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胡佳談「被送中」港人:家屬應如何跟中共周旋?


2020-09-21
Share
專訪胡佳談被送中港人:家屬應如何跟中共周旋? 中國大陸維權人士胡佳呼籲家屬要持續發聲,以爭取國際社會關注。(路透社資料圖片)

12名港人涉嫌非法入境大陸水域被廣東海警截獲,至今已被扣押在深圳鹽田看守所近一個月,所有家屬聘請的代表律師至周一(21日)仍未能會見當事人,有律師擔心按目前趨勢,12名港人全被安排官派律師,案件恐「不見天日」。在投訴無門的困窘下,中國大陸維權人士胡佳呼籲家屬要持續發聲,以爭取國際社會關注。(劉少風  報道)

「12港青」依然音訊全無。記者周一聯絡其中一名港人家屬委託的四川維權律師盧思位,他坦然受到壓力,又稱所有家屬聘請的律師至周一仍未能會見當事人,目前只能向當局作出投訴。

盧思位說:都沒有見到,沒有一個人見到,現在不清楚,我們要去爭取,現在不會去(看守所),因為去了也沒用,也進不去,所以我現在要先投訴控告,讓公安局和檢察院跟我解釋這個問題,現在只能做這個,其他做不了。肯定有壓力。

另一名受家屬委託及要求匿名的律師周一向本台透露,案件目前「密不透風」,至少5名家屬聘請的律師無法會見當事人,抵達看守所後被告知「當局已委派律師」,又稱從目前的情況來看,12名港人都會被安排官派律師。

匿名律師說:從現在這個趨勢看,好像都應該會有(官派律師),但是我們希望不會都有,實際上我認為已經有結果,只是表面上「做文章」,最後通知說「他自己已請了律師,法例上來說只能有兩個律師」,而且自己請的律師更有排他性,其他都不太解釋,絲毫消息都沒有,完全屬於關了「小黑屋」,一點光線都沒有。

經歷「六四」事件的大陸維權人士胡佳接受本台訪問指,12港人偷渡到台灣的事件,與31年前的「黃雀行動」很相似,但不同的是,當年「黃雀行動」中,有包括英、美等多個國家或地區接應逃亡人士,但似乎今次並沒有營救方去幫助這12名港人。

胡佳說:現在來講,這些港人他們想要逃離的是牢籠,是因為他們作為反抗者,受到專制者的逼迫,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任何人、任何政治力量對他們營救,都是正確的,這兩個行動裡,「黃雀行動」畢竟有港人方面的接應,但是(這次的逃亡)如果他們只是自己去的話,那邊並沒有前往地區的一方接應的話,可能跟「黃雀行動」還有一點差別。

自2004年起,胡佳長期遭到國保監視,人身自由被剝奪,他表示在大陸,律師不能會見當事人是常態,被捕人士要承受很大的身心壓力。

胡佳說:這些被捕的香港市民,他們已經真的「享受了中國大陸的國民待遇」,這是沒有公正和公平可言,因為我們本身是中國大陸反抗,我們都經歷過這些,我們都知道那些問題對於人的精神,和身體健康的摧殘,他們的被捕也是為那些香港數以萬計的年輕人,讓他們的精神狀態,各方面雪上加霜,這是一種恐怖氛圍,讓你們人人自危、分化瓦解。

胡佳認為,12名港人家屬要與律師、媒體,以至人權組織保持溝通,令案件公開、透明,以爭取國際關注。

胡佳說:共產黨的警察肯定會告訴你,「不要鬧,鬧是沒有好結果的,不要鬧得滿城風雨」,我告訴你,如果你沒有這樣做,你親人被懲罰的機率比這大很多,他承受的代價更大。從外交斡旋來講的話,機會也是有的,各個國家都應該涉及到,香港的問題,是比較凸出人權問題,和法治受到侵害的問題。

就12名港人的最新情況,香港保安局周一書面回覆本台查詢指,特區政府重申在處理這宗案件時,是按一貫處理跨境犯罪案件的原則,要求這12名港人在內地依法處理後,送返香港處理,會繼續積極跟進事件及留意事態發展。

保安局又稱,入境事務處「協助在外香港居民小組」與駐粵辦,已與家屬進行超過90次的聯繫和11次會面。至今9名相關家屬提交不同內容的書面訴求,小組及駐粵辦已即時按既定機制向內地機關轉達。駐粵辦曾與當局了解,該12名港人現時身體狀況良好,以及他們已各自在內地律師名單中選擇了兩名內地律師代表。但當中並沒有披露律師的相關資料,以及案件進度。

香港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上周六(19日)接受香港傳媒專訪稱,12名港人全部按當局提供律師名單「揀選」代表律師,已向大陸跟進律師資料,供被捕人家屬聯繫。但家屬表明拒絕「官派律師」。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