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危仍遭刑讯逼供 黄琦怒斥习近平要为「法西斯」负责

2018-09-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8年9月7日,黄琦母亲蒲文清(左)获悉儿子病危后再举牌要求当局立即释放黄琦;右图为黄琦会见律师的笔录,内容表示检察官多次提审并刑讯逼供。(吴亦桐提供)
2018年9月7日,黄琦母亲蒲文清(左)获悉儿子病危后再举牌要求当局立即释放黄琦;右图为黄琦会见律师的笔录,内容表示检察官多次提审并刑讯逼供。(吴亦桐提供)

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会见律师的笔录曝光,显示黄琦早前体检的数值已超病危标准。驻看守所的检察官对病危的黄琦仍然作出刑讯逼供,期间一度殴打导致黄琦受伤,并发出死亡威胁;黄琦母亲向国际社会泣血求救。(吴亦桐 / 戴维森 报道)

被羁押在四川绵阳看守所的六四天网创办人黄琦,周五(7日)上午获准会见代理律师刘正清。据之后曝光的会见笔录显示,黄琦在8月6日接受看守所体检,其中肌酐值高达214,这个数值已经超出肾病的病危指标。

黄琦要求警方按照病危情况送院及通知家属,但未获允许;在8月9日至12日期间,警方安排大约十位医生为黄琦进行抽血化验和检查会诊,依然没告知黄琦有关体检结果。

黄琦在会见律师时还披露,由8月12日起,绵阳市检察院驻看守所检察官杜鹏、马志强先后对他15次提讯,以刑讯逼供手段强迫黄琦承认控罪。期间黄琦遭到虐待和被检察官用水瓶击打胸部受伤,检察官还一度对黄琦发出死亡威胁。

在8月20号左右,驻看守所检察官与绵阳市保密局科长田成华到来对黄琦称,省保密局鉴定「指控罪证」为「绝密文件」是合法的,因为文件中包含「借助四川省公安厅打击六四天网」的内容。

黄琦当场痛斥官员及检察官,指各级部门和公检法机关利用国家权力,残害民众、压制自由,将一份「法西斯犯罪计划」炮制成「合法证据」,证明政权是「法西斯集团」、证明应负责的习近平就是「中国的法西斯头子」。

刘正清周五向四川省中院申请公开黄琦病情讯息,并要求警方公开扣押的所有黄琦体检报告。刘正清遭到当局警告,不要对外接受采访。刘正清上月会见时曾遭当局短暂扣押。

一直声援黄琦的胡女士对本台表示,黄琦案今年1月移送法院后,当局无实质证据判罪,因此只能超期羁押并刑讯逼迫认罪;官方透露如果开庭要换官派律师。黄琦委托律师带出一封信,表示会誓死抗争。

胡女士说:主要是要他认罪,如果黄(琦)老师不认罪的话,法院就不好审判;黄老师带了一个信出来,如果它们再这样下去,病危以后就让家属不接受保外就医了,他宁愿死在里面。官方要求,如果要开庭要换律师。

黄琦母亲蒲文清在接受本台访问时,再次向外界发出求助讯息。

蒲文清说:看一下律师会见笔录就知道黄琦目前处境,向全世界呼吁,要向中国当局直接提出问题,这是当务之急,要不然人很快就会死在里面了。

黄琦的前代理律师隋牧青接受本台访问,他对案件的走向表示不乐观。

隋牧青说:这个案件我是觉得非常悲观,我预计这个判刑可能会比较重。这个迫害是赤裸裸的,现在这个迫害没有任何要减弱一点的迹象,明知道黄琦是一个绝症病人,四川当局就是想让黄琦在监狱里自生自灭。

网友在黄琦会见笔录揭露检察官刑讯逼供的恶行后,呼吁官方严惩违法的司法人员。

55岁的黄琦,在1999年创立六四天网,因持续披露公共事件、人权讯息,遭当局报复,他曾两次被捕判刑。2016年4月6日,黄琦根据政府部门向前警察访民陈天茂提供的一份信访报告内容,在六四天网发表「公安厅定下打击天网黄琦方案」报道,以及接受外媒采访,同年11月28日,黄琦第三次被警方带走,其后被以涉嫌「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批捕;国际社会多次敦促中国政府释放黄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