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散港人】3名移台香港艺术家办展览 表达港人身份、对港乡情

2022.08.2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离散港人】3名移台香港艺术家办展览 表达港人身份、对港乡情 3名在台香港艺术家,包括vawongsir、茜利妹及Fly(左至右),周日(21日)起至10月23日,于台北联合举办名为《咪唔记得你个名啊!》的艺术展览。
淳音摄

3名因政治打压或个人原因赴台的香港艺术家,合办《咪唔记得你个名啊!》艺术展,望藉作品表达他们香港人的身份及对香港的乡情。过往曾发布不少时事漫画的vawongsir,在《港区国安法》实施后,被教育局裁定专业失德而失去教席。他直言离港后创作自由度大很多,亦不用再回避画某一些题材,所以今次在台首次展出未曾发布的敏感漫画。因害怕被捕入狱所以选择离开,但vawongsir说,离港至今内疚感没消除。 

3名在台香港艺术家,包括vawongsir、茜利妹及Fly,周日(21日)起至10月23日,于台北市一个名为「河神的丸子」的活动空间,联合举办名为《咪唔记得你个名啊!》(书面语:不要忘记你的名字)的艺术展览,希望藉著作品,表达他们香港人的身份、对香港的乡情。 

名字代表每个人的身份认同与个人信念 不要忘记初衷 

对于这个展览的名字定为《咪唔记得你个名啊!》,三名艺术家对本台解释,展览场地名为「河神的丸子」,随即令他们联想到电影《千与千寻》中,河神给千寻的丸子。而在这电影中,白龙曾提醒千寻一定要记住自己的名字。对3位在台香港艺术家来说,名字代表每个人的身份认同与个人信念。近年香港人面对不同的困境,当被称呼的方式有所改变,人的信念或会因此动摇。但他们觉得只要记住自己的名字,就能守护自己的身份与自我认同;他们希望藉此勉励大家「不要忘记初衷」。 

因作品被迫离港 vawongsir3年回顾 

前中学视艺科及通识科教师、现为全职插画师的vawongsir,过往曾发布不少时事漫画。去年在《港区国安法》实施后,他被香港教育局裁定「专业失德」而失去教席,其后在今年4月他离开香港。今次展览,他为观众呈现以电脑绘图方式创作的32幅政治漫画。他对本台指,今次系列名为《无声彷有声》,作品主要专注近年的心情,对他个人来说也是回顾这3年发生的事,是由刚开始画画到离开香港的一个小总结,亦记录了当中的转捩点。 

vawongsir说:「无声」可以是说作品自身,可以说是我不用解释,而「彷有声」便可能是我们的呐喊、我们的抗议、我们说想说的事。 

为了迎合台湾观众、让他们也能对作品有所意会,他特意再挑选过一些没有对白的作品展出,希望参观的人不被语言限制。vawongsir说自己在社交平台起家,形容自己的作品「比较市井」,因此他不倾向作品解释太多,觉得要尊重社媒观众第一下的想法;若观众的体会与他一样,便是彼此共鸣的地方。 

 vawongsir展出名为《无声彷有声》系列共32幅政治漫画,作品主要专注近年的心情,对他个人来说也是过去3年的回顾。(淳音摄)
vawongsir展出名为《无声彷有声》系列共32幅政治漫画,作品主要专注近年的心情,对他个人来说也是过去3年的回顾。(淳音摄)

在台首次展出未曾发布过的敏感漫画  

离港后,vawongsir直言创作自由度大很多,亦不用再回避画某一些题材。他举例过去画了一些有关「光时」、警察、国旗的政治漫画,也不敢放上社交平台。所以今次在台的展览,观众能看到他一些首次刊出的作品,例如以中国国旗作为背景,并有一对手在上面「扫走洋紫荆花瓣」香港区旗图案的创作。 

vawongsir在台首次展出没曾发布的敏感漫画(左下),以中国国旗作为背景,并有一对手在上面「扫走洋紫荆花瓣」这个香港区旗图案。 (淳音摄)
vawongsir在台首次展出没曾发布的敏感漫画(左下),以中国国旗作为背景,并有一对手在上面「扫走洋紫荆花瓣」这个香港区旗图案。 (淳音摄)

离港至今内疚感没消失 「当初如果我是不怕入狱,我大可以留在香港」 

回想在港失去教席时,vawongsir说一度有惊恐症,门口的锁匙声、叩门声等都会令他非常恐惧。直到「羊村事件」及前通识老师杨子俊被控告等连串打压事件发生后vawongsir在终今年 4月尾离港,漫无目的踏上没有目的地的旅途,直到6月才月流亡到台湾。离开时他曾说过「会带著内疚、惭愧、愤怒继续坚持为噤声的人画下去」。

