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名经历「反送中」港人获美国政治庇护


2020-09-30
Share

香港去年爆发反修例运动以来,不少港人被迫离开家园。两名经历这场运动的香港年轻人近日获美国政府给予政治庇护。协助他们的八九民运学生领袖郑存柱周三(30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专访,细谈两人投奔美国展开新生活的经过。(高锋/刘少风 报道)

两名投奔美国的香港年轻人是两姊弟,去年曾参与反修例运动,其中弟弟是去年反修例风波期间离奇死亡15岁少女陈彦霖的同学。两人去年到美国后,接触到定居当地的八九学运领袖郑存柱。

郑存柱说:20多岁的姊姊已经在工作了。弟弟正在读大学。弟弟的同学就是陈彦霖,说是跳海自杀,法院认为死因有可疑的那位女生。香港的局势越来越恶化。到圣诞节的时候,父母亲比较担心他们,就让他们来美国旅游,因为在美国有亲戚,就让他们来躲避一下,刚好亲戚是我的朋友。我就建议他们在美国尝试申请政治庇护。

据了解,两人并非「反送中」领袖,但身边人的遭遇加上形势发展迫使他们离开家园。

郑存柱说:说实话,他们并不是非常走在前面的那些人,但他们身边出现了很多让父母亲担心的事情。譬如姊姊的同学被抓,弟弟(在香港)的同学陈彦霖突然死亡。他们学校也举办了抗议活动,认为不可能自杀,怀疑警察的结论。父母亲比较担心他们,就让他们来美国旅游,也让他们暂时躲避一下。实际上,他们两位并没有被抓捕,只是香港的局势现在变得这样差。尤其6月30日,香港的《国家安全法》颁布以后。他们的个人信息要是被警察识别的话,根据这样的法律应该会被抓捕的。

姊姊在洛杉矶已找到临时工作。而弟弟则已成功申请入读中学。

郑存柱说:他们可以合法居留在美国,可以工作可以读书。如果经济方面有困难,美国移民局还会提供经济救助,包括食品券,或者帮助你寻找工作,如果英文不好,会让你学习英文。他们在美国一年以后,明年的今天,就可以向美国政府申请绿卡,获得绿卡以后,除了没有投票权以外,跟美国居民(公民)就没有太大区别了。

郑存柱目前在美国洛杉矶一家律师行担任移民顾问工作,他透露,受到疫情等因素影响,两人的庇护申请一波三折。直到周二美国公民及移民服务局终于发出好消息。

郑存柱说:他们在一二月份提交的。没想到递交了以后,美国移民局临时关闭,一直到6月分以后才恢复工作。他们大概是在恢复工作以后两个月,也就是上个月,获得了面谈机会。今天(29日)早晨,我们通过律师楼的APP,发现了移民局已更新了最新信息,发现了美国政府已批准了他们的政治庇护申请。

郑存柱认为,两人政治庇护获批反映美国不再认可香港是拥有民主法制的独立地区。

郑存柱说:从公开信息来看,这两位年轻人应该是首批获得(美国)庇护的香港朋友。它反映了两个问题:第一,美国已经正式向香港人敞开了庇护的大门。第二,证明了香港的人权状况非常恶化。香港过去的司法独立和民主自由已不复存在了。共产党所标榜的「一国两制」也不复存在了。我这信息发出去以后,有网友跟帖说,为香港感到悲哀,就是香港已变成中国一个二线城市了,不再是国际金融中心和享受充分言论自由的香港。

他说,1989年天安门事件后,香港人协助了民运学生前往西方国家。他希望定居美国的民运领袖能联合起来,回馈港人。

郑存柱促请定居美国的八九民运学生联合起来,回馈港人, 为他们提供法律援助。(郑存柱独家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郑存柱促请定居美国的八九民运学生联合起来,回馈港人, 为他们提供法律援助。(郑存柱独家提供 / 拍摄日期不详)

郑存柱说:31年前,中国大陆发生了八九学运。很多大陆的年轻学生在香港同胞的救助下,透过「黄雀行动」逃到了香港,然后从香港来到西方国家。据我所知,现在在美国有十多名这样的学生,在律师楼从事法律工作,或者本身就是律师。

郑存柱希望他们都能够站出来。希望大家能对这些逃到美国的香港朋友,提供义务帮忙,或者以比较低的价格,提供法律帮助,协助香港抗争者申请政治庇护。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