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安時代】48年教協解散 教聯會可取代教協捍衛教師權益?

2021-08-11
Share
【國安時代】48年教協解散 教聯會可取代教協捍衛教師權益? 前教師楊子俊質疑教聯會親北京的政治立場,難令老師有信心。
粵語組製圖

香港教協周二(10日)宣布解散的消息震撼全港。教協擁有9萬5千名會員,是全港最大單一行業工會,在過去近半世紀積極爭取教師權益,包括為教師投訴作溝通調解角色,甚至替教師作投訴。教育界關注,教師在爭取權益、處理投訴等方面,未來或求助無門,教聯會又能否取代教協功能?另一方面,教協作為全港最大單一行業工會亦需解散,且周三(11日)仍被官媒警告「解散不等於一筆勾銷」,香港工運在《港區國安法》下的發展似乎困難重重。

教協平均每年處理超過3000宗教師求助個案,包括協助因涉及「有關社會動亂」而被教育局取消教師註冊的教師,教協解散後,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教聯會)是否可取代教協原有角色?

教聯會會長黃均瑜在一個電台節目表示,部分教師未來可能投訴無門,教聯會將盡力加強支援教師,有意承接部分仍在處理的投訴個案,但承認以教聯會目前規模,難以在短期内取代教協角色。黃又指,教協解散對部分教師或者造成損失,但對教育界和香港整體來說「可能得大於失」。 

前教師質疑教聯會政治立場 難令老師信任

教聯會會員人數僅得4.2萬人,比教協少一半。在教師眼中,教聯會能否取代教協功能?他們又願不願意向教聯會求助呢?於反修例運動期間被射中右眼的前教師楊子俊周三(11日)接受本台訪問時稱,教聯會過往政治立場偏親北京,難令老師有信心。

楊子俊說:除了有關薪金、合約外,更多(投訴個案)是關於(教師)被投訴教學內容、政治問題等。教聯會政治立場鮮明,很難讓老師信服,他們一直都是親北京的聲音。如果(教師)遇到一些政治方面的投訴,很難信任教聯會的服務,我也不看好大家會貿然找他們協助,甚至可能怕他們讓整個投訴越做越差。 

他指出,教協作為全港最大教師專業團體,形容教師「有甚麽事情最先都是找教協」,即使部分投訴個案最後結果不如預期,但起碼教師在爭取權益道路上有教協陪伴,作為他們的心靈支柱。

《港區國安法》下多個工會解散 負責人被捕

工會往往在公民社會扮演重要角色,不僅在政治議題,亦在勞工權益、行業發展、政策提倡等各方面起了關鍵作用。2019年反修例運動激起新工會浪潮,各行各業的新工會像雨後春筍般冒起,但隨著《港區國安法》成立,不少工會已逐漸自行解散,包括新公務員工會、香港製藥及醫療儀器業職工總會,前線醫生聯盟則因「無人接任」而解散,壹傳媒工會亦在《蘋果日報》停運後解散。

同一時間,亦有工會負責人被捕,包括醫管局員工陣線主席余慧明,因參與民主派初選被指違反《港區國安法》,以及香港言語治療師總工會5名骨幹成員,因涉嫌「串謀發布煽動刊物」被警方國安處拘捕。

外界傳「下個目標」為職工盟

在目前政治氣候,要發展工運,動輒得咎。香港傳媒《東周刊》引述消息人士稱,警方國安處正調查職工盟,可能成為當局「下個目標」。對於教協解散,職工盟指明白及尊重教協決定,形容教協是「政府干預組織結社自由的犧牲品」,認為未來工運路從不平坦,但會繼續緊守崗位。

移民潮亦影響工運發展?

在反修例運動期間成立的香港資訊科技界工會,主席鄧卓文向本台稱,暫未看到教協解散對其工會有直接影響,但認為隨著政治環境改變,工運亦受移民潮影響,工會相比去年銳減一半,並指教協解散等負面消息亦會再度推進移民潮。

鄧卓文說:2019年推動工會運動,當時的共識就是會員人數越高、工會代表性越高,亦在工運上的力量越大。會員人數直接反映工會的叫價能力,尤其和雇主、和行業資方代表(商議),如果工會只有幾十人,都未必有資方覺得需要重視。

官媒再出擊:解散不等於一筆勾銷

中國官媒《人民日報》周三(11日)發表評論文章,強調教協「解散不等於一筆勾銷」,稱教協落得分崩離析是咎由自取,批評其退出支聯會、成立「中國歷史文化工作組」等舉動,是「花樣百出的拙劣伎倆」。文章提到,在《港區國安法》護航下,相信更多領域將實現正本清源,教協的慘淡結局,徹底斷了一些人心存僥倖、矇混過關的念想。

另外《新華社》亦發文稱,教協解散不能一筆勾銷曾經涉嫌的違法行為,香港有關執法部門都應秉公執法、依法調查,讓不法之舉受到應有懲罰。


記者:鄭日堯 責編:羅燕雲 網編:劉定堅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