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长城】港府指TG「起底」猖獗拟禁用 惟对其他「起底」平台视而不见?

2022.05.19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网络长城】港府指TG「起底」猖獗拟禁用 惟对其他「起底」平台视而不见? 港府以通讯软体Telegram起底内容「猖獗」为由,拟「全面禁用」整个平台,惹来坊间批评「双重标准」,质疑对于屡遭投诉上载大量社运人士「起底」资料的「香港解密」网站,当局却置之不理。
粤语组制图

港府以通讯软体Telegram起底内容「猖獗」为由,拟「全面禁用」整个平台,但对于屡遭投诉上载大量社运人士「起底」资料的「香港解密」网站,却置之不理。坊间批评当局「双重标准」,「起底」问题上「一法两制」。本台再跟进了解,当局曾至少4次回应「香港解密」的「起底」投诉,但该网仍活跃运作,并扬言「网站永不关闭」,更提供多个域名供人「收藏」,称「一个都走唔甩,让暴徒无所遁形」。有被该网「起底」的受害者向本台称,过去屡遭不明人士骚扰,斥当局明显「大细超」,批评「对起底警察的平台就煞有介事,对起底泛民、普通市民的网站就懒理」。有资讯科技界人士认为,当局现有足够能力、权力去处理该网,问题是「有无心做」。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则回覆本台表示,不会评论个别个案的执法行动,但会依据既定机制作出跟进。

「香港解密」曾被要求关闭 惟事后屡次「死灰复燃」

香港自2019年爆发「反送中运动」后,出现一个名为「香港解密」的网站,上载大量泛民人士、示威者、记者、市民等被「起底」的信息,称这些人为「乱港暴徒」。该网站过去在社会强烈争议和投诉下,被港府要求关闭,惟事后又屡以不同域名「死灰复燃」。

新修订《私隐条例》自去年10月实施,将「起底刑事化」和新增「域外管辖权」,赋予个人资料私隐专员法定权力,发出停止披露通知,要求讯息发布所在的电子平台移除「起底」信息,或停止或限制任何人透过相关平台接达该讯息,或接达整个相关平台。

「香港解密」网站至今仍如常运作,首页当眼处更写明:「网站永不关闭!」(「香港解密」网站截图)
「香港解密」网站至今仍如常运作,首页当眼处更写明:「网站永不关闭!」(「香港解密」网站截图)

不过,「香港解密」至今仍如常运作,新网址为「www.hkleaker.net」,网站首页当眼处更写明:「网站永不关闭!本网站域名已经改成 hkleaker.net、hkleaks.pw、hkleaks.kz、hkleaks.kg,敬请收藏!一个都走唔甩,让暴徒无所遁形」。另不停更新来自中、港两地的亲中及建制阵营的评论影片和新闻,包括宣传《港区国安法》实施及北京「完善」选举制度后的立法会选举和第6届特首「选举」等。

最新网域位于美国洛杉矶 仍上载大量「起底」资料

本台发现,「香港解密」最新网域位于美国加州洛杉矶,每日平均浏览量逾700,可于Google、Bing、百度和Yandex的浏览器阅读有关「起底」资料。该网更于社交平台Twitter设立名为「香港解密网Fan Club」专页,上载「起底」资料和批评泛民人士的文章、报道等。

「香港解密」于社交平台Twitter设立名为「香港解密网Fan Club」专页,上载「起底」资料。(「香港解密网Fan Club」Twitter专页截图)
「香港解密」于社交平台Twitter设立名为「香港解密网Fan Club」专页,上载「起底」资料。(「香港解密网Fan Club」Twitter专页截图)

就现时「香港解密」网站内容方面,其公开披露的「起底」资料分别为「乱港头目」、「黄丝老师」、「无良记者」、「乱港暴徒」、「暴徒帮凶」,并按姓氏分门别类。涉及人数达数以百计,包括被亲中阵营冠以「乱港头目」的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近60位前《苹果日报》记者,前港中法律系教授戴耀廷、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有「香港民主之父」之称的李柱铭,及林卓廷、何俊仁和谭文豪等数十位前泛民立法会议员、叶建源等多名前教协成员、社工、律师、会计师、维权人士和其家人等。另外,被网站认为协助示威者的「黄店」、物资车和运输车,均有上榜。

现时「香港解密」网站公开披露的「起底」人数达数以百计,包括被亲中阵营冠以「乱港头目」的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近60位前《苹果日报》记者。(「香港解密」网站截图)
现时「香港解密」网站公开披露的「起底」人数达数以百计,包括被亲中阵营冠以「乱港头目」的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近60位前《苹果日报》记者。(「香港解密」网站截图)

有关「起底」资料详细以图文并茂罗列姓名、职业、部分身份证号码、电话号码、电邮、住址、工作地址、出生日期、国籍、个人社交平台网站、车牌、亲属资料等私隐信息。网络更声称提供金钱奖赏,鼓励提供更多目标的「起底」资料。

受害者:多次被不明人士骚扰 当官跟进态度不一感「失望」

香港2019年反送中运动中,遭警方射伤右眼的拔萃女书院前通识科教师杨子俊,由2019年至今一直「榜上有名」,被公开出生日期、个人电话、住址和家人资料等。杨向本台表示,过去他和家人多次被不明人士骚扰。

