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工討薪後遭襲擊死亡 疑涉中鐵十五局

2014-03-11
電郵
評論
Share
打印
2014年3月6日,廣西民工趙智明在廣東英德市討薪,被暴徒在砍斷右腿上的主動脈,導致大量失血致死。3月11日,數名家屬在中鐵十五局位於英德市的項目部外,搭建帳篷和掛上橫幅抗議。(家屬攝)
2014年3月6日,廣西民工趙智明在廣東英德市討薪,被暴徒在砍斷右腿上的主動脈,導致大量失血致死。3月11日,數名家屬在中鐵十五局位於英德市的項目部外,搭建帳篷和掛上橫幅抗議。(家屬攝)

 

22名中鐵十五局的廣西民工,上周四(6日)到廣東英德市討薪,遭約30身份不明人士襲擊,其中1人重傷失血死亡,行兇者逃逸未被抓捕。家屬懷疑事件涉及中鐵十五局,擔心當局未能秉公處理,數名家屬決定留守當地,等待公安機關的處理結果。(文宇晴報道)

31歲死者趙智明,是廣西全州人。他與叔叔等21名同鄉,被鐵路工程施工公司中鐵十五局集團有限公司,拖欠一筆在廣東省英德市的工程費約14萬元,已經有半年之長,上周四,他與叔叔等21名同鄉,到公司在廣東的項目部討薪未果,離開時遇到約30名手持長刀的人砍傷,右腿被砍了2刀,最後因大量失血當場死亡。

趙智明的姑姑趙女士向本台表示,趙智明等22名民工去討薪時,與項目部的人員曾發生爭執,後來討薪不果,於是就在附近午膳,期間8名身份不明人士騎著4輛摩托車來恐嚇,因不敵民工人數而離開。當時民工也報警求助,更要求警方保護民工的安全,但遭到拒絕。

後來當民工離開距項目部約十分鐘路程,即被約30人伏擊。

她說︰他們走的時候民警是開著車跟在後面,走了不久突然就朝著相反方向走了。相差約十分鐘,黑社會開了三輛車,大概有30人左右。兩輛車擋在前面,車裡還放著一些刀具,後面一輛車圍劫。討薪的隊伍手無寸鐵,發現不對頭時就跑。我姪兒被砍了兩刀,主動脈砍斷了。

被砍傷的趙智明立即倒地,其他逃過伏擊的民工返回案發現場時,當時趙智明已昏迷不醒,當場失血過多死亡,所有行兇者亦已離開現場。

聞訊趕往英德市的30多名家屬,周日與市政府等多個部門,以及中鐵十五局的代表就事件進行會談。過程中沒有一方承擔事件責任,公安部門表示會抓捕疑兇,此外便沒有承諾什麼。

趙女士稱,家屬擔心英德市當局在處理事件上有包庇,因而目前數人會留在英德市,等待當局的處理結果。

她說︰抓捕問題,市公安說不好向我們透露,所以我們也不好打聽。十五局的人就說,破案後法院怎判就怎賠償。他們沒把生命當作一回事,很擔心,擔心十五局的人到時賴帳,或是抓到兇手後不搞賠償。現在留在廣東,沒辦法,如果他們不給我們解決的話,還在這裡等。

趙智明的妹妹趙芬指出,哥哥的致死原因是失血過多導致,行兇者的手段非常殘忍,兩刀致命。趙芬懷疑事件背後或與中鐵十五局有關,即使不是對方僱人來向哥哥等討薪的民工伏擊,也不能完全推卸所有責任。

趙芬說︰我是全程一步一步地看著解剖,法醫已經明確地說了,是失血性休克。那條動脈斷了的話,如果沒有人在身邊止血,5分鐘內就暈厥了,10分鐘就會沒命了。我哥31歲,平時沒有什麼病,不會是突發什麼病過世的。
記者問︰有沒有確認過那些人是中鐵局請來的,還是什麼人來的?
趙芬回答︰沒有人確認,我不敢說是。但我哥沒有跟任何人有過衝突,從項目部走出來,就馬上有人伏擊,就是說項目部的人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剛討完薪,出來馬上就發生這種事。這種性質很惡劣的阻攔,肯定是有預謀的。

就事件,本台嘗試聯絡中鐵十五局T22項目部,但至截稿前未能功。

而英德市政府方面,辦公室一名接線人員以不清楚為由拒絕回應,建議記者向相關部門了解。
她說︰發生在英德市中鐵十五局的一件事?我這邊沒有聽過這個消息。給你一個電話,是我們兩辦新聞秘書辦公室黃主任。

不過,兩辦新聞秘書辦公室黃主任的座機沒有人接聽。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