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会跨党派香港小组:建议制裁容许香港警暴官员

2020-08-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跨党派国会香港小组」联席主席班内特女勋爵指,非常欣赏港人仍然勇敢抗争。(路透社资料图片)
「跨党派国会香港小组」联席主席班内特女勋爵指,非常欣赏港人仍然勇敢抗争。(路透社资料图片)

国际社会关注香港人权状况,英国一批跨党派国会议员就香港反修例运动,发表最新调查报告,指运动期间,人道救援工作者受到「警察过分暴力」对待,建议英国政府制裁容许警暴的高级官员,包括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及警务处处长邓炳强。(刘少风 报道)

由英国上下议院多名国会议员组成的「跨党派国会香港小组」(All-Party Parliamentary Group Hong Kong),于今年3月起,调查香港警队在反修例运动期间的行为,与国际人权法、国际人道法及原则和《中英联合声明》所订立的标准和要求有否抵触,并于周二(4日)发布共八十页的调查报告

报告指出,人道救援工作者遭受一连串包括恐吓、骚扰、威胁、肢体暴力及被拘捕等待遇,远差于国际人道法及原则、国际人权法及《中英联合声明》里所能接受的标准,当中以急救员为最主要的「受害群组」。小组提出多项建议,包括针对特首林郑月娥、警务处处长邓炳强等容许警暴的高级官员,以《马格尼茨基法》实施制裁;防止曾拥护《港区国安法》及助长警暴的人士,受惠于BNO英国国民(海外)公民特别移民政策。

「跨党派国会香港小组」亦就报告召开网上记者会,回应记者提问。小组联席主席班内特女勋爵  (Baroness Natalie Bennett)指,在《港区国安法》实施后,香港的确面对「非常艰钜且不稳定」(hugely difficult and unstable)的情况,她又表示非常欣赏港人仍然勇敢抗争。她认为英国政府应领导设立独立机制,调查香港发生过和正在发生的事情,可与联合国合作或国际律师协会合作。

英国国会跨党派香港小组的另外一名联席主席,下议院议员卡迈克尔 (Alistair Carmichael)指,林郑月娥及警务处处长要对警暴负主要责任,亦不排除其他人在受制裁范围之内,促请英国政府严肃考虑。

卡迈克尔说:这不是少数失控警员(rogue officers)的问题,而明显是对香港警察执法制度上故意作出改变,新模式与我们以往在中国大陆看到的模式十分接近,林郑月娥及警务处长要负主要责任,他们也是报告点名的人,但你会看到,很重要的是不只是他们,林郑月娥只是一个开始,毫无疑问还会有其他人,在《马格尼茨基法》制裁的考虑之下。

居港25年的医生文德麟(Darren Mann)是小组主要证人,他上年11月曾参与香港理工大学警民冲突的救援工作,其后就他亲身经历投稿国际权威医学期刊《刺针》(The Lancet)并获得刊登。他作证当时有近300名伤者未获适切急救,有人被橡胶弹击中头部或骨折等,批评警方做法不人道。

对于《港区国安法》实施后香港的人权状况,文德麟在记者会上指出,香港今后的情况必定有所不同,「相信没可能再见到大型的街头抗争」。他认为国际社会及港府应关注「地下」(underground)所发生的事,以及市民的负面情绪(darkside),包括在示威中,示威者因不敢求医而转到「地下医院」治疗,港府应反思市民为何继续对政权失去信任。

香港民权观察发言人王浩贤周三(5日)接受本台访问,他指过去一年,香港警方使用过分武力处理游行示威,对急救员、记者、观察员等同样采取高压的方式,以致警民关系恶化,港府与市民之间失去互信,当局有责任解决问题。

王浩贤说:我想政府应该要回应市民很清晰的诉求,就是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检讨过去的事,并就受社会争议的事情寻找真相。另一部分,警队如何重建与市民的关系,这很需要警队在行事上有更高的透明度,在行事上要让人看到警队有充份顾及人权。

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周二接受大陆官媒央视访问时指,中英关系出现困难和变化,责任完全在于英方,强调中国并没有变。被问到中英关系「黄金时代」是否结束,刘晓明说,见到英国政府的表态仍然比较积极,仍然认可「黄金时代」,愿意与中国发展建设性关系,中方会视乎英方的行动。

他又说,英方「无端指摘《港区国安法》」,采取措施中止与香港的引渡协议,改变BNO护照持有人的地位,并对香港推迟立法会选举「说三道四」,批评英国「干涉中国的内部事务」,「干涉香港的事务」,刘晓明又声称,英国有些人「殖民心态很重」,「最典型的代表人物就是末代港督彭定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