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荣铿传统基金会开讲 王于渐反驳《港区国安法》乃「恶法」开端

2021-09-16
Share
郭荣铿传统基金会开讲 王于渐反驳《港区国安法》乃「恶法」开端
粤语组制图

前香港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及香港经济学家王于渐,在华府传统基金会一个论坛上针锋相对。郭荣铿认为,《港区国安法》只是北京「接管」香港,包括接管经济体系的「开端」。预料,中国国内的经济政策,日后也会延伸至香港。王于渐则不认同,认为《港区国安法》对港经济影响轻微。

香港大学首席副校长王于渐美东时间周二(14日)在传统基金会的网上辩论上表示,香港现时经济主要受疫情的打击,加上过去二、三十年的全球化,加剧了贫富悬殊的问题,令中产生活更困难。王于渐认为《港区国安法》在之下,香港的法律、政治等不同层面有所改变,但受影响的是反对政府人士。他说,没有证据显示《港区国安法》对经济造成直接影响。

哈佛大学甘乃迪学院亚洲学人、前香港立法会议员郭荣铿则指出,香港仍处于《港区国安法》实施初段,如果要评估其影响力,应该要看得更全面。

郭荣铿说:《港区国安法》只是北京推行的众多超级恶法之一。未来我听说《反制裁法》可能在明年于香港实施,并将会通过本地立法落实,这将会对在香港营商的业界和国际金融机构产生深远的影响。虽然我们还未看到《反制裁法》在本地立法的草案,但我认为中国政府已下达命令,我不认为香港政府在如何落实《反制裁法》方面有很大的馀地,因为该法的精神就是,你选择遵循中国,还是选择遵循美国政权,如果你遵循美国制度,那么你(企业)将在香港承担严重的法律责任。

王于渐就说,中国的政策未有延伸到香港。他反驳,若《反制裁法》影响严重,为何美国不和中国脱鈎?为甚么还有那么多投资银行在中国做生意?

王于渐说:显然《反制裁法》的影响很小,但对行政来说非常头疼,因为即使在香港,许多投资银行也不接受美国公民客户,因为所有这些制裁法例都使业务成本变得昂贵,所以你去香港的银行、投资银行,他们基于合规(compliance)不做美国公民的生意。所以这些情况只与极少数人有关。

王于渐说,《港区国安法》不是没有带来改变,问题只是有多少改变、风险如何处理、成本有多大等等。他又指,一个大经济体系吸收了一个小经济体系后,香港的发展重点应该是生产力及创造力。

郭荣铿则提出,香港在1997年被「移交」(handover),现在是被「接管」(takeover),他再次提醒在香港经商的人要知道,香港已经不再是以往的香港,《港区国安法》的定义亦非常广泛及模糊,切勿低估其影响力。

记者:胡凯文 责编:何景文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