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黎恩灝解構抗爭者「司法抗爭」 司法壓迫難盡宰制弱勢

2024.03.01

即使香港並非全面民主的地區,但過去仍以「法治」聞名,如今卻被外界質疑「蕩然無存」。法律研究員黎恩灝接受本台專訪,介紹他關於司法抗爭的新書,探討威權體制如何利用「法治」,對社會進行全面控制及打壓人權自由。香港通過23條立法幾乎毫無懸念,黎恩灝覺得是加速香港威權化,但從歷史經驗來看,政權的司法壓迫未必能完全宰制弱勢。

美國喬治城大學亞洲法律中心研究員黎恩灝,最近在台灣出版新書《在夾縫中抵抗:從依法治國與司法抗爭的比較經驗看香港》,以古今中外的歷史事件、法律體制及抗爭經驗進行比較分析,對照香港過去幾年的法治及政治社會面貌。當中特別探討威權體制如何利用「法治」,對社會進行全面控制及打壓人權自由,最後藉法庭內抵抗威權的司法抗爭例子,反思香港的政治與法律。

新書分為三個部份:「依法治國的神話」、「香港的威權法治」及「司法抗爭的啟示」。第一部分探討法律和法治的分別,再探討執政者如何以法律維持其治理及權力;再從歷史角度分析,以二戰前德國獨裁政權控制司法為例,講述其如何影響中共治下的香港法制發展。第二部份則將上述部分的理論應用在香港的處境,剖析香港法治制度及意識形態的本質,並非源於西方自由主義,而是帶有威權色彩的殖民主義。再到《國安法》實施後,香港的司法制度如何進一步成為法治工具。第三部分則希望帶出在威權體制下,如何透過司法制度負隅頑抗,以反越戰的美國、台灣美麗島等案例,探究被告和抗辯律師有甚麼空間抵擋政權的司法打壓,從而為香港帶來啟示。

二戰前德國跨越時空 影響香港法制發展

書中舉二戰前的德國作例子,黎恩灝解釋是因為香港主權移交後,北京的對港政策除了由官員推動,還由一班學者研究。他們的研究與德國二戰前一位著名法律學者施密特(Carl Schmitt)息息相關。

黎恩灝說:「不論是強世功、陳端洪及田飛龍,對香港法治、法律、法官問題發表言論的這些學者,往往援引施密特的主權理論,或他認為主權應該可以凌駕法治,凌駕憲法的理論作為基礎,分析並推動對港政策。」

黎恩灝進一步說,這個主權理論正正體現在一個雙重體制,政府一方面可以控制法庭打壓政治異見,同時又會保留空間給法庭獨立自主地處理民商審訊,以吸引外資,將管治正當化,這與《港區國安法》實施後的情況相似。

23條立法加速香港威權化 惟香港非「孤島」

回到現在,緊接《港區國安法》的便是《基本法》23條立法,黎恩灝覺得其實早在人大通過「831決定」,香港政治發展已向威權化推進,《港區國安法》及23條立法只是令步伐加快,相信港府會進一步用法律及法庭擴大對香港社會的全面控制。他強調,有別於英、美,即使他們有攸關國家安全的嚴苛法例,但當地有獨立的司法機構、民選議會等,會制約濫權行為,與沒有民主問責的香港完全不同。

雖然香港的現況令追求民主自由的人灰心,但黎明前總是黑暗,黎恩灝希望讀者知道香港並非「孤島」,就如全球90多個用普通法的司法管轄區,只有三分一被國際組織如「自由之家」視為完全自由的地區。

黎恩灝說:「香港發生的事在過去其他歷史上的威權國家,或現在仍存在的威權國家是正在發生。希望可以激發讀者了解不同歷史經驗,有更全面的圖畫。民主浪潮的倒退其實不是香港獨有,在過去十年,其實也是全球現象。」

政治打壓使人悲觀 但庭內抵抗能成民主養份

他又指,從歷史經驗來看,無論政治審訊或打壓,即時效果一定是悲觀,但不要單憑個別案件而對民主絕望,就如美麗島審判後十多年,台灣才迎來民主轉型。

黎恩灝說:「往往在法庭裡抵抗或做抗辯的經驗,能成為十多年後國家社會人民爭取民主,改善社會,爭取社會公義及民主的養份。」

他舉例,「佔中案」中戴耀廷、朱耀明等人的陳詞,正正向公眾解說公民抗命的原委與意義。亦如書中最後提到,從歷史可見政權的司法壓迫未必能完全宰制弱勢,不論抗爭者、政治犯、辯護律師都能在有限處境找到一絲空間,強調司法抗爭的效果要看得遠、看得闊才會體會得到。

記者:淳音 編輯:溫曉平 網編:程皓楠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