香港反送中运动遭警方射伤右眼的教师杨子俊,其个人资料由2019年至今仍出现于「香港解密网」。(「香港解密」网站截图)
香港反送中运动遭警方射伤右眼的教师杨子俊,其个人资料由2019年至今仍出现于「香港解密网」。(「香港解密」网站截图)

杨子俊说:即无故收到恐吓讯息,甚至有人上门按铃,或恐吓我家人说「知道我们住哪儿」。这忧虑是一直存在,始终那么多我个人资料被放上网,恐怕会被不法之徒利用。因为我们曾参与社运,另一立场的人士可能特别憎恨我们,或利用这些资料来试图停止我们行动。

对于香港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针对Telegram 和「香港解密」的跟进态度不一,杨子俊表示「失望」。

杨子俊说:明显「大细超」(粤意:偏心)。他们(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曾说跟进(「香港解密网」)难度高,做不了,但现时他们过了那么久都未有行动,我作为一个受害者而言,我是很失望。当他们对于亲官方人物、官员、警员在另一平台上被公开,就煞有介事要将整个平台封锁,可见有差别待遇。

业内人士:当局有足、权力去处该网 是「有无心做」

香港互联网协会开放数据小组召集人黄浩华向本台坦言,对比当局打击Telegram和「香港解密」起底行为的力度,「两者差很远」,而处理「香港解密」网站比Telegram「更容易、更少争议、更低成本」,当局亦有相关经验处理违规网站。

黄浩华说:「香港解密」网站的起底行为较Telegram的群组更早出现,早于2019年6月就有。同样一件事发生,但唯独「香港解密」网站至今仍维持,是很令人费解。我相信该网是同时有10多、20个网域同时运行,过去部分网域消失,并非一定因为有人举报,或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有行动所致,而是该网在网上一直存有10多、20个备份。

黄浩华亦称,「香港解密」网站即使不停更改域名,其伺服器和管理员或在境外,检控上有难度,亦不代表当局无计可施,以现有新修例赋予的法定权力,当局「只需花多些时间和心力都可以对该网的起底行为作出行动」。

香港互联网协会开放数据小组召集人黄浩华称,当局打击Telegram和「香港解密」起底行为的力度,「两者差很远」。(黄浩华facebook专页图片)
香港互联网协会开放数据小组召集人黄浩华称,当局打击Telegram和「香港解密」起底行为的力度,「两者差很远」。(黄浩华facebook专页图片)

黄浩华说:可以透过找寻域名由何人注册,即使域名注册身份被隐藏,当局亦可以向域名注册公司找出有关联络人资料,或有需要向外国法律机构索取资料,只是要花多些时间处理法律文件,有心做都可以做到的。

黄浩华指出,当局未曾公开处理跟进有关「起底」行为的具体方法和机制,以Telegram为例,「究竟甚么程度才会行动?当局向管理员抑或电邮到abuse@telegram.org投诉?当中落墨点是否有错?无人得知」。

当局至少4度回应有关投诉查询 惟未见再持续跟进

事实上,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对「香港解密」网亦并不陌生,至少4度回应有关投诉查询。早于2019年9月,「香港解密」网站被揭发后,泛民前沙田区议员赵柱帮在脸书发文引述相关人士,指控该网披露的个人资料是由中国公安提供。当时,公署回应港媒查询时表示,已直接要求该网站移除、即时停止上传「起底」甚至违法内容,但「由于涉事网站域名登记在俄罗斯,伺服器亦不在香港,加上当时的《私隐条例》没有域外管辖权,故公署无权要求提供网站营运者资料」。

同年10月2日,公署回应传媒查询「香港解密」公开《苹果日报》员工及其他人士的个人资料,仅称「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留意到,有关网站已经停止运作」。

然而,同月 28 日公署公布指,共接获及主动查获相关个案 3,021 宗,涉及13个社交平台和论坛,2,170个网站,包括HKleaks、LIHKG、Telegram、Facebook、Twitter、Instagram等,当中大部分牵涉警员和其家属的「起底」,当局展开大量行动包括致函促请删除网页连结并警告违法,甚至促请有关平台提供上载相关人肉帖子的网民的注册资料或IP地址。

公署更强调,提请平台营运商注意当时法庭发出的临时禁令,「任何公众不得在未经他们同意的情况下,透露警察及其家人的个人详细信息,如果此类行为旨在或可能恐吓、骚扰、威胁、纠缠或干扰他们」,相关平台营运商会被警告,或构成「藐视法庭」。

2020年10月,公署接获投诉指「香港解密」网站,公开香港中文大学校长段崇智和其妻的私人资料,标注其为「乱港黄师」,并指控其「目无法纪,公开袒护参与暴动被捕学生」。公署回覆港媒查询时称,「涉事网站的域名是在香港境外登记,公署会联络相关海外机构,并要求跟进」。本台发现,现时段崇智的起底资料已在该网消失。

就上述内容,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回覆本台表示,不会评论个别个案的执法行动,称公署在收到有关「起底」的投诉或主动发现「起底」的个案后,会依据既定机制作出跟进,包括自新修订《个人资料(私隐)条例》实施后,开展刑事调查或发出停止披露通知。

记者:李若如 责编:李世民 网编:刘定坚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