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經歷「反送中」港人獲美國政治庇護

2020-09-30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香港去年爆發反修例運動以來,不少港人被迫離開家園。兩名經歷這場運動的香港年輕人近日獲美國政府給予政治庇護。協助他們的八九民運學生領袖鄭存柱周三(30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專訪,細談兩人投奔美國展開新生活的經過。(高鋒/劉少風 報道)

兩名投奔美國的香港年輕人是兩姊弟,去年曾參與反修例運動,其中弟弟是去年反修例風波期間離奇死亡15歲少女陳彥霖的同學。兩人去年到美國後,接觸到定居當地的八九學運領袖鄭存柱。

鄭存柱說:20多歲的姊姊已經在工作了。弟弟正在讀大學。弟弟的同學就是陳彥霖,說是跳海自殺,法院認為死因有可疑的那位女生。香港的局勢越來越惡化。到聖誕節的時候,父母親比較擔心他們,就讓他們來美國旅遊,因為在美國有親戚,就讓他們來躲避一下,剛好親戚是我的朋友。我就建議他們在美國嘗試申請政治庇護。

據了解,兩人並非「反送中」領袖,但身邊人的遭遇加上形勢發展迫使他們離開家園。

鄭存柱說:說實話,他們並不是非常走在前面的那些人,但他們身邊出現了很多讓父母親擔心的事情。譬如姊姊的同學被抓,弟弟(在香港)的同學陳彥霖突然死亡。他們學校也舉辦了抗議活動,認為不可能自殺,懷疑警察的結論。父母親比較擔心他們,就讓他們來美國旅遊,也讓他們暫時躲避一下。實際上,他們兩位並沒有被抓捕,只是香港的局勢現在變得這樣差。尤其6月30日,香港的《國家安全法》頒布以後。他們的個人信息要是被警察識別的話,根據這樣的法律應該會被抓捕的。

姊姊在洛杉磯已找到臨時工作。而弟弟則已成功申請入讀中學。

鄭存柱說:他們可以合法居留在美國,可以工作可以讀書。如果經濟方面有困難,美國移民局還會提供經濟救助,包括食品券,或者幫助你尋找工作,如果英文不好,會讓你學習英文。他們在美國一年以後,明年的今天,就可以向美國政府申請綠卡,獲得綠卡以後,除了沒有投票權以外,跟美國居民(公民)就沒有太大區別了。

鄭存柱目前在美國洛杉磯一家律師行擔任移民顧問工作,他透露,受到疫情等因素影響,兩人的庇護申請一波三折。直到周二美國公民及移民服務局終於發出好消息。

鄭存柱說:他們在一二月份提交的。沒想到遞交了以後,美國移民局臨時關閉,一直到6月分以後才恢復工作。他們大概是在恢復工作以後兩個月,也就是上個月,獲得了面談機會。今天(29日)早晨,我們通過律師樓的APP,發現了移民局已更新了最新信息,發現了美國政府已批准了他們的政治庇護申請。

鄭存柱認為,兩人政治庇護獲批反映美國不再認可香港是擁有民主法制的獨立地區。

鄭存柱說:從公開信息來看,這兩位年輕人應該是首批獲得(美國)庇護的香港朋友。它反映了兩個問題:第一,美國已經正式向香港人敞開了庇護的大門。第二,證明了香港的人權狀況非常惡化。香港過去的司法獨立和民主自由已不復存在了。共產黨所標榜的「一國兩制」也不復存在了。我這信息發出去以後,有網友跟帖說,為香港感到悲哀,就是香港已變成中國一個二線城市了,不再是國際金融中心和享受充分言論自由的香港。

他說,1989年天安門事件後,香港人協助了民運學生前往西方國家。他希望定居美國的民運領袖能聯合起來,回饋港人。

鄭存柱促請定居美國的八九民運學生聯合起來,回饋港人, 為他們提供法律援助。(鄭存柱獨家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鄭存柱促請定居美國的八九民運學生聯合起來,回饋港人, 為他們提供法律援助。(鄭存柱獨家提供 / 拍攝日期不詳)

鄭存柱說:31年前,中國大陸發生了八九學運。很多大陸的年輕學生在香港同胞的救助下,透過「黃雀行動」逃到了香港,然後從香港來到西方國家。據我所知,現在在美國有十多名這樣的學生,在律師樓從事法律工作,或者本身就是律師。

鄭存柱希望他們都能夠站出來。希望大家能對這些逃到美國的香港朋友,提供義務幫忙,或者以比較低的價格,提供法律幫助,協助香港抗爭者申請政治庇護。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