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任与否有不同意见:中共成功分化泛民和抗争派?


2020-08-17
Share
延任与否有不同意见:中共成功分化泛民和抗争派? 有一种阴谋论认为,中国人大决定香港全体现任立法会议员留任一年,是用来分化民主派和抗争派。(路透社资料图片)

香港立法会选举延期,人大决定全体现任立法会议员留任一年,但整个民主派对延任与否有不同意见,本土抗争派认为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应该集体总辞,但也有泛民议员认为应「寸土必争」。据了解,目前大多数议员倾向留守议会战线。有舆论认为,中共透过事件分化泛民。(文海欣 报道)

香港政府早前引用《紧急法》押后立法会选举至明年9月,而人大常委会上周决定香港全体现任立法会议员延任不少于一年,直至举行下届立法会选举为止。不过,本土抗争派则有强烈反对声音认为,全体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应该集体总辞,杯葛这个「不合法」的立法会。事隔一星期,民主派仍未有共识,不过开始有现任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表态。

现任立法会议员、热血公民的郑松泰则初步决定留任。他认为若要总辞,就要立法会、区议会等一起杯葛;不要参与选举,包括各级选举制度,这才是「揽炒」,才是全面杯葛选举制度。他不认同抗争派指接受延任等同委任的说法,因为自己当日是经民选进入立法会。对于今次民主派的争论是否中共的分化技俩,郑松泰说不会猜测其动机,但强调泛民主派一直是由不同意见的政党聚在一起。

郑松泰说:如果不是朝这些方向,那么我觉得整个讨论都只是不同泛民党派之间,在这一年或未来的立法会选举工程考虑。这并非核心政治原则,杯葛宪制的方向。泛民主派的名字,叫做泛民都因为大家不是有共同理念或共同纲领而聚合的一群。因此大家有分歧、分裂是必然的事。

现届立法会泛民议员朱凯廸周日(16日)则在社交平台发文,称支持民主派集体杯葛续任一年,及以公投或民调作决定是否续任。连日来朱凯廸设街站及进行网上讨论,表示支持杯葛的原因是「临立会」是中央单方面的非法决定,若民主派继续出任议员代表,是违反代议民主的原则。他又质疑人大想引诱民主派,接受「以委任取代选举」,令香港问题软著陆,认为只有集体杯葛,才可向国际社会表明香港问题仍未解决。

于民主派初选出线但被选举主任取消参选资格的抗战派梁晃维,周一(17日)接受本台访问,他表示,虽然延任议会的合法性成疑,但坊间不少意见认为应「寸土必争」。不过他认为未来一年的立法会是委任式的议会,没有民意授权。而且即使选择延任,也不代表能阻挡政府通过有争议性的议案。另外对于有倾向留任的议员指若要总辞就应该不再参与各级选举,梁晃维认为是混淆视听。他说,与今次延任安排的最大分别是,将来的其他选举即使不公义,但始终是得到香港人民意授权。

梁晃维说:《国安法》这条具争议性,这么多香港人反对的法案,他都可以完全不经香港立法会、直接用加入《基本法》附件三的方式在香港落实。如果用同一个逻辑,政府知道政改方案会在香港面临极大的反对,他都可以同样用人大决定的方法,再次放入《基本法》附件三,然后在香港推行。所以我自己觉得用三份一否决权或顶住恶法去信服香港人留在未来一年的议会,

有学者倾向民主派留任。中大政治与行政学系副教授马岳同日接受本台访问,说看不出总辞的好处。但坏处则是放弃未来一年的「议会战线」。

马岳说:来年不知道政府会在立法会做甚么,但你都不会再于议会里面有甚么方法抗争。而且那是你主动放弃,不是别人DQ你,于是这也是比较吃亏。对政府而言,议会是正常运作。如果根本没有民主派议员在内,其实你就算要在外面做抗战也难很多,因为议案可以很快通过,你亦未必掌握得到很多资讯。

对于有指总辞可唤起国际关注,马岳认为会有短暂关注,但并非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国际已经对香港每天发生的事有相当的关注。他续指如果说现在的议会战线如此无价值的话,之后又参选的话,这是很难自圆其说。被问到现时民主派的争论会否造成分化局面,马岳认为分化一定会产生,无论最后有甚么决定都必定会有不同意见。

另外,美国共和党海外事务组织副主席俞怀松(Solomon Yue)则认为民主派可接受延任实行「消极抵抗」。

民主派周一召开近3小时闭门会议作商讨。会议召集人陈淑庄其后发新闻稿,说议员们也紧贴民意舆情多番商讨,结果是大多数议员倾向留守议会战线,民主派议员会继续商讨,尽量求同存异、寻求共识。其中,民主党主席胡志伟则说该党倾向延任一年,强调有政治责任作出政治判断,认为无理由将议会战线拱手相让予建制派。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