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野百合學運30周年 團體要求落實當年未完成訴求

2020-03-16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20年3月16日,野百合學運三十周年,多個民間團體和當年參加者重返中正紀念堂,提出繼續進行國會和民主改革訴求。(鍾廣政 攝)
2020年3月16日,野百合學運三十周年,多個民間團體和當年參加者重返中正紀念堂,提出繼續進行國會和民主改革訴求。(鍾廣政 攝)

台灣野百合學運30周年 團體要求落實當年未完成訴求

在台灣,促使國民黨政府終止「萬年國會」的野百合學運30周年,當年參與者和多個民間團體,周一(16日)重返「野百合」發起地點中正紀念堂,提出「青年國會改革宣言」,要求落實當年李登輝政府未承諾的政治訴求,包括修憲更改國號和國會改革。(鍾廣政  台北報道)

野百合學運30周年,多個民間團體從周一(16日)起至4月中,在自由廣場前舉辦展覽紀念活動。主辦單位發表《青年國會改革宣言》,指出目前國會的不足之處,並表示改革尚未完結,要求能控制新國會的執政黨,正視國會改革的問題。參加者高舉手寫布條,高喊當年野百合運動的口號。

野百合學運參與者周克任表示,野百合學運未能爭取到修憲更改國號,這次新冠肺炎疫情凸顯了台灣在國際上的孤立處境。

周克任說:就是我們三十年前提出來的訴求裡面,其實還有沒有完成的。第一個沒有完成的是甚麼?憲法並沒有修憲,我們當時是希望制憲,制定出一個有台灣自己國家的名字,一個自己的主體。但是我們大家進入到一個狀態,就是沒關係,不統不獨維持現狀這樣也很好。所以我們現在面對疫情的時候,開始覺得在國際上不上不下,我們只好先把自己包起來。

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施逸翔表示,318太陽花運動曾出現全面憲改訴求,要求在憲法中強化人權保障條款與社會正義,但是憲改沒有成功,立法院也基於政黨利益,擱置集會遊行法、難民法等人權法案,甚至行政部門常常推出違反國際人權公約的法案,令公民社會疲於奔命防堵惡法。

施逸翔說:如果當年沒有316的野百合學運,我們無法想像會不會有後來的野草莓運動,會不會有2014年的318太陽花運動,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意義。今年台灣我們雖然透過選舉,暫時抵抗了各種來自中國的侵入跟滲透,但是我也必須說,沒有人敢承認台灣完全沒有破口,我們台灣還有非常多人權的基礎建設、人權的意識提升,其實都是我們未竟的事業。

香港邊城青年外務秘書長Justine表示,野百合學運對政治改革的訴求,在當時亦曾被認為過於激進,但現在看來,卻能成功改變社會,完成台灣的政治民主化,同樣追求自由民主的香港人,即使獲得絕對多數的民意支持,港府卻漠視「五大訴求」。

Justine說:其實當年的運動,跟香港現在追求自由民主的運動有很大部份的類似,當年的學生佔領博愛特區的時候,他們心中其實也是很害怕,還有一個最壞打算,對著鎮暴警察的情形,這其實跟很多香港在佔領街頭或者站在街頭上的年輕人心情是非常雷同的,就是面對著有可能被自殺,或者是被死亡無可疑這樣的恐怖底下,他們仍然要走出來,就是為了我們要爭取自由、民主。

1990年3月16日,台灣六千多名學生聚集中正紀念堂,提出「解散國民大會」、「廢除臨時條款」、「召開國是會議」、以及「政經改革時間表」等四大訴求。這是國民政府來台後,最大規模學生運動。

當時的總統李登輝遵守對學生的承諾,召開國是會議,於1991年廢除《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並實現立法院全面普選,使台灣的民主化進入新階段。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