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崑陽專訪:香港踏入極權時代 籲海內外港人堅持 願早日終結離散

2021-08-27
Share

曾經參與香港立法會民主派初選的張崑陽流亡一年後,上周一(16日)宣布自己現身處美國,並尋求政治庇護。已獲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取錄的他接受本台專訪時候稱,雖然自己可以透過學生簽證留美,但申請庇護更能表明香港已踏入白色恐怖以及極權的時代。

前香港大專學界國際事務代表團發言人張崑陽向本台透露,自去年八月離開香港後,這一年裡自己曾逗留英國,經過思考及計劃後,認為英國及澳大利亞分別已有羅冠聰及許智峯為港人做遊說工作,最終決定轉戰美國,繼續遊說倡議工作。他表示已獲約翰霍普金斯大學保羅尼采高等國際研究學院(Johns Hopkins SAIS)錄取,而他也已經向美國申請政治庇護。他說,這麼做除了有便利遊說工作的考慮,更重要是此舉能帶出港人淪為政治難民的象徵意義。

張崑陽說:流亡日子是痛苦,亦都不求他人一定明白,但我始終覺得坐牢的人應該(比流亡的人)再辛苦點。透過申請政治庇護,亦都是表達現時香港真是踏入了一個白色恐怖以及極權的年代,我都會擔憂個人長遠會否失去自己的身份,香港的護照會過期,所以申請政治庇護,可以讓我盡快地得到一個安全及長遠的身份定居在某個地方,更有利我個人未來的工作及倡議。

流亡一年的張崑陽,沒有如其他流亡的政治人物般離港不久就公布自己行蹤,而是在離港後差不多一個月才在臉書「報平安」確認流亡,過了一年才終於鼓起勇氣公布自己的行蹤,但他坦言其實內心的恐懼從未間斷,包括會擔心自己的人身安全,及「小粉紅」的滋擾等。不過,最終他還是回到自己的「初心」。他說,自己當初參與初選時的口號是「行動戰勝恐懼」,他將以臥薪嘗膽的決心,未來用實際行動克服無力感。

張崑陽說:行動都可以去彌補那種罪疚感,你離開總會覺得內疚,為甚麼自己可以倖存呢?是否拋下了戰友呢?這個時候只能夠更加要求自己,做更加多的事,為他們去努力。我是很愛家的人,所以對我來講鄉愁在這一年是非常誇張的,但不可以太憂懷喪志,鄉愁一定有,但我希望把鄉愁化為動力,早日歸家,希望可以快點終結這種無止境的離散,這是最重要。

張崑陽:我們令到習近平頭痛證明我們有能力,我們有爭取民主自由的決心。(Drew Kennedy 攝)
張崑陽:我們令到習近平頭痛證明我們有能力,我們有爭取民主自由的決心。(Drew Kennedy 攝)

阿富汗問題近期成為國際焦點,即將開學攻讀國際關係的張崑陽認為,事件可為港人帶來啟示。人必自助,而後人助之。張崑陽說,別人幫你,原因離不開互惠,故港人必須自立自強。

張崑陽說:不論香港議題還是台灣議題,這個涉及到更大的地緣政治,即是東亞、中國的一些問題,所以這個情況下就顯示到別人為甚麼要幫助你,又或者為甚麼我們都要有一定的基礎,證明我們可以成為中共統治不到的「逆鱗」,令習近平很頭痕(粵語,意指困擾),我們令到習近平頭痛證明我們有能力,我們有爭取民主自由的決心,再配合別人國家都希望圍堵中國,這個天時地理人和,不同的因素結合下,我們才可以做到更多的事。

他又認同不少評論指出,美國撤出阿富汗有利於把資源集中到亞太地區,應對中國的威脅。在這個大環境下,他鼓勵留港及海外的港人都要堅持及努力。

張崑陽說:本地當然現在的空間愈來愈少,現在觀察到很多本地如果繼續為公民社會堅持的,都在討論如何化整為零,因為很多主要組織都解散,那麼如何化整為零,或者下一步有地下化的工作呢?以及我們更需要在海外建立我們自己的經濟基礎,如果我們經常去比較其他一些較成功的海外民主運動,包括猶太人或者台灣人,他們在海外運動的成功,過去幾十年不單止是他們有做遊說,更加重要是背後有相當強大的實業以及資金的基礎,令當地的台灣人、 猶太人在那個國家,成為有一定影響力的商界翹楚又好,專業人人士都好,這樣才會反而更有基礎及議價能力,可以在當地社會影響當地政府。

張崑陽在2019年出席美國國會聽證會以及會見前副總統彭斯辦公室職員,爭取美方官員支持《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這些國際遊說工作有可能違反《港區國安法》。另外,他在2020年參與立法會民主派初選,並於九龍西選區中勝出,其後他因「六四非法集結案」遭法庭發出拘捕令,他缺席提訊並宣布流亡,庭上的入境處資料顯示,他於去年8月14日已離開香港,到去年12月他在臉書宣布與家人斷絕往來。

記者:胡凱文 責編:畢子默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