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叫「黑警死全家」已犯刑法 戴耀廷指條文演繹應顧及人權

2020-09-09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湯家驊認為叫「黑警死全家」已犯刑法,但戴耀廷指條文演繹應顧及人權。(粵語組製圖)
湯家驊認為叫「黑警死全家」已犯刑法,但戴耀廷指條文演繹應顧及人權。(粵語組製圖)

在香港,人民力量副主席譚得志(快必)涉發表「煽動文字」被捕案,案中控方首次透露提告是根據快必的「黑警死全家」、「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等言論,引起社會憂慮在《國安法》實施後,常見口號和言論已成禁語,隨時禍從口出。行會成員湯家驊接受本台訪問時稱,部分仇警言論有機會犯法;法律學者戴耀廷反駁指,條文演繹應顧及港人言論自由和人權。(李智智 報道)

48歲的人民力量副主席譚得志(快必)被指因涉觸犯《刑事罪行條例》「發表煽動文字」罪,引起憎惡藐視政府或引起民間不滿的言論,周二(8日)被押往粉嶺裁判法院應訊,不准保釋。庭上,控方首次揭露快必涉違法的言論。

控方指控文件,詳列快必於今年年1月17日至8月23日間,在全港各區擺街站及網上直播防疫講座時的言論,指他呼叫「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口號佔最多,達389次,「五大訴求 缺一不可」有321次、「黑警死全家」有324次,至於「721唔見人 831打死人 10月1槍殺人」有154次、「解散警隊 刻不容緩」有14次、「沒有暴徒只有暴政」18次、「打倒共產黨」34次、「反抗」6次。另亦涵蓋他說過的「香港獨立」、「建國」、「報仇」及「還拖」等字眼。

控方所指控快必的言論和字眼,不時在社交平台、社會活動和遊行集會出現,引起社會憂慮有關字眼已成為「禁語」,恐難防墮入文字獄,憂被剝削言論自由。

行會成員、大律師湯家驊接受本台訪問時強調「言論自由有界線」,又指「發表煽動文字」罪的重點在於,言論「有相當可能性」令社會對於政府產生「憎厭」或者「敵視」感覺,如果只是表達訴求不會觸犯法例;另外,假如言論引起公眾對某一個群組產生「憎厭」或「敵視」,如「黑警死全家」就有機會犯法。

湯家驊說:涉及的言論應該是極端和令人聯想到「憎恨」情況,如那些極端和令人齒冷的行為,如言論虛假,令市民對政府有沒有事實根據的敵意。有關的「煽動意圖」,要造成對政府的憎恨。表達政治訴求本身令市民憎恨政府的機會不大。
記者問:界線如何劃定?
湯家驊說:界線是會否令人憎恨別人。
記者問:「黑警死全家」有機會犯法?
湯家驊說:這就是有機會了,因令人憎恨某一個群組。但表達一個政治訴求,不會令人憎恨某一個群組。

就「8.31打死人」的言論,早前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和香港警務處處長鄧炳強先後稱,有關言論會觸犯《國安法》。今次快必被捕事件中,「8.31打死人」再被列為犯罪證據,市民是否不可以再說「8.31打死人」?

湯家驊這樣說:要視乎用意在哪裡。大家要知道(8.31)是沒有死人,如果沒有死人,就說某一個人去謀殺人,是否令人產生憎恨呢?我覺得要視乎用詞或意圖,是否有機會令人憎恨所針對的人的情況。

不過,法律學者戴耀廷受訪時稱,撇除人權法在外,單從「發表煽動文字」罪條文本身,發表「黑警死全家」、「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和「反抗」的用語未必構成犯罪。

戴耀廷說:相關言論是否有帶來憎恨,或者藐視特區政府,是要對「香港特區政府」被憎恨和藐視,而非「香港警隊」。在第9條第1D,引起居民間的不滿,或者離叛,或者第1E,引起香港不同階層間的惡感或敵意,這「黑警死全家」可能會涉及到。但「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光復香港、時代革命」、「反抗」,這些似乎很難放在這裡。另有一個關鍵點是,當中談及「香港居民間」,是「居民與居民」之間,即居民是以公民身分,「不同階層的居民間,是以一個公民和居民身分,但警察行使職務時,他已是另外一個身分,他又不是代表整個香港特區政府,他又不是以香港公民身分行事,我撇除人權法外,看條文本身可能未必構成罪行。

戴耀廷補充指,快必會否入罪仍有待法庭如何演繹條文,但認為由於涉及言論自由的問題,「這些演繹應該愈窄愈好,即是對言論自由的影響愈小愈好,這是基本的普通法精神」。他又稱,警方引用有關罪行作出拘捕,是為製造寒蟬效應,但判罰與「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相近,不算太重,加上現時市民仍甘願冒被捕風險走上街頭抗爭,控罪對震懾市民的作用有限。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