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屬委託律師欲見嚴文謙不果:律師憂囚中面對精神虐待

2020-09-24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再有家屬委托律師被拒見當事人,律師嘗試聯絡深圳鹽田看守所唯一的聯絡人查詢,竟無法接通。(粵語組製圖)
再有家屬委托律師被拒見當事人,律師嘗試聯絡深圳鹽田看守所唯一的聯絡人查詢,竟無法接通。(粵語組製圖)

12名港人「被送中」第33日仍杳無音訊,本台獲悉,再有家屬委托律師被拒見當事人,律師嘗試聯絡深圳鹽田看守所負責該案唯一的聯絡人查詢,竟無法接通。有代理律師料被捕港人至少被關押一年以上,在囚中亦會面對連串精神虐待,呼籲港府要求大陸機關移送被捕港人回港,香港人應積極發動國際社會關注事件,否則被捕港人後果堪虞。(李智智 報道)

12名港人涉嫌循海路逃亡台灣被中國海警拘捕,至今被關押在深圳鹽田看守所33日仍杳無音訊。繼周三(23日)4名由家屬委託的大陸律師梁小軍、范標文、吳莉及宋玉生前往該看守所要求會見當事人被拒,代表被捕學生嚴文謙的律師周四(24日)到看守所時亦遭拒絕見當事人。目前,所有被捕港人仍然未能見到家屬委託的律師。

不願透露姓名的嚴文謙代表律師向本台說,他今早到鹽田看守所,嘗試要求會見當事人被拒。看守所的公安對他說,當事人已經有兩位官派律師,之後要求他離開。他又曾經嘗試聯絡深圳公安局鹽田分局姓經辦人莊俊明,但「對方的電話無故被屏敝」,無法接通。莊俊明是被捕港人家屬委託律師和看守所之間唯一的官方聯繫人。他事後只能到深圳公安局和市檢察院投訴,但沒有獲任何答覆。

早前,多位家屬委任的大陸律師因屢遭拒見當事人,決定控告深圳公安局違法。其中一名提出投訴的律師匿名向本台透露,投訴至今仍未有結果,而他本人也被國保警告不得接受訪問。他指對案件發展「極不樂觀」。他又說,從法律層面而言,現時已難有其他方法能爭取與當事人見面。

他表示:未来不好說,目前要看親屬那裡能否找到官派律師身分,迫使他们退出了。只要官方一日不公開(官派律師身份),外界幾乎沒有可能知道。

該律師又稱,據以往維權經驗,認為官方處理今次案件的維穩力度比「以往大了很多,你看那麼多為家屬委托的律師都被拒絕見當事人就知道了」,又說「以往這類偷渡案件,見律師完全不是問題」。記者問是否與香港實施了《港區國安法》有關,他認為這只屬其中一個原因,認為當中涉及多種因素。

該律師預料12名被捕港人有可能被關押至少一年以上,囚中相信不會受到肉體上的虐待,但會遭受不少精神虐待。

他說:官方會給心理施壓,封鎖一切消息,逼使被捕人士不得不配合!

對於被捕港人回港機會,他認為「機會不大,因目前他们(官方)這是想長期關押的節奏」,不過仍要視乎未來數天逮捕才能確定判斷。

他呼籲港府向大陸機關要求移送被捕港人回港,否則被捕港人後果堪虞。他又認為,香港人更應積極發動國際社會關注事件,強調國際力量非常有用,「被捕人士被關注多了,在裡面至少獲得多一點優待。」

另外,其中一名受家屬委託的律師盧思位周三(23日)向美國之音表示,預計下周四(10月1日)案件的下一步去向就會有結果。

盧思位說,根據香港警務處從鹽田公安分局接獲的《港澳居民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情況通報表》來看,12名港人8月25日被刑事拘留,根據中國《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嫌疑人在逮捕之前最長可被羈押37天,也就是說如果鹽田區檢察院不批准逮捕,12名港人將會在下星期四(10月1日)前會被取保候審或者無罪釋放,如果被批准逮捕,那就意味著將會被繼續羈押,而且被定罪的可能性會很大。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