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榮鏗傳統基金會開講 王于漸反駁《港區國安法》乃「惡法」開端

2021-09-16
Share
郭榮鏗傳統基金會開講 王于漸反駁《港區國安法》乃「惡法」開端
粵語組製圖

前香港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及香港經濟學家王于漸,在華府傳統基金會一個論壇上針鋒相對。郭榮鏗認為,《港區國安法》只是北京「接管」香港,包括接管經濟體系的「開端」。預料,中國國內的經濟政策,日後也會延伸至香港。王于漸則不認同,認為《港區國安法》對港經濟影響輕微。

香港大學首席副校長王于漸美東時間周二(14日)在傳統基金會的網上辯論上表示,香港現時經濟主要受疫情的打擊,加上過去二、三十年的全球化,加劇了貧富懸殊的問題,令中產生活更困難。王于漸認為《港區國安法》在之下,香港的法律、政治等不同層面有所改變,但受影響的是反對政府人士。他說,沒有證據顯示《港區國安法》對經濟造成直接影響。

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亞洲學人、前香港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則指出,香港仍處於《港區國安法》實施初段,如果要評估其影響力,應該要看得更全面。

郭榮鏗說:《港區國安法》只是北京推行的眾多超級惡法之一。未來我聽說《反制裁法》可能在明年於香港實施,並將會通過本地立法落實,這將會對在香港營商的業界和國際金融機構產生深遠的影響。雖然我們還未看到《反制裁法》在本地立法的草案,但我認為中國政府已下達命令,我不認為香港政府在如何落實《反制裁法》方面有很大的餘地,因為該法的精神就是,你選擇遵循中國,還是選擇遵循美國政權,如果你遵循美國制度,那麼你(企業)將在香港承擔嚴重的法律責任。

王于漸就說,中國的政策未有延伸到香港。他反駁,若《反制裁法》影響嚴重,為何美國不和中國脫鈎?為甚麼還有那麼多投資銀行在中國做生意?

王于漸說:顯然《反制裁法》的影響很小,但對行政來說非常頭疼,因為即使在香港,許多投資銀行也不接受美國公民客戶,因為所有這些制裁法例都使業務成本變得昂貴,所以你去香港的銀行、投資銀行,他們基於合規(compliance)不做美國公民的生意。所以這些情況只與極少數人有關。

王于漸說,《港區國安法》不是沒有帶來改變,問題只是有多少改變、風險如何處理、成本有多大等等。他又指,一個大經濟體系吸收了一個小經濟體系後,香港的發展重點應該是生產力及創造力。

郭榮鏗則提出,香港在1997年被「移交」(handover),現在是被「接管」(takeover),他再次提醒在香港經商的人要知道,香港已經不再是以往的香港,《港區國安法》的定義亦非常廣泛及模糊,切勿低估其影響力。

記者:胡凱文 責編:何景文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