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被取消资格议员真空期延任有没有矛盾?

2020-08-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杨岳桥(左二)认为,由被取消资格的现任议员延任一年,不会引起矛盾。(路透社资料图片)
杨岳桥(左二)认为,由被取消资格的现任议员延任一年,不会引起矛盾。(路透社资料图片)

港府将立法会选举押后一年,并提请中央处理未来一年立法会真空期问题。消息称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常务副主任张晓明周一(3日)已抵达香港,「听取」建制派对真空期的意见,包括是否让4名被裁定提名无效的民主派现任议员延任一年,预料周六(8日)在北京召开的全国人大常委会议,将处理有关问题。有民主派议员不认为会有「温和」方案,有学者指张晓明到港只是展现姿态,实际已有全盘部署,预料不会让被裁定提名无效的现任议员延任。(刘少风  报道)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引用《紧急法》,将立法会选举由今年9月6日,押后一年至明年9月5日举行。对于如何处理未来一年的立法会「真空期」,林郑月娥指,将由人大常委决定,而她个人认为可由现任议员延任一年。

另一方面,4名泛民的现任议员,早前报名参选下届立法会,被裁定提名无效。对此,林郑月娥早前表示,未能参选不等于不能继续做议员。不过,全国人大常委谭耀宗周一(3日)出席电台节目指,如果让他们多做一年议员是存在矛盾,他亦不敢说人大常委会一定会同意特区政府的说法,即是让他们延续任期。

谭耀宗说:选举主任对几位现任的立法会议员,认为他们不符合参选资格,已经作了一个决定,如果容许他们返回立法会再做一年,这个做法我认为是有矛盾。至于这个矛盾如何处理,最后由人大常委会如何决定,留待大家开会去决定。

谭耀宗指,中间一年的空缺要如何处理,未必要透过人大常委会释法,可让常委会做一个决定来解决,有关决定同样有法律地位。

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周一在另一电台节目指,让现届议员在未来一年延任,理应是最简单的做法,设立临时立法会未必符合《基本法》。至于4名被裁定提名无效的现任议员,未来一年能否担任议员工作,曾钰成认为,选举主任裁决影响的是该议员下一届立法会参选资格,并不影响现任议员身分。

他相信,人大常委会不会指名道姓针对具体人物,指出哪些议员不能延任,但相信会列出一些延任的原则和条件,如果有人提出反对,就由香港法院参考人大常委会决定,以及选举主任的理据作出裁决。

4名被裁定提名无效的现任议员,包括公民党的杨岳桥、郭家麒、郭荣铿、以及专业议政梁继昌。其中杨岳桥认为,由被取消资格的现任议员延任一年,不会引起矛盾。

杨岳桥说:你(选举主任)取消我的资格而已,不是香港人取消我的资格,选举主任不信任这些人诚意拥护《基本法》,那过去数年,这些人所做的是甚么?我不同意我不真诚拥护《基本法》,这是我清楚的立场,而选举主任的主观也是建基于其片面之词或主观判断,这是你的事,我觉得过去数年对得起香港人。

民主党主席胡志伟亦指出,民主派在议会中已属少数,不应被筛选过才再能延任。

全国人大常委会本周六(8日)在北京开会,预料处理香港立法会真空期问题。有香港传媒报道指,中国国务院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周一抵达香港,听取部分建制派对有关立法会换届选举押后一年以及处理真空期的意见。

香港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周一对本台分析,张晓明与建制派人士会面,只是「做姿态」,相信北京已有全盘部署,在《港区国安法》实施后进一步加强对香港的管治,预料最终会由全国人大出手,被取消提名资格的现任议员将不能延任。

刘锐绍说:结果很可能就是由全国人大出手,令到被DQ的人成为临立会的成员,效果是泛民在立法会里面,原有三分之一的关键否决权,将会被打破,即是来届临时立法会,官方可以通过很多有利于官方或建制的法律,而不需要有任何顾忌。

民主党议员许智峯认为,不会有「温和」方案,批评押后选举本身已经影响香港人的选举及政治权利,不论人大常委会最终方案如何,民主派考虑时,都会视乎议员是否仍然有空间继续争取「五大诉求」,以及坚守香港人的自由。

另外,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周日(2日)在社交网站发文,指香港警方早前以涉嫌违反《港区国安法》拘捕四名学生的行动,以及特区政府取消多名民主派人士立法会选举提名资格,华府对此表示严重关切,批评北京继续违背承诺,并蚕食香港的自治。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