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生毫无音讯 住所疑再遭国保秘密翻查

2018-02-16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2017年7月,709律师余文生(左)和妻子许艳(右)。余文生因发表罢免习近平公开信和修宪建议,以涉嫌「煽颠」指定在江苏徐州秘密监居。他的妻子许艳担忧余文生遭酷刑。(吴亦桐提供)
2017年7月,709律师余文生(左)和妻子许艳(右)。余文生因发表罢免习近平公开信和修宪建议,以涉嫌「煽颠」指定在江苏徐州秘密监居。他的妻子许艳担忧余文生遭酷刑。(吴亦桐提供)

余文生毫无音讯 住所疑再遭国保秘密翻查

被以涉嫌「煽颠」而指定监居的余文生仍然毫无消息,余文生妻子许艳在春节当天,再发现住所被翻查痕迹,怀疑国保再次进入秘密搜查。余文生妻子要求办案机关依法、人性办案。(吴亦桐 / 黄乐涛 报道)

周五(16日)是中国传统的「春节」,北京律师余文生的妻子许艳,到位于北京石景山八角路的住所时,发现屋中多处被翻查痕迹,除遗失一些书籍和文件外,未见其他物品被拿走,而门锁亦完好无损,怀疑国保再次利用技术手法破门进入翻查。

余文生之前租住同在石景山区的另一处房屋、并拟成立个人律师事务所。遭当局设障阻止后,全家人从住家搬到他个人居住地方,而住家一直处于空置状态。在余文生1月19日被拘后,国保先后于1月20日、1月27日和1月28日三度搜查住家。

许艳向本台表示,虽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国保进入,但透过种种迹象显示不是一般的贼匪。她对余文生案件中办案机关,明显违背法律、毫无人道的做法,感到愤怒。

许艳说:应该不是小偷,门也是……我是正常开锁开进去的,书架上松动少一些书和文件,就照片那地方都散乱出来了,地图也都掉下来了,发现很多不太正常的情况。他们很多方式非常不人性,违反法律规定的程序,我还是希望他们依法办事情,人性和法制去办案。

许艳指出,自余文生被抓后,当局先后变更涉嫌罪名,1月27号更以涉嫌「煽颠」为由,将他带往徐州秘密监视居住。整个过程中,她和律师多次要求会见皆遭拒。她担忧余文生遭酷刑对待。

许艳说:我和余文生已经结婚15年了,这是第一个我和他没有在一起过春节,现在辩护律师一直不让会见,其实我很担心他在里面是否遭到了酷刑。

维权律师圈的多位律师早前分析,余文生案与他在十九大二中全会前提出修宪建议,以及去年十九大前发表促罢免习近平公开信有关。案件的代理律师黄汉中、常伯阳亦受到当局施压。

维权律师马连顺对本台表示,在余文生案整个过程,包括1月27日国保拉闸停电,在许艳出门查看时将其带走查问、多次抄家以及现时疑再秘密进入民居翻查的行为,旨在寻找构陷证据和恐吓家属。

马连顺说:这就是恐吓,他(余文生)的东西都是公开发表的,有甚么寻找证据的!用这种方式让你产生恐惧。

余文生被抓后,国际社会给予了高度关注;德国、美国、瑞典和荷兰四国驻华使馆外交官在周二(13日)探望许艳,而欧盟驻华代表及其他多个驻华使馆人权官员,都表达对余文生及家人的关切。

德国联邦政府人权专员考夫勒在1月30日发表声明,表示余文生的被捕令她对中国人权更为关注。她认为,余文生从事的工作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国民主、帮助受到人权迫害的同胞,为此她要求中国政府立即释放余文生。

余文生为中国人权律师团成员,近年因代理敏感维权案件不断遭当局打压。2014年因声援香港占领被羁押近百天;709大抓捕后,他担任被捕律师王全璋的辩护律师,其后被吊销律师执照、而他创立的个人律师事务所亦遭当局设障禁止。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