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代表面临刑责 十劳工组织联署抗议

2013-09-2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右图:现年40岁的吴贵军因作为工人谈判代表遭抓捕,他被捕前曾在厂内举牌维权抗议。左图:吴贵军的儿子早前举著盼望父亲回家中秋团圆的字牌留影。(吴贵军家属提供)
右图:现年40岁的吴贵军因作为工人谈判代表遭抓捕,他被捕前曾在厂内举牌维权抗议。左图:吴贵军的儿子早前举著盼望父亲回家中秋团圆的字牌留影。(吴贵军家属提供)

 

深圳市港资家俱厂发生劳资纠纷。一名工人代表遭公安拘留四个月,周六将再次提交检察院建议刑事起诉。有劳工组织批评,刑事起诉劳方谈判代表将开极坏先例,担心当局加强打压工运。另外,中港两地十个劳工团体,联署向深圳市长许勤发出公开信,抗议当局打压劳工代表。(冯日遥报道)

被拘留工人代表吴贵军的代表律师庞琨,周四接受本台记者访问时指,当局四个月前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吴贵军,检察院较早前以证据不足退回宝安区公安局补充侦查,周三获公安局预审大队告知,案件已完成补充侦查,将于周六再次移交检察院审查起诉,庞琨律师指,检察院会在一个月内决定是否接纳警方提交的证据,对吴贵军提出刑事起诉。

庞琨: 检察院有一个月的时间,去研究是否把案件提上法院作出公诉,检察院必须于一个月内作出起诉或不予起诉的决定,若作出不予起诉决定,就要立即放人,但若决定起诉,代表案件会提上法院进行公诉,法院就要开庭审理。

庞琨律师指,他曾到看守所面见吴贵军,听其阵述后认为当事人的行为,未有构成犯罪,但具体情况,要等案件移交到检察院后一星期,他会到检察院申请阅卷,了解控方证据后,才可评论案情。

吴贵军的妻子朱女士向本台记者表示,丈夫面临被起诉,担心遭到不公平审讯。
朱女士: 该案已被退回补充侦查一次,现时又被移送检察院,无法想像丈夫被起诉判刑后会如何,他是无罪的,太无辜了。

深圳市港资“迪威信”家俱厂工人代表吴贵军,被拘留至今逾120日,工友举牌促请当局尽快将他无罪释放。(吴贵军家属提供)
深圳市港资“迪威信”家俱厂工人代表吴贵军,被拘留至今逾120日,工友举牌促请当局尽快将他无罪释放。(吴贵军家属提供) Photo: RFA

朱女士指出,今年年初,丈夫任职的港资厂 “迪威信” 家俱有限公司为降低成本,逐步将工厂搬往惠州,工人要求厂方给予合理遗散补偿,丈夫被推举为代表与厂方交涉但无结果,工人为阻止工厂把机器搬走,开始罢工并到市政府请愿,近三百名工人今年5月中往市政府请愿途中被警方围堵,20多名工人被拘留13至37日,但丈夫却被关押至今,朱女士认为是当局打压维权工人,故意拖延关押丈夫。

朱女士: 工厂老板与派出所勾结了,检察院都指证抓不足把案件退回来,但公安局就是不肯放过我丈夫,要他一直被关押。
记者: 你丈夫被抓捕后,现时你一家生活状况如何?
朱女士: 家里情况很糟糕,我家上有两名70多岁的老人,还有两名仍在读书的孩子,一个读初中,一个刚上幼稚园,我一个月祇有2千元人工,根本无法应付。

朱女士指,其他参予罢工的工人经已被强行遣散,每人祇获按工龄补偿四百元,他丈夫任职该厂九年,现时仍未得到任何补偿金,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其丈夫的境况。现年40岁的吴贵军,2004年工伤后开始展开维权工作,自学劳工法例,带领工人以和平方式维权,

就工人谈判代表遭抓捕,该厂办公室工作人员指不清楚事件,拒绝回应。工作人员:我不太清楚,我们负责这事的领导外出办事去了,未知何时回来。

迪威信家俱厂香港总公司的工作人员亦拒绝回应。

而石岩看守所的公安,以未能核实记者身份为由,拒绝透露吴贵军的现况。

一直关注事件的香港劳工组织 “全球化监察”,其总干事黄月媚接受本台记者访问时指,吴贵军若被刑事起诉,会是一个极坏先例,担心当局将会加紧对工运的打压。

黄月媚: 你工人罢工在大陆来说,是不属于违法的,而且他祇是作为工人的一个维权代表,争取合理权益而已,祇是老板不肯同他倾,他更加没有破坏任何公共或私人财产,根本不应该被起诉,你起诉他即是打压工运,日后不会有人敢再出来维权。

黄月媚指,目前已有十个大陆和香港的劳工团体向深圳市长许勤发出公开信,要求介入事件,尽快释放吴贵军,保护罢工工人代表和保障工人罢工权利,他们会继续在微博呼吁各界关注和声援吴贵军行动,并为家属提供一切所需的协助。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