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原因肺炎持续扩散 武汉香港两地最少80例

2020-01-0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香港衞生署衞生防护中心已于上周六(4日)启动应变计划,应变级别从「戒备」提升至「严重」,并将武汉不明肺炎定性为「对公共衞生有重要性的新型传染病」。(法新社资料图片)
香港衞生署衞生防护中心已于上周六(4日)启动应变计划,应变级别从「戒备」提升至「严重」,并将武汉不明肺炎定性为「对公共衞生有重要性的新型传染病」。(法新社资料图片)

武汉爆发原因不明肺炎,大陆患者人数最少已有59人;香港医管局则公布,香港公立医院自2019年12月31日起共向卫生署呈报21宗相关病人个案。令人感到不解的,是武汉市政府处理得相当低调,反而跟武汉相隔一千多公里的香港,严阵以待,把应变级别提升至严重。(乔龙/黄乐涛  报道)

香港疑似SARS病例继续增加,当局吸取了2003年SARS的教训,采取了多项预防措施。其中,一名由武汉返港的中大内地女学生,返港后出现发烧症状,目前在公立医院留医,经化验并非肺炎。

香港卫生防护中心表示,该病人为一名20岁女子,她于本周日入院治疗,该患者曾有发烧、咳嗽等上呼吸道感染征状,并于发病前14天内到过武汉。防护中心已安排她送往威尔斯亲王医院接受进一步治疗。化验显示,这名女患者感染腺病毒及冠状病毒,并非不明肺炎。另外,中文大学校方已经加强卫生防疫,并用消毒液和漂白水清洁学生宿舍。

香港卫生署卫生防护中心已于上周六(4日)启动应变计划,应变级别从「戒备」提升至「严重」,并将武汉不明肺炎定性为「对公共卫生有重要性的新型传染病」。

另一边厢,在武汉,当地政府似乎并未对事态采取更进一步防范措施。

武汉居民艾丽本周一(6日)接受本台查询时说,当地政府并未对此次肺炎疫情进行防疫宣传,也无要求市民加强防范。

艾丽说:在网上看到了相关新闻,但是我们却没(从官方报道中)听说。

记者:武汉有没有防范,说出门要戴口罩等等?

艾丽:没有,没有这种担心。我们都没有甚么很恐慌的想法。

另一名武汉居民刘先生对本台表示,儿子的小学同班同学,也发现不明原因肺炎,已经送院治疗。不过学校运作如常。

刘先生说:刘昊昊班上的同学,好像是病毒性肺炎,也去住院了。但是现在不知道是不是非典,但是他们学生上课还是正常进行。我现在尽量告诉家里人,能不出门就不出门。

网民朱女士对本台说,同是一种病,香港和武汉两地政府有著态度不一样的处理方式。

朱女士说:香港这件事就做得比较到位,她预防的措施也做得很好。国内的预防措施做得不好。比如猪瘟期间,有些地方遍地死猪。不公开信息会导致很多人相互传染。

武汉市卫健委本周日(5日)通报,不明原因肺炎病例已增至59例,其中重症患者7例,当局还表示,经初步调查,已排除流感、禽流感,腺病毒,传染性肺炎,以及中东呼吸综合症等呼吸道病原。通报还称,59个病例最早发病时间为2019年12月12日,最晚发病时间为12月29日;已经追踪到163名密切接触者进行医学观察,密切接触者的追踪工作仍在进行中。武汉当局还表示,初步调查,截至目前尚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的证据。

香港医管局公布,截至周一(6日)中午12时,公立医院于过去24小时,共接收6名曾于过去14天到访过武汉,并出现发烧、呼吸道感染或肺炎征状的病人,当中包括一名曾向私家医生求诊的男病人及一名曾到私家医院求诊的女病人。连同上述个案在内,香港公立医院自2019年12月31日起共向卫生署呈报21宗相关病人个案,其中7人已经出院。

另外,新加坡卫生部也于周日首次发现一例疑似病人,病患是患有肺炎的3岁中国籍女童,女童现已入院接受进一步检测与隔离治疗,目前情况稳定。

2002年首先在中国广东爆发的SARS,随即扩散到中国各地和香港,根据中国官方资料,造成中国大陆及香港七百多人死亡。香港大学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柏良上周在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将武汉近期爆发不明肺炎疫情,定义为「新型病毒」,很可能人传人。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呼吸系统学讲座教授许树昌也表示,病毒会否人传人仍有待观察,绝不可排除相关可能性。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