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公开与王全璋会面经过 神情紧张需服血压药物


2018-07-19
Share
lawyer.jpg 律师公开与王全璋会面经过 神情紧张需服血压药物

709案中的被捕律师王全璋,关押三年来一直情况未明,山东律师刘卫国周三(18日)突公开与王全璋会面的情况。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引述刘卫国表示,丈夫在看守所会面时表现慌张,而且患上高血压需服用药物,李文足怀疑丈夫在狱中受到虐待。(黄乐涛 报道)

被控颠覆国家政权罪的王全璋,家属聘请的两名代表律师程海及蔺其磊,一直亦未能与当事人会面。山东律师刘卫国周三(18日)突然于网上表示,自己受王全璋所托,成为他的代表律师,并分别于上周四(12日)及周三(18日)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会见他,指王全璋精神及身体状况良好,又感谢外界对他的帮助。刘卫国指现正处理案件与法院交涉,暂时未有开庭的时间。

为丈夫安危奔走三年的李文足表示,她周三与刘卫国首次会面,刘卫国向她交代丈夫的情况,表示王全璋表现慌张,未能把说话表达清楚,又指丈夫有高血压,一直需要服用药物,她指丈夫在关押前身体一直很好,没有高血压,她怀疑其在看守所中,长期受到虐待。

李文足说︰刘律师说他在跟全璋见面的时候,全璋表现得特别害怕,都不敢大声说话,那很多时候,他就用那个口形来表达,所以就是刘律师他就很难准确(了解)全璋所说的意思,说他有高血压,让他服药,当我听到那个服药的时候,我就很担心,709被释放回家的这些人,包括李和平律师他就讲出了他在被关押期间也是被强迫服药的,709这些人就是未被抓之前,都身体很好,没有高血压,那被抓了之后,都统一的都得了高血压。

她表示,刘卫国指王全璋仍希望以家属原来聘请的律师代表他,但是官方最终都不批准,李文足认为官方对丈夫的情况必定有所隐瞒,所以才拒绝家属聘请的律师进行会见。

李文足说︰全璋说的向官方坚决提出来要求程海律师和我做辩护人,但是官方坚决不同意。
记者问︰刘卫国律师有没有说过他是官方委派的,还是怎样的?
李文足说︰我不知道,我不清楚的,是全璋聘请的,他签了委托书的。

本台周四(19日)也多次致电刘卫国,但他的电话一直未能成功接通。

电话录音︰你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请稍后再拨。

而他任职的山东泉舜律师事务所,职员表示刘卫国不在律所。

职员说︰刘卫国律师不在单位,不在济南,这两天也没有见到他。

关押王全璋的天津第一看守所,职员却拒绝回应。

职员说︰这个你只能问他的办案机关,我不了解你问的这个人,也不了解你问的这个情况,不好意思,因为我不负责这一块。

而负责处理王全璋案件的天津二中院,电话就接不通。

王全璋的原代表律师程海表示,既然王全璋坚持要他代理案件,他亦会尽力提供协助,但因为他现时经营的律师事务所被当局强制注销。现在唯有改以另一个身份争取为王全璋辩护。

程海说︰官方不承认,但是我还是他的辩护人嘛,现在就是不能以律师的身份,就是以亲友的身份代表。

他指,官方一直打压王全璋,所以对案件不乐观,认为当局一定会将他入罪判刑,但基于案件根本就没有任何有力的证据指控王全璋,所以估计他最后会获得轻判。

据网上资料显示,刘卫国是一名维权律师,他尤其关注涉及刑事、死刑、非正常死亡的维权案件。于2013年,他为新公民运动倡导者许志永作辩护,并被阻拦会见当事人,与当局交涉期间,刘卫国被扣留多个小时,他于是绝食抗议。于2012年5月,他连同全国各地13位律师替维权人士陈光诚的侄子陈克贵及他的母亲辩护,可是行动受到了当局的阻拦。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新增评论

请将评论填写在如下表格中。 评论必须符合自由亚洲电台的 《使用条款》并经管理员通过后方能显示。因此,评论将不会在您提交后即时出现。自由亚洲电台对网友评论的内容不负任何责任。敬请各位尊重他人观点并严守事实。

完整网站