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廠」受打壓暫停營業 學者:動輒得咎 讓人不敢投資


2020-11-19
Share
hk-yellow1 「黃廠」旺角分店已圍板裝修。(鄭日堯 攝)

在香港,近日親中媒體引述親北京人士抨擊賣黃色口罩的「黃廠」(Yellow Factory)涉嫌違反《國安法》。「黃廠」周三(18日)發聲明,為員工及顧客著想將作「內部調整」,即日起所有門市暫停營業,未知何時復業。記者周四(19日)早上到訪「黃廠」門市,發現旺角分店已圍板裝修。有學者指香港實施《國安法》不久,界定違反法例的界線仍很模糊,擔心未來「黃店」及其他商家仍需要摸索政權的政治紅線。(鄭日堯 報道)

記者周四到「黃廠」位於銅鑼灣及旺角的分店觀察。銅鑼灣分店未拉上鐵閘,未有營業,但門口的「香港民主女神」的裝飾仍存在。然而,旺角的分店舖位正被圍板圍封裝修,原本招牌標誌已被移除,只剩「Yellow Factory」的店舖名稱。

同區的「黃店」茶飲店「皇茶香港」負責人Julian,戴著「黃廠」口罩接受訪問,對於親中人士單憑口罩設計便抨擊「黃廠」違反《國安法》感到不解及憤怒,認為「黃店」未來需要在國安紅線下尋找言論空間。她坦言自己在《國安法》立法後,對店內文宣會有所避忌,例如將原本命名「光復香港」及「時代革命」的茶飲改名為「東方美人」和「香港加油」。

不過記者所見,店內亦設有連儂牆及各種文宣,而店內的鏡牆亦寫滿與「反送中」運動相關的標語及口號,但Julian會將原本寫有「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擦去一兩個字。她解釋這是要避免觸及《國安法》,但也無阻「黃店」表態發聲,因為「同路人自然會不言而喻」。

同區的黃店茶飲店「皇茶香港」仍保留相當多反修例文宣。(鄭日堯 攝)
同區的黃店茶飲店「皇茶香港」仍保留相當多反修例文宣。(鄭日堯 攝)

Julian說:他們可以用甚麼來批鬥我?我店舖的確有些言論,但這些言論不可能觸犯《國安法》,如果我發表某些言論,或者我的客人講了某些言論之後,都要被你批鬥的話,那這個社會就沒有「世界」 (道理),就是霸道橫行。

油尖旺區議會副主席余德寶表示,從「黃廠」被「左報」抨擊一事,可以看到現時親北京人士打壓支持「反送中」運動團體的套路,「先找『左報』發動攻擊,並在地區及網上製造輿論,讓當局可以採取法律行動,或者讓相關團體感到擔心並自我審查」,形容做法相當有「文革色彩」。他提到「黃店」被打壓已非新鮮事,政府借疫情理由、想盡千方百計要邊緣化「黃店」。

余德寶:你問我擔不擔心黃店成為被針對對象,我覺得絕對有可能,不是說現在才被針對。如果你看抗疫基金講到,如果干犯刑事罪名的話,或不能獲得抗疫基金資助。太子基隆茶餐廳幾日前被20-40多名名警員突擊檢查,有沒有這樣的必要呢?早已經有伏線看到黃店被針對。

黃店茶飲店「皇茶香港」負責人Julian,認為黃店未來需要在國安紅綫下尋找言論空間。(鄭日堯 攝)
黃店茶飲店「皇茶香港」負責人Julian,認為黃店未來需要在國安紅綫下尋找言論空間。(鄭日堯 攝)

香港大學經濟及工商管理學院助理講師阮穎嫻就認為,若果「黃廠」真的有違反《國安法》便應該從法律途徑處理,但純粹「找些人說你可能違反《國安法》」,做法「模稜兩可」。她指出,相比内地實施《國安法》多年,香港剛實施《國安法》不久,擔心香港在執法上會比內地緊,或造成「不必要的審查」。她認為不論是「黃店」還是香港其他商家未來仍需要摸索《國安法》的政治界線。

阮穎嫻說:這個政體本身對(《國安法》)的政治界線未必很清晰,會讓做生意的人覺得不確定性很大,讓人不敢投資,因為(政府)要講清楚甚麼能做、甚麼不能做,例如新加坡有些事情不能做,但她會講清楚,就會讓投資的人較為放心。

「黃廠」是一間香港本地的口罩生產商,今年4月開始於網上發售,口罩印有「F.D.N.O.L」字樣,10月分別於銅鑼灣及旺角開設門市。

近日親中媒體報道指控「黃廠」是打著「抗爭色」的口罩廠,並引述民建聯立法會議員葛珮帆指,門店裝潢帶有明顯政治傾向的文宣,煽動仇恨,「康復香港,時代抗疫」的口號企圖「打擦邊球」,「肆意挑戰《國安法》底線」。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