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建制團體「洗白報告」湧向聯合國 社運人士:自毀信譽

2023.02.1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港澳建制團體「洗白報告」湧向聯合國 社運人士:自毀信譽 聯合國正在日內瓦舉行會議,審議中國及港澳人權情況,大批親北京團體相繼向聯合國提交報告,「唱好」港澳人權情況。
粵語組製圖

聯合國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委員會正審議中國及港澳人權。港澳政府分別派代表團出席,大批親北京團體早前也相繼向聯合國提交報告,「唱好」港澳人權。部分報告背後懷疑有政府身影。有民間人士表示,港澳政府假借「公民社會團體」之名,在聯合國「洗白」,只會自毁信譽。

聯合國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委員會周三(15日)至周四(16日)在瑞士日內瓦舉行會議,審議香港、澳門及中國的人權情況。約30個公民社會團體早前已向聯合國提交報告,介紹香港在實施《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以及保障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的情況。

香港經社文權利情況如何? 人權組織、建制組織報告大不同

這些團體除了有國際特赦組織、人權觀察及香港監察等國際人權組織外,也包括香港勞權監察、香港人權資訊中心及29原則等由海外港人新成立的公民團體。一批身在海外的前區議員也撰寫報告,由海外港人組織「蘇格蘭香港人」提交,講述香港在實施《港區國安法》後,港人教育權利及參與文化生活權受到嚴重侵蝕的情況。不過他們發現,約30個提交報告的團體當中,至少有15個都是親北京團體,它們的報告紛紛唱好《港區國安法》。

30個向聯合國提交香港經社文情況報告的團體中,至少有15個都是親北京團體,它們的報告紛紛唱好《港區國安法》。(聯合國官網截圖)
30個向聯合國提交香港經社文情況報告的團體中,至少有15個都是親北京團體,它們的報告紛紛唱好《港區國安法》。(聯合國官網截圖)

正在日內瓦出席會議的「蘇格蘭香港人」發起人、前區議員郭子健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以往不少真正關心香港經社文狀況的公民團體,都會向聯合國提交報告,然而隨著近年香港公民社會瓦解,大批公民團體相繼解散或處於「彌留」狀態,大量親北京團體湧現,以「人海戰術」向聯合國遞交內容類近的「洗白報告」。

 「蘇格蘭香港人」發起人、前區議員郭子健。(郭子健Facebook圖片)
「蘇格蘭香港人」發起人、前區議員郭子健。(郭子健Facebook圖片)

郭子健說:聯合國原意是邀請非政府組織和民間團體去交報告,但這些所謂的親北京團體,它們並非普通的基層民間團體,它們撰寫報告的人是親北京政黨的人士。而我們這次看到,這些親北京團體的報告,有部分報告只有兩版紙,報告9成都是圍繞《國安法》的內容。

建制中人疑一人撰寫三份報告

他們逐一研究這些親北京團體的背景,發現不少都是由前港府高官、親北京商人及親北京政黨人士控制。例如當中的「亞洲國際法律研究院」,創立成員包括前政協常委、地產商鄭家純,以及前律政司司長鄭若驊。而其中的「元朗青年協會」,其執行委員會主席李啟立,是民建聯的元朗支部委員。他們更發現,至少有3份報告的檔案,作者名一欄同為「Jonathan Chow」,懷疑3份報告均出自建制組織「新社聯青委會」總監周元谷之手。

而部分報告的背後,更懷疑有香港政府部門的身影。《明報》發現,其中一份由地區組織「明基金會」提交的報告,檔案追蹤修訂功能顯示兩處曾經「CMAB」修改,與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英文縮寫相同。局方回應查詢時,承認曾就該報告「提出建議」,但強調並無參與撰寫報告。

澳門兩報告出自同一人之手 疑為政府公務員

而同樣的情況,也在澳門的相關報告中出現。今年共有4個團體就澳門的經社文狀況向聯合國提交報告,其中3個都是親北京團體,包括澳門工會聯合總會、澳門青年聯合會及澳門婦女聯合總會。而澳門青聯和婦聯的報告,檔案作者一欄同為「Betty, Lam Mong Chi」。

澳門青聯和婦聯的報告,檔案作者一欄同為「Betty, Lam Mong Chi」。(報告及澳門印務局公報截圖)
澳門青聯和婦聯的報告,檔案作者一欄同為「Betty, Lam Mong Chi」。(報告及澳門印務局公報截圖)

本台翻查澳門印務局過去的公報,有一位英文名為「Lam Mong Chi」、中文名為「林夢芝」的人士,曾歷任澳門國際法事務辦公室及法務局,並於2017年在法務局升為第一職階顧問高級技術員,屬澳門高級公務員。

本台翻查澳門印務局過去的公報,有一位英文名為「Lam Mong Chi」、中文名為「林夢芝」的人士,曾歷任澳門國際法事務辦公室及法務局。(報告及澳門印務局公報截圖)
本台翻查澳門印務局過去的公報,有一位英文名為「Lam Mong Chi」、中文名為「林夢芝」的人士,曾歷任澳門國際法事務辦公室及法務局。(報告及澳門印務局公報截圖)

本台再翻查澳門婦聯去年提交的報告,檔案作者名為「DSAJ」,和澳門法務局的縮寫一致。

借「公民團體」之名瞞騙聯合國能否湊效?

正在日內瓦出席會議的澳門社運人士周庭希,也有向聯合國提交報告。他接受本台訪問時,質疑兩份由親北京團體提交的報告,到底出自誰人之手?他認為外界有合理理由懷疑,澳門政府直接向親北京團體提供報告初稿,並借「公民團體」之名向聯合國提交。

過去已有研究發現,包括中國等人權紀錄欠佳的國家,會利用政府資助的非政府組織(Government-organized 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GONGO),以「民間社會組織」身份「轟炸式」向聯合國委員會提交報告,意圖瞞騙聯合國。

周庭希表示,聯合國的委員對此早已見怪不怪,認為港、澳政府重施故技,不能扭轉委員對港、澳真實人權情況的評估,只會拖慢委員會的審議進度。

澳門社運人士周庭希。(周庭希提供)
澳門社運人士周庭希。(周庭希提供)

周庭希說:政府認為一些官辦非政府組織的報告可以幫忙說好香港故事、說好中國故事,但其實聯合國委員看完報告後,發現和在正審議的事情無關,或和事實不符,其實政府是自己毀壞自己的信譽,或使聯合國委員對這些報告更加憎恨。

澳門法務局回覆本台查詢時表示,尊重聯合國相關委員會的機制,不會要求非政府機構將報告提交政府審閱或作出任何指示,但就補充,若非政府機構就「報告格式或程序」有疑問,政府願意提供協助。

澳門婦聯回應,表示所有報告均由會方「獨立起草和提交」,但就表示「為確保提交的報告符合國際標準」,會就「報告格式」諮詢有關政府部門。

澳門青聯回應,報告由會方獨立撰寫,強調政府不會作出任何指示。

記者:呂熙 責編:李世民 網編:劉定堅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