那么现在他心态上有没有转变?他回答说心态一直没有改变,依然充满内疚。 

vawongsir说:我依然内疚,特别最近杨子俊老师入狱。杨子俊老师这几年一直陪伴我,因为他又是我的出版社,一直有很大的合作关系。现在看到他入狱,那种内疚又再跑出来。他很勇敢,继续留在香港面对他要入狱的事实,当初如果我是不怕入狱,不怕这些自由被剥削的话,我大可以留在香港,所以我依然对这件事觉得很惭愧。 

vawongsir说离港至今内疚感没消失。 (淳音摄)
vawongsir说离港至今内疚感没消失。 (淳音摄)

希望他日能被国际认可 更有效地为港人发声 

他感激同样在台的香港艺术家黄国才对他的鼓励,令他重新振作。现在重拾社交圈子,情绪亦开始稳定下来。他透露将留台就学艺术相关学科,希望增值自己并尽最大努力,他日能被国际认可,才能更有效地为港人发声。 

vawongsir说:如果我想为香港人说更多的说话,其实我应该,老土地说要更厉害。如果我可以做到艺术界的罗冠聪、或是艺术家去到艾未未的程度,受到国际性认可的话,我便可以更能够说香港人想说的,从而国际之间都知道发生甚么事,可以给压力香港政府。 

茜利妹不想放弃「做自己」 

跨媒体艺术家、同是资深传媒人的茜利妹,已来台约10个月,现正就学。茜利妹今次展出了5个系列共9幅作品,当中以胶彩画及拼贴为主要创作媒介。她向本台忆述放下画笔已有约9年,不过在新冠肺炎下没有工作,她形容是「被强抢的日子」,因此有更多空馀时间重新创作,便将情感投放在作品中。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成为她创作的主要题材。她介绍《香港心情In Da Mood 4 HK》这系列的作品时,直言对当局打压「反送中运动」的心情「只有讲粗口」(说脏话),因此便制作了这几幅「粗口画」。 

茜利妹说自己做电台25年,都没有说要跪下,那当然现在也不想跪。(淳音摄)
茜利妹说自己做电台25年,都没有说要跪下,那当然现在也不想跪。(淳音摄)

另一幅作品《给香港人 · 求数字阴影面积》,记录了2019年香港人经历了11个「大日子」,包括「反逃犯条例200万人游行、18区催泪弹洗礼、元朗黑夜、太子831事件、理大围城及中大冲突」等。为了这幅作品,她亦发起了一个持续性艺术运动。她会向社会各界人士讲解这幅画的创作动机,并邀请对方拿著作品合照,再放上社交平台,从而做到「用愚公移山方式传播香港史实」。现在已有来自台湾、香港、美国、韩国等地的人参与。 

除了艺术家的身分,茜利妹更长的是从事电台工作。她说曾经想过晚年在香港从事艺术相关工作,但香港已再无言论自由及创作自由,只能离港。 

茜利妹说:我看著媒体、媒介一路收窄,我那时候说话仍自由。但近年愈来愈多人例如公司、媒体高层会跟你说,自己留意一下,你不知道那条红线在哪,其实很害怕。而且我知道自己做的创作是比较,如果用那个标准是「踩界」,但我以前已经是这样。那么为甚么我做同样的事情是没有自由?这个是很害怕的。其实我都想做港猪,但艺术创作上面我有这些想说,但原来在香港已经容纳不下。如果1998年入行,做电台开始25年,我都没有说要跪低,那当然(现在)也不想跪。 

茜利妹的作品《给香港人 · 求数字阴影面积》(右2),记录了2019年香港人经历了11个「大日子」。(淳音摄)
茜利妹的作品《给香港人 · 求数字阴影面积》(右2),记录了2019年香港人经历了11个「大日子」。(淳音摄)

同被裁定「专业失德」的视艺教师 来台一年继续坚持创作 

另一位艺术家Fly对本台指,自己昔日在港也是视艺科教师,因一次照常展出一个学生作品,当中画了社会运动相关的新闻图片影像,因而被投诉,最终被裁定「专业失德」。 

今次他在展览展出《孤高诗》系列共3个作品,分别创作于离港前、离港半年后、及离港一年后,以Google的广东话输入工具制作录像诗句,探讨广东话族群在艰辛环境下的集体思绪。例如作品「此乃是木刻佛经」,其实是用广东话输入法、打英文句子「china is motha fuckin」演变而来,表达出市民潜在的不满和愤恨。 

来台已有一年,他仍对前路感迷茫,未知要再教书或从事其他工作,但有望继续坚持创作。以今次的作品为例,他希望对离乡别井的香港人起到安慰的作用;对在地的人而言,能让他们了解香港的社会状况,理解到港人的心理状态。 

Fly昔日在港也是视艺科教师,后被裁定专业失德。(淳音摄)
Fly昔日在港也是视艺科教师,后被裁定专业失德。(淳音摄)

记者:淳音 责编:李世民 网编:江复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