公布的监警会就去年反修例期间大型公众活动及相关警方行动的专题审视报告,因社工吕智恒提出司法覆核,质疑监警会主动调查属越权而推迟公布,其后法庭判吕智恒一方败诉,监警会终在周五(15日)才公布有关报告。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