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厂工人、建筑民工岁晚讨薪遭警镇压(视频)

2015-02-12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5年2月9日,温州市永嘉县瓯北镇“新创”鞋厂倒闭,被欠薪最少两个月的百多名员工,在镇上集体游行及堵路。员工堵路时,大批警察到场包围,现场交通被中断。(工人摄)
2015年2月9日,温州市永嘉县瓯北镇“新创”鞋厂倒闭,被欠薪最少两个月的百多名员工,在镇上集体游行及堵路。员工堵路时,大批警察到场包围,现场交通被中断。(工人摄)

浙江省温州市一间民营鞋厂,老板于农历新年前跑路,被欠薪最少两个月的百多名员工,周一(9日)在镇上集体游行及堵路,近百警员到场武力驱散,约十名工人被打伤,三名工人被暴力带走。同日,山东省鱼台县上百名建筑农民工,在街上拉横额追讨工资,其后遭警察驱散。(林静报道)

被拖欠薪金的百多名鞋厂工人,在温州市永嘉县瓯北镇“新创”鞋厂工作,该厂主要接外国订单,生产男女款优闲皮鞋。女员工阿卿周四向本台指,工厂本月倒闭后,工友曾向劳动局求助,但对方的回应冷淡,所以工人周一集体到镇上游行抗议,希望得到政府的重视。谁知,政府在工人途经瓯江三桥时,派出近百警察到场镇压驱逐,有女工见势坐地堵路,于是警方上前强行拖离,十名走避不及的工人被打,三名工人一度被拖走。

阿卿说:当时有的工人在前面看到驱散情况,有的在后面看不到。

记者说:我听说有几个工人给捉走了,是吗?

阿卿说:是的。

记者说:那何时才能放出来?

阿卿说:今天已经放回来了。

阿卿指,工厂老板自去年九月以资金周转不灵,拖欠全厂,包括管理人员百多人的工资。上月底的周六,本应为上班日,但老板突然著全厂工人休假,工人再上班时,吓见厂房内已制成的货物近几全被运走,部份机械设备亦遭搬离,工人此刻恍然大悟,老板已经跑路潜逃。工人上周到区劳动局讨薪四天都没有结果,周一,迫不得以已才到街上游行讨薪。

阿卿说,百多名工人,被拖欠二至五个的工资,每名工人约被欠一万元,涉及金额达一百八十万。而老板失踪后,区政府提出先给予工人援助金,著工人等待法院宣布工厂清盘后,自然会向工人发还欠薪。但工人认为远水不能救近火,而且新年将至,工人赶著拿钱回乡,亦已缺乏经济条件无了期等待。

阿卿说:有的欠三个月、有的欠五个月。

记者说:你们被欠那么长时间,不觉奇怪的吗?

她说:过去都有拖欠工资的了,大家都习惯。我们打老板电话还有通的(无人接),工厂门锁上,但厂内有的货已经没有了。现在真的没有办法,房租没有、生活费没有,连买火车票(回乡)都没有钱。

就事件,本台向区劳动局了解,但接听的职员以不清楚事件为由,拒绝回应。

记者说:想问新创工人欠薪的事。

职员说:你问这个干其么,我不清楚。

 

 

 

同日,山东省济宁市鱼台县孝贤大厦外,上百名建筑农民工拉横额抗议,把道路堵塞,大批警员到场疏导维稳,期间抢夺工人手上的横额,双方一度发生冲突,最后工人遭警方赶离现场。

参与讨薪的工人何先生向本台指,孝贤大厦两年前兴建,去年初已经竣工,但至今,工人仍然拿不到被拖欠半年的工资,他们曾向开发商和承建商追讨,但双方互踢皮球,眼见下周就是农历年了,工人都希望能拿回血汗钱回家去。

何先生说:因为过年了,要工资,我们吃个馒头也吃不上了,一个人月薪是二千到三千元的话,半年工资就一万八千元了。

本台曾致电孝贤大厦,接听的总机职员指不清楚事件,之后挂线。

另外,“六四天网”消息,指重庆150名农民工周四进行拦路,向龙湖地产开发公司讨被欠一年的工资,其后被100名警察弹压,当场打伤多名农民工。其中约70名农民工,转到政府部门讨说法。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