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野百合学运30周年 团体要求落实当年未完成诉求

2020-03-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20年3月16日,野百合学运三十周年,多个民间团体和当年参加者重返中正纪念堂,提出继续进行国会和民主改革诉求。(锺广政 摄)
2020年3月16日,野百合学运三十周年,多个民间团体和当年参加者重返中正纪念堂,提出继续进行国会和民主改革诉求。(锺广政 摄)

台湾野百合学运30周年 团体要求落实当年未完成诉求

在台湾,促使国民党政府终止「万年国会」的野百合学运30周年,当年参与者和多个民间团体,周一(16日)重返「野百合」发起地点中正纪念堂,提出「青年国会改革宣言」,要求落实当年李登辉政府未承诺的政治诉求,包括修宪更改国号和国会改革。(锺广政  台北报道)

野百合学运30周年,多个民间团体从周一(16日)起至4月中,在自由广场前举办展览纪念活动。主办单位发表《青年国会改革宣言》,指出目前国会的不足之处,并表示改革尚未完结,要求能控制新国会的执政党,正视国会改革的问题。参加者高举手写布条,高喊当年野百合运动的口号。

野百合学运参与者周克任表示,野百合学运未能争取到修宪更改国号,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凸显了台湾在国际上的孤立处境。

周克任说:就是我们三十年前提出来的诉求里面,其实还有没有完成的。第一个没有完成的是甚么?宪法并没有修宪,我们当时是希望制宪,制定出一个有台湾自己国家的名字,一个自己的主体。但是我们大家进入到一个状态,就是没关系,不统不独维持现状这样也很好。所以我们现在面对疫情的时候,开始觉得在国际上不上不下,我们只好先把自己包起来。

台湾人权促进会秘书长施逸翔表示,318太阳花运动曾出现全面宪改诉求,要求在宪法中强化人权保障条款与社会正义,但是宪改没有成功,立法院也基于政党利益,搁置集会游行法、难民法等人权法案,甚至行政部门常常推出违反国际人权公约的法案,令公民社会疲于奔命防堵恶法。

施逸翔说:如果当年没有316的野百合学运,我们无法想像会不会有后来的野草莓运动,会不会有2014年的318太阳花运动,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意义。今年台湾我们虽然透过选举,暂时抵抗了各种来自中国的侵入跟渗透,但是我也必须说,没有人敢承认台湾完全没有破口,我们台湾还有非常多人权的基础建设、人权的意识提升,其实都是我们未竟的事业。

香港边城青年外务秘书长Justine表示,野百合学运对政治改革的诉求,在当时亦曾被认为过于激进,但现在看来,却能成功改变社会,完成台湾的政治民主化,同样追求自由民主的香港人,即使获得绝对多数的民意支持,港府却漠视「五大诉求」。

Justine说:其实当年的运动,跟香港现在追求自由民主的运动有很大部份的类似,当年的学生占领博爱特区的时候,他们心中其实也是很害怕,还有一个最坏打算,对著镇暴警察的情形,这其实跟很多香港在占领街头或者站在街头上的年轻人心情是非常雷同的,就是面对著有可能被自杀,或者是被死亡无可疑这样的恐怖底下,他们仍然要走出来,就是为了我们要争取自由、民主。

1990年3月16日,台湾六千多名学生聚集中正纪念堂,提出「解散国民大会」、「废除临时条款」、「召开国是会议」、以及「政经改革时间表」等四大诉求。这是国民政府来台后,最大规模学生运动。

当时的总统李登辉遵守对学生的承诺,召开国是会议,于1991年废除《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并实现立法院全面普选,使台湾的民主化进入新阶段。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