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晚讨薪潮加剧 工人抗议受打压

2014-01-2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江苏省常熟市一服装厂老板跑路,近八十名工人周一(1月27日)游行到周行街道办公室,要求协助讨薪遭拒,工人其后堵塞道路抗议当局不作为。工人遭防暴警强行驱散,两名工人被打伤。一名伤者由工友搀扶离开。(工人提供)
江苏省常熟市一服装厂老板跑路,近八十名工人周一(1月27日)游行到周行街道办公室,要求协助讨薪遭拒,工人其后堵塞道路抗议当局不作为。工人遭防暴警强行驱散,两名工人被打伤。一名伤者由工友搀扶离开。(工人提供)

 

大陆劳工缺乏完善法规保障,以致挨年近晚各地欠薪纠纷迭起。江苏省近百名服装工人堵路抗议,遭逾百防暴警武力驱散,两名工人被打伤。湖北省数十名农民工追薪同样受打压,被公安指扰乱秩序强行关押。(冯日遥报道)

位于常熟市海虞镇周行街的华达菲服装厂,其厂近八十名工人,周一集体游行到周行街道办公室,高举上面写著“孟建华还我血汗钱”的抗议横额,边行边高叫口号。其中示威工人黄先生向记者指,街道办未有派员与工人对话,他们把街道办对开的道路堵塞,抗议当局不作为,其后遭逾百防暴警清场,有工人被打伤。

黄先生: 我们堵路时,刚把抗议横额打开不久,就来了很多防暴警,他们把我们推到一边,然后就开始打我们。
记者: 当时约有几多防暴警到场?
黄先生: 来了四至五部车,逾百个罢。
记者: 你们有几人被打伤?
黄先生: 有两个。

黄先生指,周二他们到海虞镇政府反映被欠薪一年的问题。镇政府人员指,由于该服装厂老板已逃去无踪,当局会把已查封的厂房拍卖,然后按债权人的先后次序分配资产,首先会是支付被欠货款的供应商,最后才轮到欠薪工人,当局提议先为厂方垫支两成欠薪,由于镇政府门外有大批防暴警在场戒备,工人致电地方媒体求助亦遭拒,工人均感到十分焦急和旁徨无助。

黄先生: 现时我们都没办法了,老板跑路了,工人讨欠薪无门,我们若再拉横额抗议,就会再被防暴警打,我们祇想要回工钱。家里有小孩,要供养年老父母,根本无钱回乡,遑论过年,温饱都成问题。

黄先生指,他们去年初同厂方签了一年合同,过去一年,公司生意急转直下,订单大为减少,老板以资金未能回拢,提议每月祇发放他们五百至八百元的生活费,馀款年底时一次过结算支付。直至周日晚工人返回厂房时,才突然发现所有机器被搬走,老板经已跑路,其手机更是空号。近八十名工人,被拖欠近一百五十万元欠薪。

海虞镇政府办公室人员向记者指,已有领导处理事件。
办公人员: 我们正依正常程序处理事件,若果你想了解有关情况,你致电信访办那边,相信他们可提供你更多讯息。

镇政府信访办公室,其电话均无人接听。周行街道办公室,其电话不是被占线无法打通,就是无人接听。

记者曾致电常熟市劳动局,但职员指他不清楚,拒绝回应。

而海虞镇公安局,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年近岁晚,讨薪遭打压的还包括湖北省十堰市的数十名农民工。当地访民尹登珍周二接受本台记者访问时指,她上周一在火车站遭地方截访人员带到拘留所关押,直至周一才获释,期间被囚的60多人中,大部份均是因讨薪遭抓捕的农民工。

尹登珍: 他们大部份都是因为老板逃跑了,被拖欠薪金,无处讨说法,到地方政府去就被指闹事抓捕。他们当中有一个工人,他是代表170名下岗欠薪工人的,他向政府举报老板逃往深圳去了,结果他却被抓了。

十堰市拘留所公安,以未能核实记者身份为由,拒绝回应记者任何提问。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