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版国安法未杀到 大陆国安打压手段已渐露

2020-06-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疑似国安人员已急不及待在香港公开活动,近日就再有民主派人士疑被跟踪,监控手法与大陆如出一辙。(粤语组制图)
疑似国安人员已急不及待在香港公开活动,近日就再有民主派人士疑被跟踪,监控手法与大陆如出一辙。(粤语组制图)

香港近日接连有民主派人士疑被大陆人员跟踪、监控,令人质疑「港版国安法」尚未出台,大陆当局已急不及待在香港活动。有大陆维权人士形容,「港版国安法」是把过去中共在港采取的一贯监控手段合法化。另一方面,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周一(8日)表示,无论外国如何反对,「港版国安法」一定会通过,又指国安在内地一贯依法办案,叫香港市民不用担心。(文海欣 报道)

中国全国人大于5月28日通过授权人大常委会制订「港版国安法」,容许在港设立国安机构,但相关条文细节仍未公开。当不少人忧虑大陆人员会否在港执法、影响人权、安全等问题,近日,香港多名民主派人士接连发现疑被「神秘人」监控。

公民党立法会议员谭文豪表示,上周五(5日)在立法会附近一带,遭一名操「内地口音」人士跟踪,更被偷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南区区议员袁嘉蔚同样表示,连日来均被跟踪和偷拍,上周六(6日),黄之锋及袁嘉蔚都曾即时质问对方,并拍下影片。

影片声音:你在拍甚么?你是甚么人?公安、国安还是中联办?

袁嘉蔚周一(8日)对本台忆述,数日前已开始发现在摆街站,甚或在不同场合,都被陌生人拍摄录影。上周六(6日)晚上,她与黄之锋等人更发现一辆白色私家车停泊在他们开会地点附近,大约三小时后,当他们离开时,发现一班由四人组成的跟踪队伍,分别尾随他们。

袁嘉蔚说:在新蒲岗那里,有人都站在那儿好几个小时,我们出出入入时都看到有人站在一旁,好像在捕捉甚么。我们离开时都见到那些人仍在。黄之锋问他们是否国安、谁找他们来跟踪,他都否认,指自己不是中联办,其他都说不知道、不要问,其实有人已经发现他站在这好几个小时。

而早于去年反修例运动期间,袁嘉蔚已出现被跟踪的问题,她曾翻看闭路电视片段,发现多名「可疑男子」在她的寓所门外徘徊,令其感到受威胁,最终她要搬家。

此外,本台记者与袁嘉蔚进行电话访问期间,亦出现两次断线情况,另外通话期间,亦出现如置身水底般的声音。袁嘉蔚指出,近日她与其他相熟的民主派人士,都出现类似情况,明明接收讯号良好,通话时却会突然听不到对方声音、甚至断线,怀疑其电话亦遭到监听,她相信对方这些行为是想阻吓他们。袁嘉蔚说,现在不论是知名政治人士、区议员,甚至是他们的义工团队,都会被滋扰。

其实黄之锋及一些民主派议员,过去亦曾表示被「神秘人」跟踪,而有关手法与大陆维权人士或异见人士在大陆遭受打压、监控的情况很相似。

一直被当局重点监控的北京维权人士胡佳对本台指出,目前自己处于24小时被贴身监控的状态,特别是在敏感时期,与香港民主派人士目前所遭遇的情况相比,更为严重。

胡佳说:这个不是说你被跟踪的问题,是你根本出不了他们的视野。外出的话要坐他们的车,比如说你父母有事情,你要开自己的车,因为要顾及父母的感受,不要呈现出好像囚犯一样被人盯著,那么你开自己的车,他们的车会在后面跟著。我如果想要在小区里面运动一下,例如跑步,我出不了小区,他们的电动车也会跟著,就是这种类型的状态。

胡佳指,建国71年来,中国当局一直以打压手段维持统治。改革开放以来更透过立法将这些手段合法化。他认为,大陆现将这套模式引入香港,相信「国安法」制定后,有关情况会更普遍和广泛。

胡佳说:实际上说,他(中共)长期一贯做的事情,他原本不需要有法律授权就可以干。后来改革开放,所谓市场经济,他们就要遵循一些法治的原则,那怎么办?我就把这个法例放出来,把原来长期实施的东西变成有法例授权的东西。只是说在这个「国安法」之后,他原来是一种在背后的状态、在黑箱里的状态,变成可以堂而皇之的、大将旗鼓的,可以光天化日去做,而且比广泛的要多。

「国安法」通过后,香港反对派人士甚至一般市民都将面临进一步压力。袁嘉蔚担心,「国安法」一旦在香港实施,难以估计政府或中共的「红线」会拉到多紧,市民不知道说了甚么或做了甚么,就会令中共对他们采取行动,「被失踪」可能是所有香港人都要面对的问题,但她强调不会因此退缩。 

另一方面,港澳办常务副主任张晓明周一在特区政府举办的《基本法》颁布30周年网上研讨会致辞时,指有谣言说国安机关可以在香港随意抓人、送到内地受审等,他认为这些言论都不值一驳。张晓明指,国安机构在内地办案,都要严格依法办事、有严格程序限制,反问为何到了香港会变得无拘无束。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