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投資機構憂中國政經環境惡化 減少中國在其投資組合中的權重

2021-09-30
Share
西方投資機構憂中國政經環境惡化 減少中國在其投資組合中的權重 景順在《中國投資配置2021》報告中指出,有12%擬減少中國在其投資組合中的權重,是2019年的調查的3倍。
景順官網截圖

中國政局瞬息萬變,經濟增長放緩,加上今年以來對商界大範圍重錘打壓,已動搖海外投資者的信心。有權威調查反映,越來越多的投資機構已做好準備,減少對華敞口。

基金管理公司景順(Invesco)的最新調查顯示,中國當局對商界加強監管,已嚴重影響海外投資者的信心,越來越多的投資機構計劃減少對華敞口。

景順於今年6月和7月對海外包括養老基金、保險公司在內的200多名專業投資者進行了調查。他們的投資機構規模從5 億美元到超過 1000 億美元不等。景順發現,希望對中國增加敞口的資產持有者數據減少,2019年為80%,而今年這個比例減少至64%;另有12%的投資者預計將減少中國在其投資組合中的權重,這一比例是景順2019年度調查時的3倍。

中國金融學者、《金融的真相》的作者賀江兵向本台表示,從阿里巴巴、騰訊等互聯網巨頭到遊戲、房地產等行業接連受中共監管為名的重創,加之大規模的停電給經濟帶來的影響,這些都讓海外投資者在不確定的政治和經濟風險下對中國望而卻步。

賀江兵說:在2021年三季度以來,中國不確定的風險太嚴重。比如說對教培行業、互聯網的頭部企業、遊戲產業、房地產企業等等突然整頓。還有就是9月份到現在各地斷電,這影響更大、面積更廣。還不知道下一個風險是甚麼?政治風險還有不確定的風險就是海外投資者望而卻步,它現在不敢冒險了。

2021年8月23日,高盛前總裁桑頓(左前)與中國生態環境部部長黃潤秋(右前)會面。(中國生態環境部官網圖片)
2021年8月23日,高盛前總裁桑頓(左前)與中國生態環境部部長黃潤秋(右前)會面。(中國生態環境部官網圖片)

澳大利亞分析人士皇甫靜認為,過往海外投資機構在中共體制下的畸形市場中獲利,如果不是風險極大,他們是不願意放棄這個市場的,因此本次調查也是一個風向標,反映精明的資本大鱷漸漸對在中國投資起戒心。

皇甫靜說:資本是逐利的,今天西方資本知道習近平治下的中共政權今後會把中國帶到哪一步,中共政權陷入巨大的不穩定狀態,陷入政治上、經濟上的困境,投資者對中共政權已經不再寄予希望了。西方的這些資本如果再把投資放到中國,以後他們無法避免風險的 ,減少投資權重那是一個趨勢。

皇甫靜認為,以華爾街資本為首的西方資本多年來也透過依傍中共政權圈錢,儘管中國政治、經濟不確定性仍在,但依然有一些西方投資者願意繼續冒險。

皇甫靜說:但還是有拚死要吃「河豚魚」的資本家,把它的絞索出售給中共。過去40多年來,把中共養肥到今天這個份上,它在世界上肆無忌憚地挑戰整個西方文明,真正的罪魁禍首之一就是華爾街,有清醒的它開始要從中國這個資本市場退出來。

今年夏季,中國當局針對科技公司、房地產行業,以及在海外上市的公司祭出監管重錘,這些打壓舉措使重要的國際投資者損失數十億美元,並引發了對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未來的擔憂和激烈辯論。

高盛分析師稱,估計有 3.2 萬億美元的市值可能面臨進一步的監管不確定性所帶來的風險,約佔所有中國上市公司股票市值的六分之一。這使得在海外出售的中國債券的投資者也面臨著不確定性。

一些大型海外投資者減少了在中國的持股,包括喬治·索羅斯(George Soros)和「華爾街女王」凱茜·伍德(Cathie Wood),但美國投資管理公司貝萊德(BlackRock )和橋水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創始人雷伊·達里奧(Ray Dalio),似乎仍對中國經濟保持樂觀。

進行今次調查的基金管理公司景順,據稱規模達1.61萬億美元,景順與長城證券合資的企業中擁有大量股份,該合資企業與馬雲創立的金融科技公司——螞蟻金服有關。景順在中國的共同基金持續增長,管理的總資產從2016年的190億美元增加到今年的830億美元,但其報告顯示出對前景擔憂。

《南華早報》周一(27日)報道,華爾街重要人物、美國高盛集團前總裁桑頓(John Thornton)訪問中國多地,包括新疆。作為美中交流的非官方渠道,獲得中國高層接見,輿論以「基辛格1971年秘密訪華之旅」作比,而基辛格數十年來扮演了中國的「老朋友」的政治掮客角色。

記者:吳亦桐/程文 責編:李奇 網編:劉定堅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