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庭】邹幸彤六四煽惑集结案 律政司指警禁令不应受挑战

2023.11.22
【香港法庭】邹幸彤六四煽惑集结案 律政司指警禁令不应受挑战 邹幸彤早上约9时许由囚车押送到终院应讯,庭上她不时翻阅判辞和向亲友微笑。
粤语组制图

已解散的支联会前副主席邹幸彤,被指在2021年时,涉于社交媒体及报章发表关于六四的文章,呼吁市民参加被禁止的六四集会,经审讯后被裁定煽惑他人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成,判囚15个月。不过,高院去年裁定她上诉得直,获撤销定罪及判刑。律政司不服裁决,向终审法院提出终极上诉,终院周三(22日)开庭审理。律政司一方争议,警方禁止维园六四集会的命令合理,指邹幸彤无权在刑事程序中挑战禁令,认为她若质疑警方禁令的合法性,应诉诸司法覆核。邹幸彤一方则指,案例显示政府有积极责任采取措施确保合法集会举行,而警方的禁令为邹幸彤面对的控罪元素一部分,故有权在刑事程序作出挑战。法官关注如邹被警方落案起诉后,能否仍透过司法覆核挑战当局决定;律政司一方就指可提出司法覆核,又指律政司待高院作判决后,会就结果决定是否终止检控。

大批市民今早庭外排队轮候旁听

负责审理今次终极上诉的5名终审法院法官,包括首席法官张举能、常任法官李义、霍兆刚和林文瀚,以及海外非常任法官纪立信;律政司就由副刑事检控专员资深大律师谭耀豪及高级检控官刘允祥代表,而邹幸彤一方的法律代表,则是资深大律师彭耀鸿及大律师吴宗銮。

因另涉支联会被指「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正还押的邹幸彤,周三身穿绿色外套上庭,审讯时除专注翻阅判词外,亦不时向旁听亲友露出微笑,而今早在终院庭外就有大批市民排队轮候旁听,部分人更早在8时已到达。此外,亦有外国驻港领事人员到场旁听案件。

20231122_邹幸彤.jpg
2023年11月22日,律政司就邹幸彤六四煽惑集结案提出的终极上诉开审,终院庭外一早就有大批市民排队轮候旁听。(吴婷康 摄)

邹幸彤在原审时被裁判官裁定她煽惑他人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成,判囚15个月,邹之后不服定罪及判刑,向高院提出上诉,去年12月获高院法官张慧玲裁定上诉得直,认为控方未能确立警方所发出禁止六四集会的命令合法,因此,即使邹呼吁他人集会,亦未有违法,邹幸彤的定罪和判刑获撤销。惟张官当时同时表明,认为案件涉及重大而广泛重要性的法律论点,明言若律政司上诉,会批出上诉至终院的证明书。

律政司认为禁令如可在刑事程序中被挑战会削弱警方决定机制

律政司最终不服裁决,并向终院提出终极上诉,并提出两项争议,包括被告在裁判法院的刑事程序(被控「煽惑他人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的检控)中,能否挑战警方发出及经上诉委员会确认的禁令的合法性,并以此作辩护;以及法庭应以何准则考虑被告挑战警方禁令的合法性,以及上诉委员会随后的裁决?

律政司副刑事检控专员谭耀豪陈词时指,案中警方初发出禁令程序中有多重保障,以确保禁令合乎比例,包括首先考虑国家安全、公共安全及秩序,并在必要时才会发出禁令,而在考虑过程中套用了相称性测试,其后亦设独立上诉委员会,以就有关决定提出上诉,最终禁令亦会适时知会公众,此外亦开放予所有人藉司法覆核作出挑战。

谭认为,警方考虑疫情严重而禁止集会,而集会亦涉及国家安全及公众健康,邹幸彤只可循司法覆核挑战禁令的合法性,如有权在刑事程序中挑战警方决定,会给予公众错误印象,以为可无视警方禁令,禁令亦非最终决定,从而削弱警方决定机制及即时行动效力,破坏法律及影响社会秩序。

法官关注司法覆核下刑事审讯的处理方式

法官林文瀚就关注,如邹被警方落案起诉后提出司法覆核,相关刑事审讯将如何处理?律政司一方回应,指案件可押后至司法覆核获结果为止,又表示若高院法官届时裁定禁令不相称,相信律政司会出于公众利益而中止检控。

法官李义就提及,涉案禁令的上诉程序于前年5月底时已完成,而邹幸彤在4个月后才被检控,而即使她身为时任支联会副主席,亦没有资格就禁令提出上诉,问及为何剥夺她在审讯中以此辩护的权利;律政司一方就重申,应透过司法覆核挑战禁令的合法性,而禁令合法性本身非控罪必要元素,并指被告在被捕后,即具资格提出司法覆核。

法官李义就指,邹幸彤涉及的控罪,正是基于警方禁令才成为未经批准集结,若警方禁令未能确立其合法性,禁令将会失效,质疑禁令的合法性为何非控罪必要元素;律政司一方就指,若禁令合法性属控罪必要元素,意味可随时被挑战,将无法向公众树立公信力以作出遵守,并削弱条例之效力,认为并不符合立法原意。

邹幸彤一方反驳被告提司法覆核需具财政资源或得不偿失

海外非常任法官纪立信就提出,高院法官张慧玲在处理上诉时,曾提及警方在处理相关集会申请时,未考虑或提出协助集会组织者控制病毒传播风险的条件,因而未有履行便利集会的责任;律政司一方就反驳,支联会亦无法提出任何可行防疫措施,加上考虑新冠病毒的致命性,认为集会将难以避免令疫情爆发,警方因此在权衡下发出有关禁令。

邹幸彤一方陈词时就回应,警方禁令是邹幸彤面对的控罪元素一部分,故邹幸彤理应有权在审讯中质疑禁令的合法性,如禁令不能成立,则集会没有违法,故禁令的相称性属合理辩解之一,又指若要求被告诉诸司法覆核,惟举例邹幸彤早前便曾欲就一项禁制令事宜提出司法覆核,但因法律上不具资格提出而被拒绝,且申请司法覆核可能不获批法援,提出司法覆核需一定法律知识及财政资源,或会令被告最终得不偿失,包括承担律政司的讼费。

邹幸彤一方又指,检控原能由控方证明禁令属合法,但在被告提出司法覆核后,证明禁令不合法的责任将反过来落在辩方一方,而根据案例,当局有积极责任采取措施以确保合法集会举行,警方当时在处理集会申请时,可提出不同条件如限制集会人数等以防止疫情爆发,但警方最终未有作相关考虑。法官完成听取双方陈词后,押后再择日颁布裁决。

案件编号:FAMC2/2023

记者:吴婷康 编辑:温晓平 网编:江复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