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厂」受打压暂停营业 学者:动辄得咎 让人不敢投资


2020-11-19
Share
hk-yellow1 「黄厂」旺角分店已围板装修。(郑日尧 摄)

在香港,近日亲中媒体引述亲北京人士抨击卖黄色口罩的「黄厂」(Yellow Factory)涉嫌违反《国安法》。「黄厂」周三(18日)发声明,为员工及顾客著想将作「内部调整」,即日起所有门市暂停营业,未知何时复业。记者周四(19日)早上到访「黄厂」门市,发现旺角分店已围板装修。有学者指香港实施《国安法》不久,界定违反法例的界线仍很模糊,担心未来「黄店」及其他商家仍需要摸索政权的政治红线。(郑日尧 报道)

记者周四到「黄厂」位于铜锣湾及旺角的分店观察。铜锣湾分店未拉上铁闸,未有营业,但门口的「香港民主女神」的装饰仍存在。然而,旺角的分店铺位正被围板围封装修,原本招牌标志已被移除,只剩「Yellow Factory」的店铺名称。

同区的「黄店」茶饮店「皇茶香港」负责人Julian,戴著「黄厂」口罩接受访问,对于亲中人士单凭口罩设计便抨击「黄厂」违反《国安法》感到不解及愤怒,认为「黄店」未来需要在国安红线下寻找言论空间。她坦言自己在《国安法》立法后,对店内文宣会有所避忌,例如将原本命名「光复香港」及「时代革命」的茶饮改名为「东方美人」和「香港加油」。

不过记者所见,店内亦设有连侬墙及各种文宣,而店内的镜墙亦写满与「反送中」运动相关的标语及口号,但Julian会将原本写有「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擦去一两个字。她解释这是要避免触及《国安法》,但也无阻「黄店」表态发声,因为「同路人自然会不言而喻」。

同区的黄店茶饮店「皇茶香港」仍保留相当多反修例文宣。(郑日尧 摄)
同区的黄店茶饮店「皇茶香港」仍保留相当多反修例文宣。(郑日尧 摄)

Julian说:他们可以用甚么来批斗我?我店铺的确有些言论,但这些言论不可能触犯《国安法》,如果我发表某些言论,或者我的客人讲了某些言论之后,都要被你批斗的话,那这个社会就没有「世界」 (道理),就是霸道横行。

油尖旺区议会副主席余德宝表示,从「黄厂」被「左报」抨击一事,可以看到现时亲北京人士打压支持「反送中」运动团体的套路,「先找『左报』发动攻击,并在地区及网上制造舆论,让当局可以采取法律行动,或者让相关团体感到担心并自我审查」,形容做法相当有「文革色彩」。他提到「黄店」被打压已非新鲜事,政府借疫情理由、想尽千方百计要边缘化「黄店」。

余德宝:你问我担不担心黄店成为被针对对象,我觉得绝对有可能,不是说现在才被针对。如果你看抗疫基金讲到,如果干犯刑事罪名的话,或不能获得抗疫基金资助。太子基隆茶餐厅几日前被20-40多名名警员突击检查,有没有这样的必要呢?早已经有伏线看到黄店被针对。

黄店茶饮店「皇茶香港」负责人Julian,认为黄店未来需要在国安红线下寻找言论空间。(郑日尧 摄)
黄店茶饮店「皇茶香港」负责人Julian,认为黄店未来需要在国安红线下寻找言论空间。(郑日尧 摄)

香港大学经济及工商管理学院助理讲师阮颖娴就认为,若果「黄厂」真的有违反《国安法》便应该从法律途径处理,但纯粹「找些人说你可能违反《国安法》」,做法「模棱两可」。她指出,相比内地实施《国安法》多年,香港刚实施《国安法》不久,担心香港在执法上会比内地紧,或造成「不必要的审查」。她认为不论是「黄店」还是香港其他商家未来仍需要摸索《国安法》的政治界线。

阮颖娴说:这个政体本身对(《国安法》)的政治界线未必很清晰,会让做生意的人觉得不确定性很大,让人不敢投资,因为(政府)要讲清楚甚么能做、甚么不能做,例如新加坡有些事情不能做,但她会讲清楚,就会让投资的人较为放心。

「黄厂」是一间香港本地的口罩生产商,今年4月开始于网上发售,口罩印有「F.D.N.O.L」字样,10月分别于铜锣湾及旺角开设门市。

近日亲中媒体报道指控「黄厂」是打著「抗争色」的口罩厂,并引述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佩帆指,门店装潢带有明显政治倾向的文宣,煽动仇恨,「康复香港,时代抗疫」的口号企图「打擦边球」,「肆意挑战《国安法》底线」。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