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椒喷剂直喷面部 人权组织质疑警暴日趋严重

2019-11-01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9年10月31日,香港有防暴警员以胡椒喷剂近距离喷向一名男子的面部。(网上视频截图)
2019年10月31日,香港有防暴警员以胡椒喷剂近距离喷向一名男子的面部。(网上视频截图)

香港反修例示威活动持续,在周四(10月31日)万圣节,有人发起到中环兰桂芳进行蒙面派对,期间再次爆发警民冲突,有市民及记者被警员以胡椒喷剂直喷面部,另外有社工在旺角的示威行动中,被警员以警棍打至头破血流。人权组织质疑,警队被纵容过度使用武力的情况愈来愈严重。(刘少风 报道)

警方周四(10月31日)晚在中环多处施放催泪弹驱散聚集人群,并要求市民除下面具、尽快离开。有市民和记者与警员理论时,被警员用胡椒喷剂直接喷向面部,其中香港电台一名摄影记者,被警员两度以胡椒水直喷面部,需要送院治理。

人权监察发言人叶宽柔接受本台访问时解释,根据国际准则,警方使用胡椒喷剂时须符合武器使用原则,例如警员受到威胁时才能使用,警方不能用武力驱散和平的示威集会,如果集会人士没有使用暴力,警方亦不能够使用任何程度的武力驱散。她指在过去一段日子,警队被纵容过度使用武力的情况愈来愈严重。

叶宽柔说:都看到有很多很多滥用武力的个案,令到很多人受伤,警方必须遵守武力使用原则,在国际上亦都适用于香港,其中两个很重要的原则,是要有必要性及相称性,必要性就是那个情况真的需要用武力才能使用,而相称性,像昨天(周四)的事件,只不过是与警员在说话,接著就用胡椒喷雾,这是不符合比例的武力使用。

叶宽柔指,政府一直以来使用警队镇压示威,现时又透过申请禁制令,限制市民表达及集会自由的权利,但这些手段无助解决问题,政府必须回应市民的核心诉求。

民权观察发言人王浩贤在电台节目表示,在最近几星期,警方出现滥用胡椒喷剂的情况,事件反映前线警员已不能控制情绪。

王浩贤说:根据警方的指引,他(警察)只能够那个人对警察有袭击行为的时候,他才可以用相应的武力回应,而胡椒喷雾就是其中一种,所以如果单纯与警员有些质询,甚至口头争执也好,这是不构成一个理据用胡椒喷剂,射向那个人。

香港新闻行政人员协会发表声明,呼吁警方保持克制,不要粗暴对待或干预记者的合法采访工作。声明提到,涉事记者当时已穿著清楚显示记者身份的衣物,协会对所有暴力予以强烈谴责。

对于有记者在中环采访时,被警方的胡椒喷雾射中,港岛总区高级警司吴乐俊周五在警方记者会解释,当时情况混乱,强调并非故意喷向记者。

吴乐俊说:拘捕期间亦都有大概四、五名有戴面罩的人士,希望可以抢她(拘捕人士)走,在这个时间其实希望可以控制到场面,防止这位女士真的被人抢走,我们一定不是故意用胡椒喷雾喷向记者,当记者朋友,你们站在示威者,尤其是暴力示威者与警察中间,这些危险情况一定会发生。

社会工作者总工会周五举行名为「人道危机:追究失控警员恐怖袭击记者、救护员、社工」记者会。社总发言人表示,「反送中」运动展开至今,警方暴力不断升级,甚至针对在现场进行救援的救护员、社工及记者。

有社工在会上表示,周四晚旺角示威活动期间,在弥敦道及荔枝角道交界休憩处看到警员捉住一名长者,上前了解时感到头部有硬物撞击,事后看到片段发现自己被警棍打了至少五下。他认为警方打的不只是他的身体,而是在社工的尊严上「狠狠打下去」。

警察公共关系科总警司谢振中回应指,有「暴徒」在弥敦道向鸦兰街一带逃走,之后混入人群,警员追捕时使用警棍,一名男子受伤,送院时清醒。谢振中指,单凭现时的片段难以判断整体情况,强调警方执法不会针对任何职业。

另外,屯门本周一(10月28日)受不明气体侵袭,造成至少11人不适送院,有人质疑是警方大兴行动基地气体泄漏所致,周三(10月30日)有网民号召到大兴行动基地抗议,当天晚上,警方冲入屯门建生邨,并要求市民下跪接受搜查。在周五的记者会上,有记者问此举是否不符警察通例。警察公共关系科的高级警司(媒体联络及传讯)江永祥回应时否认这是有意要侮辱被查人士。

江永祥:一大班人可能系踎低啊,跪低或者坐低,呢啲镜头其实唔系新鲜架。

警方在记者会表示,周一至周五共拘捕249人,包括175男74女,年龄介乎13至61岁。警方曾于10月18日,公布反修例示威爆发至当时2603人被捕,再加上对上两次记者会公布的68及206人,即因反修例事件被捕人数,正式突破3000大关。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