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維穩驅趕行動加劇 王峭岭李文足相繼遭迫遷

2023.05.01
北京維穩驅趕行動加劇 王峭岭李文足相繼遭迫遷 北京進一步打壓和驅趕在京的維權人士。「709大抓捕」維權律師之一的王全璋,家被斷水電氣後,出入更被大批便衣跟隨;同樣是「709大抓捕」家屬的王峭岭一家,讓李文足母子暫住,竟也遭房東登門,要求兩周內搬離。
粵語組製圖

北京當局進一步加強打壓和驅趕維權人士。「709大抓捕」維權律師之一的王全璋,住所被斷水電氣後,出入更被大批便衣跟隨,使他們找新居十分困難。他的妻子李文足表示,警察勸他們回山東,同時限制他們離境。同樣是「709大抓捕」家屬的王峭岭,讓李文足母子暫住,竟也遭房東要求兩周內搬離。評論指,這次行動,是有關部門想孤立和削弱維權人士的力量。 

「709大抓捕」維權律師王全璋的住所被斷水斷電斷氣,同時,因為房東拒收租金,引發「欠租」之說。王全璋對本台表示,正嘗試通過法律解決問題,又說在找新房時,遇到不同的阻撓。 

王全璋說:原先居住的房子裡,斷水斷電斷氣,不具備居住和生活的條件,我們只能去找地方,現在就是一幫人的圍困,我們走到哪兒就跟到哪兒,就不讓我們找到新的房子。至於訴訟的話,我們也不抱甚麼希望,但是既然立上案了,我還要去應對。從法律上來講,我們還有一些佔優勢的部分,但是這個案子,少不了權力的插手,對結果我們也不抱甚麼希望,要求我們限期搬離,基本上就這一個結果吧。 

李文足:出入被大批便衣跟隨 生活和兒子上學嚴重受影響 

他的太太李文足與兒子周六(4月29日)搬到民宿暫住,但李文足表示,所到之處都有大批便衣出現,並有警察出言勸她們回山東。 

李文足說:出行的時候,就有很多人都在後面跟著,跟蹤我們的人在我旁邊就說:「哎,你們那就是這個情況,還死扛著幹甚麼呢?山東多好呀!」從他的話當中,我認為他們這次的意圖,是想把我們趕出北京。對於他們不喜歡的人,就是這樣對待的,他們也不允許我和全璋辦護照,在國內的話,他們就會用各種各樣的辦法來迫害我們。 

李文足表示,會繼續在北京找新的居所,不會離開北京,但她承認,這次事件對兒子上學和心理都造成負面影響。 

李文足說:這樣的情況,對泉泉肯定是有一些影響,他在情緒上有點煩躁,但是因為我們這個孩子特別的善良,他這兩天跟我談,他會壓抑情緒,因為他說爸爸媽媽要去應對那麼多人,他覺得我們也挺不容易,所以他要表現得乖一點。我們過一天看一天吧,我們去一個能扛得住壓力的朋友家先住一下吧,但他家離學校比較遠,上學的路途要好幾個小時,辛苦一點,暫時是這樣安排的。

王峭岭一家也遭迫遷 維穩和打壓升級 

同樣是「709家屬」的李和平太太王峭岭表示,周六到民宿探望李文足時,被3男3女的便衣跟随她到場,相信當局針對她們的維穩力度正在增加。 

王峭岭說:我跟文足出去給她家的車充電時,發現跟我們的人也上車了,一直在旁邊慢慢開著兩輛汽車跟著我們。到停車場充電的地方時,我們下車為汽車充電,我們在旁邊走一走,然後就跟著3個男人,就這樣跟著我們,離得不遠的距離。維穩也升級了,迫遷的力度,也比過去都要大,迫遷的手段也比過去要惡劣。 

王峭岭表示,周六晚邀請李文足母子到她的家暫住一晚,但在她們抵達不久,她在通州的房東突然登門,要求李和平一家要在兩周內搬走。 

王峭岭說:因為他們家已經斷電了斷燃氣的,就王全璋律師就在那個停水停電的房子裡,住了一晚,李文足帶兒子住在民宿裡面。我正好昨天去找他們,我就說下午可以到我們家,晚上住在我們家,當時李文足女士還是很擔心說,「我住在你們家,會不會讓你們的房東也會迫遷?」我說,房東迫遷估計是早晚的事,我說不用擔心了,包括我先生也說不用擔心。就在文足上門不到2個小時之後,我們的房東就上門,給我們兩個星期的期限了。 

王全璋、李文足和王峭岭都表示,不會離開北京,擔心若離開北京,地方政府對他們的維穩手法,會更加無法無天。 

評論:北京新一波驅趕維權人士行動 是要孤立和削弱維權力量

時事評論員李法天一直關注中國維權人士的情況,他認為這次針對北京維穩人士的行動,是想孤立和削弱維權人士的力量。 

李法天說:當然是北京想達到的目的,可能北京太集中這些各種各樣的人,想分散比較集中的那些敏感的維權人士,把這些人打散,分子化、原子化他們,讓他們孤立無援,這樣當局就達到目的,就覺得是維穩成功和安定,就是這樣一個目的。 

李法天表示,據了解,廣州和杭州等地,早前也有維權人士被類似的手法迫遷,而再被迫離開當地的情況,不排除是當局的新維穩手段。 

記者:陳子非 責編:李世民 網編:江復

新增評論

請將評論填寫在如下表格中。 評論必須符合自由亞洲電台的 《使用條款》並經管理員通過後方能顯示。因此,評論將不會在您提交後即時出現。自由亞洲電台對網友評論的內容不負任何責任。敬請各位尊重他人觀點並嚴守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