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少女被捕后遭遇性暴力 患创伤后压力症三度自杀不遂

2020-06-2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K同学(左)被捕后遭遇性暴力,右为吴傲雪。(刘少风 摄)
K同学(左)被捕后遭遇性暴力,右为吴傲雪。(刘少风 摄)

最后更新:6:45 AM EDT (2020年6月23日)

香港反修例运动至今有近九千人被捕,不少人指遭到警方不合理对待。一名17岁少女声称,去年9月被捕后遭受性暴力,曾三度自杀不遂,后来送院确诊创伤后压力症候群。社工团体呼吁警方尊重被捕人士的合法权益。 (刘少风 报道)

香港社会工作者总工会(社总)周一(22日)召开记者会,交代一位未成年少女被捕后的创伤经历。17岁少女K同学在会上表示,去年9月25日在沙田港铁站外被捕后,遭到不合理和不人道的对待,包括被女警「揸胸部」。

K同学说:他们(警方)带我去警车期间,不断以侮辱女性的粗口辱骂我,我当时要求找律师,我真的很害怕,但没有人理会我,离开商场的时候,一位女警揉了我的胸部几次,我那时候真的很害怕,他们在公开场合已经这样做,到警署没有人看到,我根本无法想像他们会对我做甚么,我说了一句「不要揉我的胸部」,有群众大叫「全都拍到了」她才收手。

K同学表示,到达警署被反锁了一段长时间,被拖延见律师,如厕时被直视等,又对她进行「三级搜身」,女警期间作出言语侮辱。

K同学说:之后警察安排我搜身,后来我才知道是三级搜身,那位女警首先要求我脱下上衣及胸罩,再著上胸罩及上衣,然后脱下面裤及内裤,那位女警在搜身的过程,不断将头靠近我的胸部及下体,一边说一些很难听、侮辱我身体我说话,到这一刻我还感觉到那份羞耻感。

K同学形容,在整个过程中承受极大心理创伤,又指自己容易被声音困扰,令心情难以平复,严重时会焦虑发作、发噩梦,更三度尝试自杀,再被送入精神科医院,后确诊创伤后压力症后群。

K同学说:我真的觉得很羞耻,没有尊严,好像被人当作动物一样,那时候我不愿意承认情绪崩溃的原因是由警方的性暴力而来,我没有办法接受这一切,尝试跳轨了结自己的生命,有人把我救上来,我被送进精神科医院,在那里我被确诊创伤后压力症候群。

曾报称遭警方性暴力对待的Stand With You 创办人吴傲雪出席记者会,指约一个月前收到K同学的求助。她的组织至今已收到 50 位以下曾受警方性暴力对待的受害人求助,当中有男有女,受害人当中有超过一半被控袭警,包括 K 同学,质疑控罪是警方的报复行为。

吴傲雪强调,性暴力受害人须鼓起极大勇气披露事件,希望网民不要对受害人评头品足。 吴傲雪说:他们独自面对沉重的心理压力,是一辈子,我们要向所有勇敢面对遭受过警暴的人士,在争取公义的崎岖路上同行,希望大家营造支持、关怀的环境给他们,例如今天K同学站出来,希望大家,各位网民高抬贵手,不要对K同学「评头品足」,我们站出来不是选美,我们站出来是希望同路人有勇气一起走下去,一起同行。

社总理事陈虹秀批评,K 同学在被捕后要三级搜身极不合理,认为警员没有跟从守则执法,她又指,警方在未成年人士被捕后,未有安排家人、律师或社工陪同「三级搜身」,已足以造成心理创伤,又认为社会福利署(社署)未有负上责仼,保护未成年少女。

社总外务副会长张志伟希望K同学公开她的经历后,鼓励过去一年遭受警方不合理对待的受害人勇敢面对,呼吁警方尊重被捕人士的合法权益;社署亦应作出适当介入,为受害人提供支援。

警方回覆当地传媒查询时表示,任何人士如认为受到警方不合理对待,可向投诉警察课投诉。致力保障被捕人士的尊严、私隐和权利,并会以合理性及相称性的原则,根据环境及视乎情况决定羁留搜查的级别。

警方指,去年9月25日下午6时许,港铁职员发现一名女子在沙田港铁站大堂入闸机跳闸,职员截停她后引起多人围观,于是报警求助。警员到达港铁站时,发现有约100人在控制室外聚集,发出警告不果后作出驱散,期间拘捕一名17岁女子,她情绪激动,咬伤一名女警员右手臂,该名女子涉嫌「非法集结」及「袭警」被捕。

案件将在7月21日下午2时半在沙田法院开审。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