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天勇出獄即被國保帶走 家人與外界失聯

2019-02-28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9年2月28日,709律師江天勇刑滿獲釋,妻子王峭嶺、原珊珊、辯護律師藺其磊到監獄門前;但未能接到江天勇。(吳亦桐提供)
2019年2月28日,709律師江天勇刑滿獲釋,妻子王峭嶺、原珊珊、辯護律師藺其磊到監獄門前;但未能接到江天勇。(吳亦桐提供)

709案律師江天勇周四(28日)刑滿出獄日,同案被捕律師的家屬和代理律師,前往監獄迎接但撲空。料江天勇已被國保控制。他父親和妹妹早一天亦被國保接走,目前與外界失聯。江天勇妻子擔憂丈夫身體和生命安全,呼籲國際社會繼續關注。(吳亦桐 / 黃樂濤 報道)

709律師江天勇周四在河南省新鄉市刑滿獲釋,但同案被捕律師的妻子王峭嶺、原珊珊、維權律師藺其磊和多位志願者前往迎接卻撲空。

獄方承認江天勇「已被人接走」,但拒絕透露何人接走及被帶往何處?

江天勇父親江良厚與妹妹江金萍,早一天已被多名河南國保,以迎接江天勇出獄為名接走,但其後兩人的手機皆無法撥通,目前仍與外界失聯。

河南信陽市的國保早前到江天勇父母家中,通知江天勇出獄後將被送往鄭州,當局稱為其安排「住處」和「工作」,理由是江天勇為鄭州戶籍,事實上江天勇及妻女早已離開鄭州多年。

不願具名的志願者向本台透露,從週三晚間開始,當局即在監獄門前部署警力。

維權律師藺其磊向本台指出,週四早上他們到達監獄大門口時,有很多警察和保安駐守。他們迎接無果後在返回酒店的過程中還遭便衣跟蹤。

藺其磊說:我們到的時候,已經有很多所謂的交警,還有一些警察,還有很多便衣就在監獄大門口,王峭嶺就跟他們談,到底江天勇出獄沒有出獄?又待了很長時間,他出來告知已經走了。我們確信江天勇律師和迎接他的妹妹、他父親已經被國保完全控制。本來刑滿出獄,人就應該獲得自由,江天勇從一個所謂的明的監獄出來了,但是他又繼續被控制在一個無形的監獄。

709妻子王峭嶺認為,江天勇連同家人皆失聯,也表明官方不希望他與外界聯繫。

王峭嶺說:到現在江律師的爸爸和妹妹都在失聯狀態,本來一個人刑滿釋放了是要得自由的,但是現在我看不但江律師沒自由了,他的妹妹和爸爸也暫時失去自由,被控制在他們手裡,就是不想讓他們與外界接觸。

已移居美國的江天勇妻子金變玲向本台表示,她期待第一時間透過視頻與丈夫通話,她對丈夫的安全表示極大的擔憂,她要求當局依法還江天勇自由,也呼籲國際社會施壓。

金變玲說:不知道江天勇的狀況,江天勇被誰接走了?接到哪裡了?所以江天勇現在處於失蹤的狀態。我非常擔心江天勇的身體和人身安全,也擔心江天勇父親和他妹妹的安全。我呼籲國際社會繼續關注江天勇,也呼籲中國當局公佈江天勇的下落,江天勇刑期已滿,他有自由的權利。

旅美失明異見人士陳光誠認為,當局有可能讓江天勇長期處在「孤島」境地。

陳光誠說:中共也知道很多人關心江律師,就像當年對我一樣可能早早地5點來鍾就從監獄裡帶出來,然後就轉移掉,實際上是送到國保手裡。中共從來不遵守什麼法律,一般來說即使沒有兩會,中共在這個時候也不會給他真正的自由。高智晟就是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

總部位於香港的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發表聲明,要求中共當局尊重江天勇的出入境自由,容許他與妻女團聚。

現年48歲的江天勇,早年間因代理敏感案件多次遭當局秘密羈押;709大抓捕之後; 因為被捕709律師奔走而在長沙遭國保秘密拘捕,2017年被當局以「煽顛」罪名判刑兩年。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