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見多國外交官 黃琦母親再被警察困守家中


2019-02-15
Share
china-huang1 2019年2月13日,蒲文清(左二)與黃琦新代理律師張贊甯(右二)、重慶維權人士陳明玉(左一)、胡貴琴一起,到看守所要求會見黃琦被拒。(吳亦桐提供)

「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的案件,在一個月前秘密開庭後沒任何進展,而黃琦母親蒲文清與律師、聲援人士再到看守所會見被拒,她與西方國家五名外交官會面後,當晚有十多名國保特警等闖入黃琦母親家中,傳喚聲援人士並驅離律師。目前四名人員已進駐蒲文清家貼身看守。(吳亦桐 / 覃曉言 報道)

黃琦案秘密開庭後,母親蒲文清再次為救子奔波,新聘江西維權律師張贊寧擔任黃琦的辯護人。在剛過去的兩日,蒲文清與張贊寧、重慶維權人士陳明玉、胡貴琴一起,先後到看守所、法院和檢察院要求會見黃琦、閱卷和了解案件進展,但都遭到官方各種理由推脫及拒絕。

四人在周三(13日)到達綿陽市看守所後,值班人員指主審法官當日會見黃琦;四人其後趕到法院要求閱卷,但被告知主審法官正在休假;官方說法自相矛盾。張贊寧當晚突然接到他的律師事務所主任的電話,指已經取消張贊寧的辯護資格,並已致函綿陽法院。

到周四(14日)上午,四人再趕到綿陽看守所申請會見,當值人員再撒謊指檢察官當日再會見黃琦,但被律師當場駁斥,指按照法律程序,案件進入法院後,檢察官沒資格會見黃琦。在交涉過程中,綿陽法院致電通知看守人員,張贊寧已被取消辯護資格。

蒲文清等人周四下午與美國、德國、瑞士等五名駐成都領事館外交官會面。當晚8時許,十餘名國保、警察和武警衝入蒲文清家中,先傳喚兩名聲援人士陳明玉和胡貴琴,驅離張贊寧。其後再於深夜1時,將另一名聲援人士危文元帶至派出所,三人到周五(15日)早上7時左右獲釋。

陳明玉向本台透露,這是一次國保下令的行動,傳喚理由與他們和西方外交官會面有關。

陳明玉說:派出所所長告訴我們,他們只是執行任務,是國保下令行動;自稱國保的人說招惹是非,做了不該做的事;問他甚麼是不該做的事,他就直接說我們去了美領館,傳喚我的事由就是我們去領事館幹甚麼!那個警察也說道,你以為你們找國際就能救出黃琦嗎?黃琦這個案子沒人能夠救。

陳明玉獲釋後以拿取自己的東西為由,再次到達蒲文清家中,發現她家裡已進駐四名警察貼身看守。

陳明玉說:奶奶(蒲文清)家裡被兩個女的、兩個男的守著她,她又失去自由了。派出所趕我們走的目的就是讓奶奶的身邊,沒有人幫她。

黃琦母親去年12月7日,到北京奔走救子時被四川國保阻截,其後被帶到四川內江一處秘密地點軟禁45天。

律師張贊寧在接受本台訪問時表示,律所突然撤銷他的辯護資格應該有隱情。黃琦案上月秘密審訊時,黃琦當庭解除律師而致庭審中斷,張贊寧認為,不排除當局在沒有自聘律師的情況下,再次開庭走過場。

張贊寧說:有兩種可能,第一種可能黃琦案已經開過庭了,它就可以隨便判;第二種可能就是它還要開庭,但是它拒絕接收我的委託書、也拒絕我會見,很可能在一個沒有律師參與的情況下再開一次庭。

黃琦的前辯護律師隋牧青對本台指,黃琦案引發國際關注,中共不斷用這類案件為自己塑造負面國際形象,當局最好的辦法,是釋放黃琦讓他治病。

隋牧青說:黃琦這個案件帶來的壓力是最大的,我覺得它們應該以人道的方式,讓他出獄去治病或者是允許他赴海外就醫。

56歲的黃琦在1999年創立「六四天網」,因披露當局腐敗和人權案件訊息,先後兩次被捕判刑。在2016年11月,黃琦第三次被捕,其後被控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而在今次庭審前被加控「洩密罪」,他在羈押期間遭酷刑導致病情加重。

案件獲釋的另一位當事人陳天茂,在1月19日公開舉報四川綿陽國保,炮製假「絕密文件」構陷黃琦。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