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保送江天勇返父母家 709案妻探访遭查问六小时

2019-03-0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刑满获释后一度失踪的律师江天勇,周六(2日)下午被国保送回老家,但他透露并没有完全的自由,而709案律师分析,不排除江天勇短暂露面后再会被控制。而前去探望江天勇父母的709案妻子王峭岭遭到警方查问,其后经她据理力争,终得以在警方「监视」下探望江天勇。(吴亦桐/刘少风  报道)

在周六(2日)下午4时多,刑满出狱后失踪三天的江天勇,由国保「送返」父母家中。而在周五(1日)晚10时多,江天勇的父亲、亦被送回家。

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对本台指出,早前疑受到国保压力,江天勇的父母只告知金变玲,在周四(2月28日)江天勇刑满释放的清晨6时左右,国保只允许两父子短暂见面,江天勇拥抱父亲希望和他一起回家,国保将江父推倒后将江天勇带离;而江父和江妹就被软禁在一间宾馆。

周六上午,709案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与李和平的姐姐,一同到江天勇父母家,其后即被跟踪而至的警察带到派出所查问。而金变玲拒绝家人要她勿对外发声的要求,再将事件进展与王峭岭被查问讯息一并在网络上公开。

至下午时分,事件突然峰回路转,金变玲接到江天勇妹妹的微信电话,告知江天勇已回到家中,她其后与江天勇进行视像通话。江天勇对外界朋友问好并致谢,表示还没有完全自由。

江天勇说:感谢大家!感谢大家,我知道大家都操心、都牵挂,我还行,跟大家说我挺好的,我也很感谢大家,大家这么关心我。现在到屋(回家)之后,他们还(对我)剥压政治权利。

金变玲对本台透露江天勇的身体状况,她对丈夫未来的自由问题表示担忧,呼吁国际社会继续关注江天勇的处境。

金变玲说:我看著他比原来瘦了,脸色有点发黑。我说,我盼著你来,我很想抱抱你!他说我在剥夺政治权利呢;我说政治权利,你不能参加选举,但是你有人身自由的权利,你可以和家人团聚。今天能和江天勇视频,我心里非常激动,但是我也担心江天勇出来两天就又「被失踪」,所以我还是 (希望 )国际对江天勇这个事件进行关注,我也很希望各国的外交大使、各位朋友去看望江天勇。

709 案律师谢阳接受本台访问时,回忆江天勇在709大抓捕后为被捕律师奔走,他对江天勇表示真诚的感激,但亦表达与金变玲同样的担忧。谢阳早前获释后,国保也准许他与家人团聚,但很快又将他带到特定地点软禁。

谢阳说:作为709(案)的律师们,我们非常感谢他(江天勇),他回家跟他夫人通话,并不证明他是完全自由的,可能他是在国保的陪同下先回家与父母住一段时间,如果他是完全自由的话,那么王峭岭今天去他家里看他父母的话,就不会引起当地警方警觉,因为我以前就是这样的。在这样一个集权体制下,行政当局从来就不会把法律当回事。

709案辩护律师认为,官方在江天勇获释后,反覆改变说法实是打乱709案家属和志愿人士迎接江天勇的计划,亦是在国际压力下消除影响的不得已选择,但要提防当局在以后再令江天勇失踪。

律师蔺其磊亦指出,法律上并未对刑满获释后、处于剥夺政治权利期公民的人身自由进行限制,因此江天勇理论上有自由旅行、会友等权利。

蔺其磊说:剥夺政治权利是剥夺他的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出国权和他的来回的自由权,包括他到哪里去,这是没有法律明文规定的。还要考虑以后官方可能让他露一次面后,可能再次让他失踪,所以你们国际媒体还要再关注。

至周六下午5时多,王峭岭在派出所被查问六个小时后获释。王峭岭周五曾打通河南信阳国保支队长李继军(音)电话,质问当局为何不释放江天勇回家,他指江天勇被判了附加刑、现在正处剥夺政治权利期,但遭王峭岭斥责。在王峭岭的坚持下,她得以返回江天勇家中探望,但至本台截稿前,王峭岭和江天勇家人的电话难以打通,未知是否官方使用屏蔽设备。

现年48岁的江天勇,早年因代理敏感案件多次遭当局秘密羁押;709大抓捕之后,江天勇为被捕律师奔走,于2016年11月在长沙遭秘密拘捕,其后被当局以「煽颠」罪判刑两年。江天勇疑受酷刑、被强逼电视认罪、违法审判等受到国际社会高度重视,多个西方民主国家及联合国专家促中共当局释放江天勇及问责施虐责任人。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