驻港中方官员到访《南早》惹疑窦 新闻自由不容干预

2018-09-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大陆过去一直严管言论和出版自由,要求国内媒体必须「姓党」的背景下,阿里巴巴集团自收购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后,外界开始忧虑《南早》的编采方针会受干预。日前有驻港的中方官员到访《南早》,更列席编采会议。有前记者认为做法不恰当;亦有时事评论员指出,编采会议是体现了媒体编采自由,中方官员列席会增添外界质疑,任何解释都无法释除疑虑。(文宇晴 报道)

大陆网购平台阿里巴巴集团主席马云自2015年底收购香港英文媒体《南华早报》后,外界一直关注其编采自主会否受到干扰。上月底,包括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新闻及公共关系部主任孙振,以及接任其职位的李华等3名官员,曾到访《南华早报》的办公地点,更列席编采会议,此举则引起部份员工的不满。

该报公关部回应称,孙振将被调回北京,参观《南早》新办公室只是告别行程的一部份。而有关会议在开放地点进行,任何路经同事或参观人士均有机会听到与会者的发言,而且报社经常有不同外国政要到访,强调绝不是干预编采自主。

曾任职电视台记者的浸会大学新闻系高级讲师吕秉权向本台表示,香港每家传媒机构都自行安排外界的参观活动,但会划分可参观的部门或范围。然而,编采会一般都会拟定当天新闻报道的角度和方针,有时会在讨论时涉及到一些重要内容。

他认为,有外交部的官员列席编采会的做法不恰当。

吕秉权说:即使任何资金买了任何传媒机构都好,香港(媒体)还有一些系统在。虽然未到干预,只是参观一下不发言,但是姿态上已经有一种干涉,没有分寸的行为。亦不尊重一个传媒机构独立的编采方针。

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Sans  Frontières)对此亦发声明表示关注,认为编采会议是一个敏感的场合,在北京当局不断影响到香港新闻自由的前提下,大陆外交部官员的出现会被记者理解为某种形式的干预。

本台向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致电查询,但其位于中环办公地点电话却没有人接听。

创立于1999年、大陆网购平台「阿里巴巴」集团,自2012年开始大规模投资媒体,包括新浪微博、《京华时报》所属的文化中国传媒集团、优酷土豆、光线传媒、四川日报集团等多家大陆媒体。2015年更斥资2.66亿美元,收购了香港阅读量最大的英文报纸《南华早报》(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随即网络版免费向读者提供。当时阿里巴巴表示,收购《南早》,是希望帮助全球更多读者更好地理解中国。

然而,2015年底发生在香港的「铜锣湾书店事件」,书店的股东和员工5人怀疑因出版关于大陆领导人的书籍而「被失踪」。当中至今仍然扣押在大陆的书店前股东、瑞典公民桂民海,在今年2月时曾接受《南早》专访,他更于访问中「认罪」。

人权组织「保护卫士」4月时曾发表报告,直指《南早》与国安部门合作。《南早》总编缉谭卫儿当时反驳称,是基于新闻价值决定「去马」采访,并坚守专业判断。

香港时事评论员潘小涛亦认为,有中央官员列席编采会议的做法不恰当。他指出,无论是资金上的染红,还是一连串相关(影响编采自由)的报道引起大家的疑虑,有中方背景的官员出席编采会议,自然更加深外界的疑虑。

潘小涛说:编辑部的编采会议至关重要的,是体现了编辑自由和独立性。若打开了缺口,往后更重大的会议,或是更重大的新闻决定时候,便能更加容易引入这些外力的干预?编辑自由何来独立呢?

另外,去年7月中,在《南早》专栏工作11年的财经评论员任美贞撰写的文章,被指影射习近平亲信栗战书的女儿栗潜心涉嫌敛财,在刊登之后的翌日,该文章的网络版被删去。当时该报解释称,因为文中含有几个无法验证的暗示性内容,不符合出版标准。及后任美贞对此辞职抗议。

本台记者向任美贞致电查询,但她以不方便以前员工身份作出评论为由,婉拒了访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