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1案】车站闭路电视见打斗 记事册仅记5行警长认疏忽

2023.11.16
【721案】车站闭路电视见打斗 记事册仅记5行警长认疏忽 早前审讯中,控方指元朗站大堂外不属于暴动范围,月台及车厢情况已离开指控地点。
本台资料图片

香港「721案」周四(16日)续审,当晚被指派到元朗站的侦缉警长续作供,确认当晚曾在画面目睹车站发生打斗,且曾十多次致电警方行动室,并获回覆「知道,处理紧」;庭上又揭露,警长就当晚事件在其警员记事册内,仅有5行纪录,警长承认「呢个我认我嘅疏忽」。

便衣警晚上8时15分到元朗站内控制室监察

本案已踏入第18日审讯。控方甫开庭即表示原应辩方要求,再传召3名曾到元朗站的军装警员出庭,惟得悉辩方现已不需盘问3人,故控方亦不会传召各人出庭,之后审讯继续传召周三(15日)下午开始作供的侦缉警长46744卢吉相出庭,接受辩方盘问。

卢在盘问下确认,他在案发当日下午4时30分开始当值,获通知在6时会有训示,他接受训示后再训示自己下属,即警员10215,告知行动内容;而他隶属刑事侦缉队,为便装警员,于当晚约8时15分,与同袍一同在元朗站车站控制室内观看闭路电视,当时控制室内约有十多个闭路电视屏幕,而当他留意到站内出现状况,就会向由元朗警区设立的警方行动室作汇报。当日除电话外,没有配戴任何装备及其他通讯器具。

辩方就问卢在控制室监察可能会发生的事,并非贩毒或非礼等情况,卢回应自己作为一个警察,会留意镜头发生的事情。卢又指,在到达元朗站后曾接触铁路警区同事,由对方带往控制室及作介绍,他亦有向港铁职员作自我介绍。

向警方行动室汇报后获回应「知道,处理紧」

辩方就指出,当日晚上8至9时,有市民曾致电站长室投诉被人骚扰,卢称当时曾有港铁职员向其报告指「出面有事发生,需要警察」,但已不记得实际内容及时间,又称事件性质为铁路站内有多人聚集及打斗,他于是向警方行动室作汇报,获对方回应「知道,处理紧」,他之后就继续观看闭路电视作监察。

至晚上约10时40分,卢再透过闭路电视目击车站内K出口发生打斗,于是十多次致电行动室汇报,行动室每次均回覆「知道,处理紧」,卢就形容自己当时「都有紧张」,惟他并没有向行动室作追问,包括是否会派人增援或寻求指示到车站大堂处理。

警承认当晚有很多值得纪录事件

辩方之后在庭上揭露,卢当晚在自己的警员记事册内,只作出5行记录,包括他于何时接受训示、到达及离开控制室的时间、留意有否可疑人士在附近「搞事」,他同意辩方指「有好多值得提嘅事,但呢啲无记喺记事册入面」;至于没有记录的原因,卢直言「我认我疏忽」,又同意辩方指,写下有关事情会对事件有很大帮助,亦可帮助他记忆当晚发生的事件。

控方之后传召另一警员、案发时驻守元朗警区情报组的顾子健(音译)作供。顾当晚联同警长卢吉相在元朗站的站长室,监测实时闭路电视片段,他在辩方盘问下表示,会从刑事组及警民关系科同僚收集情报,但案发前没有收到元朗「吹大鸡」的资讯,亦没有听过白衣人聚集的情报,惟他承认,在事发后曾看新闻报道,并知道凤攸北街地点有事件发生。

另一警员指汇报现场情况后获指示继续监察

顾又供称,在当晚10时许,首次从控制室内的闭路电视画面,见到站内大堂有数十人聚集,随即向警区行动室汇报,之后目睹有白衣人持棍状物和牌从形点商场进入元朗站,辩方在庭上就播放不同的闭路电视片段,顾指在晚上10时41分起,站内发生追逐和打斗事件,及后白衣人「跳栏」及逃走,他亦有把所有事件向警方行动室作汇报。

法官陈广池就质疑,片段显示现场不只有数十人,各人亦属不同阵营组别,顾就改称画面显示现场有逾百人,又指随著事件发展下去,他向行动室汇报参与冲突及打斗的人士分为两派,当中包括白衣人和非白衣人。

顾又确认,他在汇行动室后,获回应「安排紧人处理,继续报情况」,并指以其理解,即警方会派人处理,而由于他是汇报元朗西铁站冲突事件,推断应是派人到元朗西铁站,惟却不知道行动室何时会调派人手或派出何人,并指当时收到的指示,是行动室会安排警察处理,他跟同袍则续留控制室监察实时闭路电视情况,并持续向行动室汇报。

审讯周五(17日)继续,顾将接受控方覆问。

案件编号:DCCC1106/2020

记者:吴婷康 编辑/网编:毕子默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