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道立罕見籲法官保政治中立 法律界指有助公眾釋疑

2020-05-25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Reuters/香港政府新聞網截圖

在香港,對於區域法院法官郭偉健在處理將軍澳「連儂牆」斬人案時,在判刑中稱讚親建制被告願意承擔罪責有「高尚情操」一事,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周一(25日)罕見發表聲明,馬指已對郭作出提醒,不應在公開場合,尤其於判詞中發表政見,並決定郭官暫時不應審理任何涉及類似政治背景的案件。有法律界人士認為馬道立做法合理,可釋除公眾疑慮。(黃樂濤 報道)

馬道立周一發表聲明,表示已經提醒郭偉健在履行其司法職責時,法官及司法人員絕對不可偏頗,必須避免就社會中具爭議或可能訴諸法院的議題,不必要地在公開場合,包括於判詞中發表任何意見,尤其是任何一種政見,而當法庭需要在解決案件中的問題時,就具爭議性的政治議題發表意見,該意見必須慎重和經過斟酌衡量,並且不能超過處理當前問題的合理需要。

2020年5月25日,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發表聲明,表示已對法官郭偉健作出提醒,不應在公開場合,尤其於判詞中發表政見,並決定郭官暫時不應審理任何涉及相關政治背景的案件。(香港政府網站截圖)
2020年5月25日,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發表聲明,表示已對法官郭偉健作出提醒,不應在公開場合,尤其於判詞中發表政見,並決定郭官暫時不應審理任何涉及相關政治背景的案件。(香港政府網站截圖)

郭偉健亦同意馬道立所言;在首席區域法院法官得到馬道立同意後,決定郭偉健暫時不應審理任何涉及類似政治背景的案件。

香港法律專業團體「法政滙思」成員、大律師蘇俊文對本台表示,他認為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對暫停法官郭偉健處理涉及政治背景的案件做法合理,這樣做可釋除公眾的疑慮。

蘇俊文說︰我覺得這個做法都是合理的,因為通常司法機構內,除了法官有沒有判錯案之外,最重要都是要給外間看到公平公義得到彰顯,如果有時法官予人感覺的立場比較偏頗,擔心他會否對某些被告人有些偏見的看法,可能最後他沒有判錯案,但是無論怎樣判都可能給公眾一個疑慮,為了釋除這個疑慮,就最好這些案件都不要給他審了,我覺得馬道立這個做法都是合適的。

馬道立又表示,司法機構是香港法治的基石。根據《基本法》,法官對社會大眾有責任,必須行使獨立的司法權,公平公正、無懼無私地審理案件。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應反覆強調的。

若不依循這些原則的話,會削弱公眾對司法機構的獨立運作及公正的信心及觀感,強調一名法官或司法人員公開發表不適當或無必要的政見,有機會損害法官或司法人員不偏不倚的形象和公信力。終審法院首席法官以往亦曾經提醒所有法官及司法人員,上述原則的重要性,又指郭官早前有關「連儂牆」斬人案的判刑理由書之所以引起爭議,是因為令人覺得法官公平公正等重要原則並沒有遵守,因而給人偏頗的觀感。

蘇俊文認為,無論法官的政治立場如何,在審理案件的時候,亦不要表露任何政治立場。

蘇俊文說︰就算一個藍絲法官又好,黃絲法官又好,這個他不可以在judgment(判詞)中表達出來,這些政治(立場)正如馬官所說不應該表達出來,(法官)放了工回家,他都是一個市民有自己看法,但千萬不要在判案時將他這個想法對不同顏色的被告會有不同的處理,其實如果你說斬人要判得重,就算一個藍色及一個黃色一樣,一視同仁的。

本台致電司法機構,希望了解日後有關政治案件審理安排的具體情況,司法機構以電郵回覆本台指,司法機構就編排案件聆訊方面,由法院領導考慮所有相關因素,包括工作量、法官的專長以及其他適當的因素後,分別編排案件予有關法院的法官及司法人員。司法機構又表示,有關法官郭偉健判刑的事件收到一些投訴,並正按既定機制處理,又指基於司法獨立的基本原則,任何有關判決或判刑的不滿只可循現有法律程序提出上訴。

區域法院法官郭偉健於上月24日判處將軍澳「連儂牆」斬人案的導遊入獄時,稱讚被告願意受罰令傷者釋懷,有「高尚情操」,更在判詞中提到反修例示威的意見。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